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 女性解放, 時事分析, 社會運動

中國:唐山打人事件揭穿了病入膏肓的暴力社會

近來,唐山打人事件震撼了整個中國互聯網,讓群眾再次認識到了作 為階級社會野蠻產物員警的本質和女性日常深處的危險社會。(按:本文原文發表於2022年6月17日)

事件的發生

6月10日,網傳兩則來自唐山一燒烤檔的監控視頻,在其中一段視頻中,燒烤檔內的一名綠衣男子走到一桌有三名女子的桌前,並觸摸了其中一名白色上衣女子的背部,在遭到女子躲開後並反抗後,該名男子惱羞成怒並掌摑其臉部多次。

在另一段視頻中,兩名男子共同把一名長髮女子拽起頭髮拖至街道,並另外有一名橘衣男子用酒瓶擊打女子頭部。 在女子都倒地後,仍然遭到兩名深色上衣男子的繼續踢打。 期間雖有旁觀者試圖拉架,但是都遭到施暴團夥的威脅,其中一名女子還 遭到推搡並被推倒在台階上。

事件發生後,群眾立馬報警了。在其同夥報信稱員警即將到達後,流氓團夥才一哄而散,揚長而去。

事件的發酵

起初當地唐山警方原本準備僅以「一般打架」和「一般警情」的流程進行 處理。 但由於其性質及其惡劣,再加上該燒烤檔錄像視頻被發布到微博上曝光並引 發了大量的關注,才使得原有的掩蓋無法進行下去了。

大量網友出於公共道德和良知對於視頻中的施暴過程都感到痛心和憤怒,各大官方媒體也順勢群眾輿論紛紛發 文就對此惡劣事件進行申討並要求嚴懲。

很快,迫於社會輿論壓力。 這個能在疫情期間連續逃竄870公里(跨越近三個省份)的犯罪團夥 被警方抓捕了。 不久,唐山當地警方宣佈要開展一次「雷霆風暴」活動。 而相關此次和其他唐山涉黑暴力事件討論正在網路平臺上持續引發關注。

群眾的怒火

與唐山宣布當地警方兩年連續獲得「全省掃黑除惡專項先進單位」的宣傳截然不同的,是唐山警方與官方實際上「官匪合污」的事實。 而唐山燒烤檔打人事件的持續發酵成為了群眾對官黑合污怒火發洩的導火線。

為了平息民憤,唐山市政府官僚於6月12日下午召開治安整治專項行動動員部署大 會,決定從即日起開展為期半個月的夏季社會 治安整治「雷霆風暴」專項行動。 並信誓旦旦地宣傳要「把打擊鋒芒對準群眾反映強烈、社 會影響惡劣的犯罪活動,出重拳,用重典,懲惡務盡,絕不手軟,以雷霆萬 鈞之勢盡銳出戰、決戰決勝。 」

雖然官方迫於輿論壓力宣佈展開「雷霆風暴」打黑活動,但與現實卻 與官方宣傳截然相反。 因為最開始官方是又準備把它當作一場運動式的整治行動來辦的。因此,當面對正規關於涉黑的舉報時,唐山政府卻設立了種種程式堵塞。舉報地點大排長龍卻無人接待,舉報電話撥通後提示為空號 這也使得群眾在表達憤怒之餘,被迫選擇了其他曝光途徑以試圖激發社會輿論來捍衛自己的權益。

一時間抖音平臺成為了群眾發洩怒火的舉報平臺。 針對黑惡勢力的實名舉報抖音視頻也如雪片般出現。 包括一位蛋糕店老闆宣稱遭到黑幫敲詐勒索,甚至因屢次被砸店,嚴重影響生活,最後不得不收掉店鋪; 以及一名在酒吧駐唱的女歌手表示自己被黑社會成員毆打並監禁在狗籠里長達 16小時。 在這些信息的背後都透露了唐山當地官黑合汙這一事實的同時,也極大的表現了群眾對於向官方舉報和處理途徑的極大不信任。 而這樣的現象也在在顯示出唐山的涉黑案件數量和嚴重程度恐怕遠超 過外界想像。

