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時事分析

阿富汗:美國帝國主義的無恥背叛

美國帝國主義史上最漫長的戰爭以美軍的全面蒙羞而告終。在入侵阿富汗20年後,世界上有史以來最強大的軍事力量被一幫原始的宗教狂熱者們徹底擊敗了。(按:本文原文發表於2021年8月16日)


首都喀布爾的陷落為為期七天的閃電戰畫下句點。在這次閃電戰中,塔利班部隊占領了阿富汗全國一半以上的地區,包括其人口最多的各大城市。他們現在控制了該國的所有地區。

然而不久前,美國總統喬·拜登向所有人保證,塔利班不會被允許占領喀布爾;他們也不會控制整個國家;塔利班將根據先前的談判結果參與新成立的全國和解政府…等等諸如此類的陳詞濫調。

一個月前,他自信地宣稱:「塔利班占領並坐擁整個國家的可能性非常小。我們為我們的阿富汗伙伴們提供了所有的工具——讓我強調所有的工具、訓練和任何現代軍隊的裝備。」

現在,所有這些承諾都被揭發,只不過是一些大話。美軍還沒有完成他們計劃中的撤退,塔利班就像一只潛行的老虎一樣撲了過來。他們的攻擊速度使喀布爾已經支離破碎的政府陷入恐慌。

根據美國官員的說法,阿富汗政權、其軍隊和警察本應在美國撤軍時接管國家的管理。但是,這個政權卻馬上落荒而逃。由美國軍隊訓練和武裝的阿富汗軍隊,聲稱有30萬部隊,在裝備簡單的伊斯蘭主義宗教狂熱者面前消聲匿跡。即使按照最慷慨的估計,塔利班的全職戰鬥人員也不超過75000人。

在過去的一周裡,阿富汗國軍指揮官和政客們先前的信誓旦旦,誇下海口要戰到一兵一卒——與他們在時機到來時完全沒有進行任何抵抗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在一個又一個城市內,幾天前還在捶胸頓足的那些人,把權力拱手交給了塔利班,不是抱頭鼠竄,就是在某些情況下,轉而向新政權投誠。

在大量關於戰鬥到底的英勇措辭之後,大多數阿富汗政府高官要麼像總統加尼(如圖)一樣逃離,要麼轉而加入塔利班政府。//圖片來源:公共領域
在大量關於戰鬥到底的英勇措辭之後,大多數阿富汗政府高官要麼像總統加尼(如圖)一樣逃離,要麼轉而加入塔利班政府。//圖片來源:公共領域

阿富汗軍隊迅速陷入了解體狀態。隨著政府士兵成群結隊地投降,將他們的武器交給塔利班以換取現金,各大城市相繼淪陷。

當戰線逼近喀布爾時,政府宣布它將通過談判和平移交權力,這將保證阿富汗人的基本權利。總統阿什拉夫·加尼(Ashraf Ghani)甚至宣布,已經達成協議,組建一個由塔利班和舊政權的代表組成的過渡政府。

在宣布這一協議的任何細節之前,加尼逃逸的消息就開始廣泛傳播。加尼的腐敗和反動政權像紙牌屋一樣垮掉了。加尼向他的國民做了最後一次電視廣播,敦促他們戰鬥到最後一刻,然後迅速收拾行李,乘坐私人飛機逃往塔吉克斯坦,在那裡他可以確保舒適的流亡生活,而他的人民則再次面臨塔利班統治帶來的所有恐怖。

全國各地都出現了同樣的現像。當群眾被官方聲明哄騙到一種虛假的安全感時,舊政權的官員和塔利班之間卻在幕後達成了協議。據消息人士猜測,美帝國主義在最後也參與了這種交易,以確保不流血地退出喀布爾並防止更大的蒙羞。

當加尼和他的同伙忙著照顧自己的時候,成群結隊的塔利班戰士在沒有遇到任何抵抗下直奔首都。現在,在美帝國主義手中受盡苦難的阿富汗人民,正在準備面對神權統治的回歸。伊斯蘭基本教義派的回歸是阿富汗人民無法面對的恐怖。隨著叛軍接近喀布爾,首都內爆發了恐慌。

