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 時事分析, 經濟

中國:996工作制,是「福利」還是剝削?

11月2日,人民網傳出一則消息:29歲的一名姓胡的男性因連續熬夜加班致急性腦梗。其「醫生表示,平均睡眠不足6小時,持續疲勞焦慮,血壓波動大,極易誘發中風。」雖然這位胡先生的病情已經穩定下來了,但他依舊不能真正與未來的加班生活相分離。這種加班,這種剝削不僅對人的肉體的摧殘是嚴重的,它用盡全力地壓縮勞動者越來越少的休息時間,得以讓資本家的口袋裡不勞而獲的財富源源不斷地增長,同時,對人本身的精神也是一種非常嚴重的殘害。加班,這個詞語背後反映的社會背景,現在已經不可避免變成了一種普遍現像,勞動者通過增加自己的無償勞動為資本家獲取盡可能多的利益。但他們自己則是以自己不斷垮掉的身體為代價,如同一個沒有感情的商品被交易、使用,來獲得勉強能維持自己,或者是自己家庭基本生活需要品所需要的貨幣工資。

996,在此刻,已然成為了目前日益嚴峻的中國內部工作制度的代名詞。從這個概念誕生的相對時間起直到至今,其內在含義發生了非常多的變化,在這背後一定是作為整個社會形勢的改變而體現出來的。

996在中國的發展趨勢

996工作制,從其表義上來說,是從早上九點到晚上九點,持續每周六天的工作制度,但從本質上來說,它與12小時工作制,8小時工作制並沒有什麼不同。它作為雇佣勞動制度的其中一個類別,是再明顯,且再清楚不過的剝削制度。自從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的政治一直在向著資本主義的方向發展著,如今更是一個徹頭徹尾的資本主義的極權獨裁國家,其越來越傾向於去對工人實行徹底的剝削。

996的發展不是最近才出現的趨勢,而是從中國的官僚在改革開放之後的大幅右傾時就已經產生了的。中國經濟的發展早先依靠著大量的人口紅利,而在如今其由於先前的計劃生育政策以及日益增加的生活成本,例如高昂的房租、不斷上升的蔬菜價格,以及一系列不完善的社會撫養制度等等而造成的生育率的降低,由於這些原因,其目前不得不越來越通過鼓吹來使現有的勞動力更加努力的工作以維持整個中國資本主義制度的延續。

從大資本家馬雲稱其為「福報」開始,這個詞便開始廣泛傳播。他的這番言論也正是「一石激起千層浪」。自然,社會上立刻就出現了資產階級那一方的一些再正常不過的言論,例如聲稱其是「實現自我價值」、「鍛煉自己」的好機會,以及鼓吹奮鬥來讓勞動者們為他們更賣命的無償勞動。這不僅僅是由於之前所說的雇佣勞動的本質,還在於,許多公司甚至不支付員工應有的加班費。從一份關於一線設計院的調查報告可以看出,其「一天除了正常8小時工時外還需要加班4小時,每周工作六天」[1],其中,一個員工正常的加班費用大概是138元,周末的加班費要高一點,是552元,「折和一個月約4967元,一年下來就是約59602元。」其兩個部門加起來大約20個人,就是將近1192080元。但是,自然而然地,這些錢老闆一律都不會支付,員工只是為了保住自己的崗位在白白打工而已!而這就是他們所說的「鍛煉自己」!不僅如此,這些加班費還會被公司當成「‘多勞多得’和‘個人業績占比’的名義來進行計算」,但這些實際上都是每個勞動者所應得的工資。

如今,在整個社會的巨大壓力之下,中國政府迫於壓力把996工作制宣布為了「違法」,但是,作用不大——甚至是微乎其微的,除了在宣傳上可以稍微歌頌一下政府的「英明決斷」及其自稱自己是社會主義的謊言之外沒有任何用處。甚至是被嚴重控評的網絡上,也沒多少人真的相信這一所謂的「宣言」一樣的東西能夠真的被實施下去。不僅是因為缺乏維權的手段,而且也是為了保住工作。誰都不想去體會失業的痛苦。中國政府前一秒還在它的口舌(一開始是共青團中央,但那張帖子如今已經被刪除,接著又是騰訊網等一眾媒體)那裡大肆地詆毀「躺平」,鼓勵「奮鬥」:所謂的「當代年輕人從未選擇躺平」,後一秒就又裝出一副大義凜然的人民政府的形像。但這種雞湯式的灌溉在無產階級所面臨的真正的生存痛苦的壓力之下根本就是九牛一毛,只要為了生計而四處奔波的人民一天得不到真正的完善合理的八小時工作制,得不到真正的勞動權利的保護,這種空洞的話語就勢必會如同虛幻的夢境一般破裂開來。這種積怨遲早有一天會迎來爆發。