而官方對案件的處理不僅消極,甚至出現反而對於包括女歌手在內 其他實名舉報的群眾進行恐嚇並要求刪除視頻的 詭異現象。一時間竟讓人不得不更加懷疑「官匪一家」。

與此同時,官方也不遺餘力地開展輿論作秀的動作,爭取讓這場 「運動式」的整治行動更好看一點。 政府強力宣誓之後,果不其然警方就大舉出動巡邏。根據微博上所流傳的影片可以看到畫面中,手持防爆盾牌的員警在各燒烤檔門口擺盾甚至出現民眾 在燒烤點用餐時,員警在後方站崗的奇特景象。路上也多了許多荷槍實彈,大張旗鼓的巡邏隊伍引發當地部分網友反感,甚至質疑這個時候警隊應該是去展開其他掃黑抓捕行動 而不是大張旗鼓的進行表演巡邏。

得不到人身保護的群眾

在這個名義上是社會主義的國家中,本應該是「人民當家作主」的無產階級群眾在各方各面的權益實際上並沒有受到保護。在這個波拿巴專制的資本主義國家內,法律實際保護 的是官僚特權階層的權柄和私有財產的「神聖不可侵犯」。

在人身安全保護方面,在唐山燒烤檔打人事件中的群眾即使進行防衛以避免自身受到傷害或阻止施暴的行為 ,在事後也可能受到施暴者或官方以「防衛過當」的指控進行報復。舉個例子,2009年湖北女服務(鄧玉嬌)員因不堪 受辱,失手殺死鎮招商辦主任,有罪免處; 18年福州女子被侵害,男鄰居見義勇為,事後男鄰居卻被拘留14天。

以上的示例僅僅是關於「防衛過當」的奇葩案例的冰山一角。 若事件沒有曝光並對官方施以社會輿論壓力,恐怕很難改變被官方進行論罪處罰的結局。 在資本主義中國,群眾既被剝奪了法律的保障,又被剝奪了武裝防 衛自己的正當性。 無怪乎當場的旁觀者會在現場出現猶豫不決的狀況 。 作為國家一部分的所謂「人民警政系統」,只不過是像列寧在《國家與革命》內所說的一批保衛統治階級體制的武裝部隊罷了。 而唐山官黑勾結也是在這個唯利是圖的社會體制下必然造成的裙帶關系。畢竟當官和當黑道不就是為了發財嗎?

員警保護的不是人民,而是資本主義體制以及官僚和資本家在中國的統治地位。工人階級群眾不能妄想這些人會為我們的階級伸張任何的正義。

當今中國女性被迫面對的日常野蠻

除了揭穿了中共警政系統的階級本質外,這起事件也凸顯了當今中國女性每天所面對的野蠻。任何關於這起事件如果沒有討論到女性在中國所遭遇的暴力,那就更無法彰顯資 本主義復辟是如何將過去最野蠻封建的壓迫帶回社會,也無從理解為什么本文上述一大堆員警咎責受害者的案例絕大多數都是 關於女性遭到的迫害。

盡管本案的施暴者是職業犯罪分子(黑社會),但是也從側面反映了當今中國內的女性地位的低下。 我們更要問:今天這起事件是被錄下來的,但是沒有被 錄象的受害者還有多少呢?再者,實施性騷擾、侵害和暴力的遠遠不止是黑道人員,從層出不窮的官僚 權貴和資本家(上海小紅樓案遷安性侵案)涉及的侵害醜聞 ,到幾個月前爆發的徐州八孩母親事件,都顯示了千萬中國女性被當作「物品」而不是人的現實。

這也完全不是意外,而是資本主義私產製所必然要求的。 恩格斯在《家庭,私有制和國家的起源》內就明確解釋到私產制的崛起和女性被淪為被壓迫的性別是不可分割的。而在復闢了資本主義的中國,父權制更是在資產階級專政的主導下充當了最為野蠻的壓迫急先鋒。再者,就算沒有直接面對暴力危險,女性仍然在法律、經濟上受到極不平等的待遇 。近來,中共當局也把女性當做是解決人口結構問題的工具,從而開始限制墮胎權。 因為在階級社會,傳宗接代是階級複製的必要環節,在 這個前提下運作的資本主義社會也將永遠 把女性禁錮在被壓迫的地位上。