當工人、窮人、婦女和所有其他在塔利班手中受苦的人被拋在一邊時,富人卻在忙著自救。人們看到數十名阿富汗社會精英逃離出境。其他人則改換門庭,加入塔利班。據報道,國防部長比斯米拉·穆罕默德(Bismillah Mohammadi)和他的兒子們逃到了阿聯酋。前副議長、以前是加尼的親密盟友胡馬尤恩(Humayoon Humayoon)則宣布他將被塔利班任命為喀布爾的警察局長。

在喀布爾淪陷的幾個小時裡,有人發現一個包括來自該國北部(舊政權最強大的基地)的軍閥和商人的代表團正在前往巴基斯坦——塔利班的主要財政支持者。據推測,他們此行的目的是為了談判他們在新秩序中的未來角色。而窮人和被壓迫者卻只能自生自滅。

盡管塔利班官方宣稱它將尊重婦女的權利,並對所有不抵抗它的人實行大赦,但仍有報道稱知識分子和婦女被殺害。昨天在赫拉特(Herat),女學生被拒於大學門外,銀行女職員被勒令回家。在坎達哈,有報道稱,有人挨家挨戶搜查與外國機構合作的記者。在未來幾天和幾周內,隨著塔利班試圖鞏固其統治,這種恐怖將繼續下去。

塔利班在國際媒體前擺出了一副「可愛的」、「理性的」面孔。但在阿富汗境內,沒有人會被這種詭計嚴重愚弄,其目的純粹是為了平息所謂「國際社會」的不安。在現實中,阿富汗人民正被美帝國主義拋棄,任由他們的命運被塔利班擺布。圖為塔利班惡棍在街上毆打一群女性。//圖片來源:RAWA
塔利班在國際媒體前擺出了一副「可愛的」、「理性的」面孔。但在阿富汗境內,沒有人會被這種詭計嚴重愚弄,其目的純粹是為了平息所謂「國際社會」的不安。在現實中,阿富汗人民正被美帝國主義拋棄,任由他們的命運被塔利班擺布。圖為塔利班惡棍在街上毆打一群女性。//圖片來源:RAWA

塔利班的公共發言人為了電視鏡頭,正在上演一出「甜蜜的理性」表演。大喊「我們和以前不一樣了,」他們說。「我們已經吸取了許多教訓。」等諸如此類的謊言。但是我們絕對不能相信這些說法。他們的唯一目的是撫慰「國際社會」的神經,以期減少外國軍事干預的危險。

然而,外國干預重返阿富汗是一個遙遠的前景。拜登已經做出了選擇,不可能再回頭了。他的政治對手將抓住機會,將他的名字抹黑為「背叛阿富汗人的人」。他徒勞地抗議說,事實上是他的前任唐納德·川普做出了從阿富汗撤軍的致命決定。

這種搪塞不會讓任何人滿意。無論如何,這也不會改變什麼,因為無論是共和黨還是其他任何人都沒有認真提議進行新的軍事干預。誠然,在一周的時間裡,部署在阿富汗的美軍人數從一千人猛增到三千人,隨後更增至五、六千人。

但向喀布爾派兵的唯一意圖不是打擊塔利班,而是加速疏散被困在喀布爾的多達2萬名美國公民和人員。但事實證明,即使是這樣也很復雜。隨著本周的進展,美國明顯根本不會為那些可能成為塔利班鎮壓對像的阿富汗群眾做些什麼。

數以千計的阿富汗平民來到美國領事館,以其獲得簽證和離開該國的航班——毫無疑問,對絕大多數人來說,這種努力是徒勞的。從星期六開始,喀布爾的機場就擠滿著絕望的人們,他們試圖在塔利班接管前的最後一分鐘離開這個國家。

其他人試圖乘車離開,導致城市交通堵塞和完全停滯。塔利班說,它將允許人們離開喀布爾,但他們能去哪裡才是安全的?美國政府暗示的想法,即塔利班可以通過談判來得到某種程度的監督,已經證明是一個無可救藥的痴心妄想。

