时事分析, 香港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苹果日报停刊

香港苹果日报在遭打压后即将停刊,让这个以民主派、反对共产主义为立场,在政治上反对中共的报刊走入历史。这是中共为了维护百年党庆稳定并进一步打压香港运动的手段。马克思主义者坚决反对任何的言论和媒体自由遭受打压。我们借此机会回顾苹果日报在香港社会内的角色,并反思如何能够彻底击败打压香港自由的中共资本霸权。

地狱空荡荡,魔鬼在人间

中共当局对苹果日报的打压始于去年。在弘大的反送中运动开始式微并遭到疫情爆发而削弱后,中共对被其视为主要敌人的香港泛民阵营做了一系列打压,并强加了新港版《国安法》作为所有镇压行动的「法源」。苹果日报作为泛民主要媒体自然也成为目标之一。

2020年8月4日,逾170名《苹果日报》员工或前员工的资料,包括姓名、相片、出生日期、电话、职位的资料被人上载至一个网站。其中一名被「起底」的记者表示相片是在2008年于中旅社申请回乡证时拍摄,其后也没有再用过证件相。《苹果日报》向有关方面发出律师信后,并就事件去信个人资料私隐专员公署查询。公署以有关网站的域名是在香港境外登记,并非《隐私条例》管辖范围为由,没有法定权力追查。公署也没有回应是否会调查负责代办回乡证的中旅社。

2020年8月10日,香港警务处国安处以涉嫌违反《港区国安法》的「勾结外国势力」的罪名拘捕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次子黎耀恩以及部份壹传媒高层。到上午10时,近200名蓝帽子警员及探员到达将军澳苹果日报大楼进行搜查,《苹果日报》总编辑罗伟光向警方要求出示搜查令,但警员未有理会。警员在大楼外拉起封锁线。

而苹果行政部通知员工,因办公室出现突发状况,呼吁员工暂不要上班。黎智英以及被警员壹传媒行政总裁张剑虹带押返苹果日报大楼,进入其二楼办公室搜查。经一轮交涉后,律师代表才可与黎、张两人接触。记协主席杨健兴指出,警员翻阅苹果日报记者台面的个人物品及采访材料,是摧毁香港的新闻自由以及制造白色恐怖的行为。这与中共近来不断宣称其所捍卫的「法治」精神大相径庭。

最后,击垮苹果日报的是上周2021年6月17日,警方国安处以涉嫌违反国安法拘捕壹传媒及苹果日报5名高层,包括壹传媒行政总裁张剑虹、壹传媒集团营运总裁周达权、苹果副社长陈沛敏、总编辑罗伟光和苹果动新闻平台总监张志伟。当天有逾500名警员持手令搜查将军澳壹传媒大楼,搜查令容许警方搜查新闻材料,并带走电脑器材。警方国安处以涉嫌违反国安法冻结3间公司合共1800万元资产,包括苹果日报有限公司、苹果日报印刷有限公司、苹果网际网路有限公司,并要求7间银行不可处理上述3间公司的银行帐户内财产。18日,苹果日报及苹果动新闻如常出版,苹果日报加印至50万份。6月20日,黎智英的美籍助手Mark Simon向路透社承认,报社资金陷入干涸,现有资金不足以员工支薪或负担印刷成本,最快在最近数天内苹果要被迫停刊。

6月21日,壹传媒召开董事会商讨应对方法,并发信要求保安局解冻资金以作员工支薪。新闻节目《9点半苹果新闻报道》因大部分动新闻剪接离职而播出最后一集。22日,苹果财经组因全体员工离职而停止运作。23日,苹果日报宣布停止服务。当晚,苹果日报大楼外聚集了人潮他们挥舞著苹果日报的报刊,上面赫然写着写着「港人雨中痛,我哋撑苹果」,这个陪伴香港26年的杂志历经了许许多多的事情终于走入了历史的滚滚长河之中。

中共这一轮在香港的打压行动伴随着境内警戒的升级。在即将迈入100年建党大典之际,中国各地群众却以各种不同的方式表达自己对资本主义社会现状的不满。尤其在年轻人之间一系列反资本主义的迷因(如躺平)迅速爆发,而江浙一带的学子也挺身而出集体维护自己的权益。在这种背景下,如果香港再次爆发反中共群众运动,将有可能让中国境内的群众跟进。对着这种可能的恐惧,解释了当下疯狂镇压的动机。