另一方面,當女性開始為自己的權益作出合理鬥爭時,中共當局卻雷厲風行地打壓。 上述各種吃案或處罰受害者盡是幾個例證。 幾年前勇敢地在中國發起「我也是(metoo)」運動來揭穿性侵犯的積極人士也遭受嚴重打壓。 這些抗爭遭到打壓不僅僅是因為它們有帶動更多群眾 化憤怒為行動的潛力,或者是揭穿了當今中「共」的偽善,也是因為這些抗爭挑戰了階級社會的一個核心元素。 如果女性真的在中國「撐起半邊天」,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就必然應聲而倒。因此,馬克思主義者有責任積極反對對女性的任何壓迫以及積極支援中國女性爭取權益的鬥爭,作為推倒中國資本主義一大支柱的一部分。

只有工人奪權武裝自己才能保護自己

理解了中國階級社會以及員警國家維護這個社會的角色時,馬克思主 義者們會提出什么樣的方案? 諸如一般犯罪等問題又如何能在真正的社會主義社會中得到解決?

在工人實際掌權的巴黎公社的例子中,群眾的權益不僅在各方各面都受到了自己產生的法權 系統的保護(作為無產階級專政體現的一部分,而且還有群 眾武裝力量的保障。 而舊的員警武裝被廢除了,維持公共秩序的工作由國民警衛隊(即被武裝的人民大眾 )管理,再輔之以員警(而他們不過是為公社責任的且可被人民撤銷 的代理人)。 而這種真正的「社區治安」的效果如何呢?

利薩加雷(Prosper-Olivier Lissagaray) 在他的《1871年巴黎公社史》一書中這樣寫道:

「她的街道在白天是自由的,在寂靜的夜晚是否就不那么安全了呢? 自從巴黎有了自己的員警,犯罪就消失了。 每個人都任憑自己的本性,你看放蕩不羈在哪里取得了勝利? 」

巴黎公社的經驗和實踐告訴我們:屬於廣大無產階級的革命過程中我 們不僅不需要藉助討厭的員警,而且還可以摒棄一切利在資產階級社 會下發展起來的現存議會、軍隊、官僚機構 等,代之以武裝自己的政治組織。 在這個武裝自身的政治組織中,我們不僅僅可以保護自己,甚至是解放全世界。

不僅僅是巴黎公社的經驗,十月革命中誕生的工人武裝蘇維埃也是我們學習的榜樣。 在列寧時代的蘇聯成為了歷史上第一個將墮胎權合法化的政府,女性的 權益也大大地增加。 私產製的侵蝕還有政府提供的社會化服務將女性從家庭奴役中解放出來, 而男性對女性的暴力和支配也被大大削減。 任何家庭暴力或是犯罪事件也會受到草根社區群眾的共同監督和處置,而不是某些高高在上的員警和法官 。

這一切工人力量的展現,後來被斯大林官僚主義給銷毀,但是馬克思主義者至今仍然會不 斷的把這些被中西統治階級共同埋沒的記憶發揚光大。

因為這些歷史先例都現實:工人必須奪權,武裝自己才是保障自己權益的唯一可靠途徑。 不僅如此,工人階級是唯一能夠建立一個永久根除壓迫,暴力和犯罪的階級。

中國是一個960萬平方公里的國家,人口14億,有9億工人。 質變發生在年復一年累計起來的壓迫以後。 在決定性的轉捩點,只需要一點星火就能引燃不滿的火藥桶。 一旦中國的工人揭竿而起,決心武裝自己並決心改變一切。 武裝的人民管理這一力量將迅速、有效、徹底地在全方位掃除一切不公與邪惡的勢力。

《火花》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台灣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加入我們」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2 thoughts on “中國:唐山打人事件揭穿了病入膏肓的暴力社會

  1. 同志想的太简单了,现在中国的工人别说造反,能够不支持政府都不错了,觉醒的太少了,左派宣传思想还被特色严厉打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