在國際機場的混亂和恐慌場面中,數千名絕望的阿富汗人試圖在美國完成疏散其所有平民和軍事人員之前逃離。那時,美國的阿富汗「朋友」和「盟友」們在遭到犬儒和懦弱的背叛後。只能聽天由命。

這一切都不是美國先前預料到的。美國從阿富汗撤軍本應是一件「有序」的行動。根據拜登先前的說法,1975年美國撤離西貢那場標志著越戰結束的恥辱性失敗,不會重演:

「塔利班不是北越軍。他們不是——他們在能力方面沒有任何可比性。在任何情況下你都不會會看到有人從阿富汗的美國大使館的屋頂上被直升機倉促撤走。這是完全不能相比的。」

事實上,我們所看到的恰恰是西貢場景的行動重演,就連軍用直升機把人從美國大使館裡空運出去的場景也是如此。然而,如果有什麼變化的話,目前的情況更糟糕。由於局勢混亂,在大多數情況下,塔利班在各區之間行進,幾乎沒有受到抵抗。

僅僅幾個月前,拜登在宣布美國從阿富汗撤軍時承諾,他將保證阿富汗政權的生存,他將防止徹底的伊斯蘭主義統治的重新出現,他將保護婦女的權利。他將以某種方式實現這一目標,同時將軍隊移至安全距離。但是,很快就可以看出,美國幾乎無法保證自己人員的安全,更不用說阿富汗人民的安全。

即使是那些有經濟能力獲得國外機票的人,也無法登上飛機。美國軍方已經關閉了喀布爾機場,為自己的航班讓路。當然,這是少數富人和中產階級的命運。大多數阿富汗人甚至付不起打車去機場的費用。對他們來說,現在只能等待並準備忍受更痛苦的困難新生活。

最終,自塔利班控制首都以來,聚集在機場的大量人群占領了跑道,絕望地試圖逃離這個國家。他們現在知道,僅僅因為被看到從機場回家,他們的生命就面臨危險。但據報道,美國軍隊沒有歡迎他們,而是向空中開槍,驅散試圖強行登上飛機的人群。周一,兩名男子被美國士兵殺害,而據報道,有三名男子在飛機起飛後曾試圖緊緊抓住飛機,不久從飛機底部墜落後死亡。這就是美帝國主義如何對待其「盟友」:只要他們有利用價值,他們就是對抗塔利班炮灰。一旦他們失去了利用價值,就會被當作無用的垃圾丟棄。

塔利班是如何取勝的?

拜登政府很快將矛頭指向了阿富汗人民,呼吁他們「為自己而戰」。但是,他對美國撤軍的處理方式使力量的平衡大大向塔利班傾斜。通過提前數月確定美國完全撤軍的日期,他給塔利班開了進攻的綠燈,以及他們需要的所有時間來準備他們的最後攻勢。

但這種背叛遠比這更深。在2月份的談判中,美國對塔利班提出的每一項要求都作出了讓步,但沒有得到任何讓步。這本身就有助於提高伊斯蘭教徒的士氣,同時向阿富汗軍隊發出一個明確的信號,即美國正在從其腳下抽走地毯。骨牌效應隨即開始,阿富汗的指揮官和政治家們爭先恐後地與塔利班做交易。

然後,盡管五角大廈發出了幾次警告,拜登卻沒有加快美國的撤軍計劃,以為還有幾個月衝突就會結束。這進一步放大了混亂和無序的感覺——對聖戰分子有利。美國的無能和毫無準備,以及對塔利班的任何要求都願意讓步的態度,每一次都加速了阿富汗軍隊和國家機器的迅速解體。

阿富汗政府始終只是美帝國主義的一個傀儡。它是美國占領阿富汗的工具,而美國的占領造成了幾十萬人的死亡,給人民群眾帶來了不可估量的苦難和痛苦。因此,它是一個完全令人討厭的鎮壓機構。它由最反動的機會主義者組成,只要價格合適,他們就會心甘情願地出賣自己的國家——這是一個由前外籍技術官僚、地方軍閥和酋長組成的聯盟,對他們來說,政權和國家只不過是一種自肥的手段。在其統治下,人民——其中大多數人生活在深度貧困中——如果不接受賄賂,甚至無法獲得最基本的公共服務。