根據一篇調查報告顯示,在百度和阿裡這樣比較大的企業之中,算法、後端、運營以及軟件開發一些部門的普遍上班時間在9:00-10:30之間徘徊,下班時間通常在9:00,但是也有一些崗位要工作到22:00-22:30左右。且絕大部分至少要交周報或日報中的其中一種。這不僅與法定的八小時工作制完全衝突,且在其行業中甚至變成了一種理所應當的事情了。

這種勞動時間的不合理的延長是各種各樣衝突與剝削的表現。哪怕按照第一種通常情況來進行計算,那一天的勞動時間也要將近12小時。可是這種情況在多數情況下並不是勞動者「自願」的結果,如果不接受這種加班,那就保不住自己的工作,甚至從一開始老闆就不會去雇佣你。於是,與其說是為了雇佣工人進行生產,還不如說現在是為了讓工人加班所以才雇佣工人。其目的也自然是為了讓工人們奉獻自己的無償勞動,為老闆的腰包裡增加更多的不公正的利潤。而這些利潤本身又會變為用來剝削工人本身的資本,使工人與自己的勞動產物相對立起來。

這樣一來,工人們生產出的勞動產物就不是用來改善自己的生活質量、增加整個社會的財富儲備為目的的了,反而是為了使資本家獲得盡可能多的利潤,讓他們占有越來越多的財富才這麼做的——而其能夠獲得如此巨量的唯一原因就是他們是資本家,通過繼承了父母前輩的財產來獲取原始積累的資金(當然,也有一些白手起家的例子,但那只不過是個例中的個例,且多是在資本主義發展的早期階段,不僅是由於積累到了第一批財富,也是由於當時的資本主義正處於上風時期,市場還是空虛的,還沒有被大量占據,也就是所謂的「風口上的飛豬」),他們本身的勞動與他們所得到的產品完全不成正比。

996究竟算什麼?

那麼,問題就來了:為什麼老闆需要讓工人加班,讓他們工作越久越好?在這裡,我們就需要認識馬克思主義者是如何定義「剝削」。

老闆用500塊錢一小時的價格來購買我的有期限的勞動時間是剝削嗎?可能500塊錢太多了,許多人想想也不是很虧,那50塊錢一小時又能不能算作剝削呢?25塊錢一小時又如何?在真正提出這個概念之前,不只是在這裡,在工作之中也會隱隱約約意識到的一個事實便是:我們向老闆所出賣的,和他所交換的,並不是我們所付出的勞動,而是勞動的時間。

只要一個人依舊是以通過向老闆出賣所能支配的他的勞動力,即勞動時間來維持生活,那他就是在被老闆剝削,那他就是無產階級,因為他不占有生產資料。老闆購買工人作為實現其生產的勞動力是一方面,工人生產出的產品的價值又是另一方面。如果不是通過支付比工人生產的產品的價值要少得多的貨幣的話,那老闆就不可能賺得利潤。因為利潤就是工人的無償勞動。

一個工人生產出了10塊錢的產品,卻知拿到了5塊錢的工資,是因為5塊錢的工資購買的並不是這個工人生產出的產品,而是這個工人生產10塊錢的產品所需要的勞動時間。而且,老闆還會用各種各樣的理由克扣工資,遲到早退、違反他們自己制定的公司規章制度、經營不善等等理由。這樣一來,工人的處境就更為困難了,但實際上他們根本沒有理由去承擔老闆的經營不善或者是不合理的規章制度的後果,他們本身的工作就有一部分是在給老闆白白打工。由此以來,996工作制的一般意義,其本質上的基本內容,我們就可以得以了解了。那就是,工作本身,我們用我們的勞動力和老闆之間進行的交換本身,就是一種剝削。

如今,在大多數人對於996不滿的氛圍下,政府想盡一切辦法來緩解這種根本上不可避免的階級情緒。比如,用針對台灣的威脅來鼓動國內的民族主義情緒;又或者,11月1日有消息稱,字節跳動可能會采取1075工作制,即早十點上班到晚七點下班,一周工作五天的工作制。但是,這不過是資本主義的緩兵之計,根本性的矛盾不會有任何緩和,本質上的剝削依舊存在,且就如同蝕骨之毒一般在迫害著每一個每天四處奔波尋求生計的勞動者。我們應該更進一步,徹底消滅資本主義制度,消滅私有制來真正奪回屬於我們勞動者的產品與權利。

只有勞動者們聯合起來,為了自己應得的利益鬥爭,才能爭取到自己的權利。政府不過是大資本家的幫凶而已。中國政府是徹頭徹尾的資產階級政府。只有建立起真正的工人國家,無產階級才能徹底地維護自己的權利。只有真正的推翻整個資本主義制度,才能夠徹底抹除剝削的存在,才能實現整個社會層面上地平等,勞動才不會異化為與勞動者相對立的存在。

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

注釋

[1] 見《中國社會調查研究 第一期》第九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