苹果日报的历史

马克思主义者反对包括苹果日报在内的任何报刊被迫停刊,捍卫群众的言论自由也是社会主义者向来坚持的。然而,我们也必须借此回顾苹果日报的历史和其真正的社会作用。

苹果日报1995年6月20日于香港创刊,随即引发了报纸界的一场战争。它选择与其他报纸进行削价竞争,当时香港一份报纸卖港币5元,苹果日报只卖2元,后来一直到销量稳定之后才决定逐步将价格调整回5元港币除了价格低苹果日报还着重图片及夺目标题,采用当时香港报章所没有的全份全彩印刷作卖点。过去香港的报纸,头版通常放广告,尤其是房地产广告。但是苹果日报却打破了这项不成文的规矩,在头版摆放大型图片及非常耸动的新闻标题来吸引读者,许多历史悠久的报纸纷纷不敌苹果,苹果日报以一己之力彻底的改变了报纸市场可以说是坐稳了销量王座,「每日一苹果,冇人呃到我!」也是一代香港人的回忆。

苹果日报的命运转折点

1997年随着英国的租界期限已到,香港重新回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控制之下,部分香港报纸为了躲避中共的打压选择了自我审查,苹果日报是为数不多仍然继续批评中国当局的香港报纸,受到了民主派的欢迎,认为是香港最后的良心,但是这种行为也最终决定了苹果的结局不会太美好。苹果日报一直是中共的眼中钉、肉中刺,有不少亲中报章及亲中人士,例如《文汇报》及《大公报》,不时称《苹果日报》作「反对派喉舌」而持反共立场的《苹果日报》则反称对方为「民主叛徒」及中国共产党在香港的「喉舌」、「官媒」和「左报」,两报对中共及泛民主派立场可谓针锋相对。

香港《苹果日报》一直支持民主派,鲜少出现对民主党的负面报道,并对过去人民力量等团体对民主党的攻击作出批评。至于近年新崛起的本土派,壹传媒创办人兼大股东黎智英曾在苹果网上节目〈壹锤定音〉中直言「支持港独就系阴毒」,更指曾在集团内部发出通知,不应容许本土派人士在旗下报章和刊物等发表太多言论,免得招来中共目光,以壹传媒支持港独为由而全面封杀。对于经济层面苹果日报一贯提倡香港奉行「小政府、大市场」自由经济的保守派立场,认为政府应该尽量减少对市场的干预。例如2006年香港特首曾荫权在施政报告提出幼稚园学券制,以学券模式提供私立幼稚园的学费资助,《苹果日报》便于报导及社评中批评该制度违反自由主义,又多次在报导中使用「伪学券制」字眼,但近年似乎有左倾化的现象,每每报导行政长官施政报告时,《苹果日报》常以拒绝「派糖」、无视基层困境、扶贫不力等字眼指控政府,要求政府增加福利开支,解决贫富悬殊问题,增加福利制度。2010年7月17日,当香港立法会于三读通过最低工资立法后,《苹果日报》的报道亦倾向支持,并把焦点放于劳工界争取更高的法定工资上。笔者认为:苹果日报需要如此迎合读者也代表着香港民众对于事情的看法也是有一定程度上的转变,可见社会观点是一直随着香港资本主义社会下的生活环境在变化的。

然而我们仍必须指出:本质上黎智英、苹果日报和香港民主派所主张的仍然是维护香港的资本主义体制,只是让香港的资本可以维持其对于中共的独立,用他们自己的方式统治香港的劳工阶级。尽管他们可以高声跟香港群众一起诉求民主,但他们跟劳苦大众是同床异梦的。

苹果日报的结局

苹果日报于24号发行了最后一刊报纸,其中不乏有民众前往报社大楼表示致意,虽然不是所有人都认可苹果日报的政治立场,但是它所受到的打压则是中共在剥夺所有香港人,尤其是工人阶级言论和总体政治自由的一步,让香港媒体逐渐成为中共监督下的一言堂。全世界任何够格的马克思主义者、社会主义者、和民主主义者都必须要反对这些行动。

与此同时,这些民主打压也直接威胁了在苹果旗下工作的所有工人的生计。这些劳工的权益必须完全被保障,工会必须组织起来确保所有工人都能够免于失业之灾。

目前看起来中国获得了最终的胜利,但是当越来越多的香港人发现冷漠的看待事情已经无法再维持所剩不多的自由,中共正在摧毁他们曾经熟悉的一切。我们也必须记得,中国虽然作为当今最严密的监控独裁政权,也花了多年才真正扳倒了反送中运动。香港人民的民主权利被剥夺,而香港资本主义的危机却持续恶化,这也就表示未来抗争的再度爆发是迟早的事。

现在,香港的劳苦大众即将被送进同样囚禁著中国劳苦大众的中共资本监狱内。只有共同联手才能打倒他们共同的压迫者。

《火花》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台湾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加入我们」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讯「火花–台湾革命社会主义」脸页,谢谢!

资料来源

BBC中文香港《苹果日报》停刊:这意味着什么?
联合新闻网香港苹果今停刊 近百民众在总部送别
Etoday新闻云香港《苹果日报》停刊!支持者围绕大楼林飞帆:世界在失去香港
维基百科:香港苹果日报

One thought on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苹果日报停刊

发布留言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