阿富汗軍隊的官方人數為30萬,其中充滿了所謂「幽靈士兵」,他們只是作為地方指揮官從政府那裡吸走現金的一種詭計而存在於紙面上的人頭。//圖片來源:公共領域
阿富汗軍隊的官方人數為30萬,其中充滿了所謂「幽靈士兵」,他們只是作為地方指揮官從政府那裡吸走現金的一種詭計而存在於紙面上的人頭。//圖片來源:公共領域

阿富汗軍隊的官方人數為30萬,其中充滿了所謂「幽靈士兵」,他們只是作為地方指揮官從政府那裡吸走現金的一種詭計而存在於紙面上的人頭。最終,它的真正功能不過是為美帝國主義披上一件外衣。在它能夠運作的地方,它更多地被看作是一支占領軍,而不是一支國家軍隊。難怪這樣一座腐朽的大廈,一旦被美帝國主義拋棄,輕輕一吹就會倒塌。

阿富汗群眾憎恨塔利班。但另一方面,沒有人信任美國所強加於阿富汗的腐敗政權,當然也沒有人願意冒著生命危險去拯救它。相比之下,塔利班部隊是由頑固而狂熱的伊斯蘭基本教義派組成的,對他們來說,殉道是真主最高的恩賜。

這個反動運動幾十年來一直受到巴基斯坦統治階級的支持和扶植,他們在歷史上一直希望統治阿富汗。然而,最近它也得到了伊朗、中國和俄國越來越多的支持,這些國家都對美國勢力的撤退所隱含的不穩定因素感到警惕。

這幫助塔利班獲得了進一步的動力。這些大國旨在通過向伊斯蘭主義者們提供經濟和政治激勵來限制他們在阿富汗境內的活動,從而以某種方式馴服他們。但這不一定會是一個簡單的計謀。塔利班不是一個中央集權的運動;它也不是由可以輕易控制的理性人所驅動。美帝國主義已經有幾次親身經歷讓他們學到了這個事實。

誰能被信任?

西方帝國主義的犬儒主義暴露無遺,讓全世界都看到了。那些日復一日地談論所謂的「西方價值觀」,如「民主」和「人權」的人,現在正從阿富汗撤出,讓他們的當地幫手任由一群意識落後的野獸擺布。英國國防部長對「一些人將回不來」表示悲傷,因為英國正試圖撤離其本國公民和一些與英國軍隊合作的阿富汗人(但後者被撤離的機會當然不會被保證)。對於帝國主義者來說,只要「幫助他人」意味著轟炸和入侵一個貧窮的國家,就會不惜一切代價。但是,當「幫助他人」意味著通過幫助人們逃離一個凶殘的政權來確保他們的生命安全時,帝國主義者們就開始撇清關系。

美帝國主義和支持他們的北約部隊入侵阿富汗,承諾根除伊斯蘭原教旨主義,並建立一個現代的民主國家。20年後,在花費了數萬億美元,數十萬人喪生,整整一代人被摧殘之後,阿富汗沒有一絲一毫地接近這些承諾。在蹂躪了這個國家20年之後,這些懦夫現在終於夾著尾巴逃走了,把阿富汗人民留在了塔利班瘋子的擺布之下。為此,他們應該受到各地勞動群眾的永遠詛咒。

阿富汗人民不能依賴任何一個大國。他們也不能依靠中國、俄羅斯、伊朗的統治階級,或任何其他潛伏在暗處試圖影響該國當今局勢的力量。他們只能依靠自己的力量,這些力量一旦被動員起來,就會遠遠超過任何軍隊。這在他們自己的歷史上已經得到了證明。

阿富汗人民過去經歷了最艱難的時期,但他們一次又一次地在最可怕的逆境中站起來。我們完全相信,他們將再次站起來,將他們的國家從一切蒙昧主義、反動和帝國主義的陰影中清除出去。

《火花》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台灣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加入我們」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