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纵观, 时事分析, 民主抗争, 社会运动, 香港

香港:北京单方面立法镇压香港运动

5月21日,在中共政权属意下,中国人大正式通过了香港版的国安法,直接从中央而不是透过香港特区的立法会对香港人民施加一系列反民主权利的法条。对此美国总统川普立即抓紧机会,企图利用此问题将注意力转移开他自己深陷危机的政府。 美国统治阶级无权向任何人说教民主权利的需要,美国全国正爆发著针对警察杀人、种族主义和不平等的起义。 实际上,川普要抨击中国的真正原因是通过弘扬美国民族主义来加强自己,也就是巩固反对目前美国群众抗争的社会、政治阶层对他的支持。


西方帝国主义势力,尤其是美国帝国主义势力,却故意假藉捍卫香港人民权益之名来加重他们对中国帝国主义的恶劣竞争。美国国务卿庞培奥宣布美国政府将不再把香港视为一个自治地区,借此保留重新起草美国政府同香港的各种贸易协定。这一切都只是趁机对中国施加经济打击的意图,跟支持香港的群众运动毫不相关。这只是美国企图阻扰中国资本主义的发展,并将其重新置于其霸权下的博弈。

美国帝国主义无法对世界劳工和青年带来任何益处。香港劳工阶级必须杜绝以往主导此运动的自由主义抗争路线,和西方帝国主义划清界线,并积极以阶级斗争的方式和诉求将抗争向前推进,并扩散至中国境内。

仍然在十字路口上的反送中运动

此国安法列举了四类港府必须取缔的行为,包括颠覆国家政权、分裂国家、恐怖活动,以及境外势力干预。由于这些罪名向来在中国境内都是被用来打压政治异议人士,多数人都将这起由北京单方面采取的行动视为北京镇压香港人民民主权利的手段,并对所谓”一国两制”安排的精神产生严重打击。

多数人都将这起由北京单方面采取的行动视为北京镇压香港人民民主权利的手段,并对所谓
多数人都将这起由北京单方面采取的行动视为北京镇压香港人民民主权利的手段,并对所谓”一国两制”安排的精神产生严重打击。//图片来源:中国人大官网

港版《国安法》正式被中共于5月21日提交至人大后立即引爆了香港人民的反弹。上千名以青年为主的抗议者不顾新冠病毒疫情立即于当周周日走上街头抗议。尽管此示威绝大部分是和平的,但些许冲突促成警民暴力冲突。警方最后逮捕了至少180名示威民众

很不幸的是,香港当下的抗争型态仍然是处于非组织性的状态,也没有将抗争的诉求从抽象民主诉求提升到社会性工人阶级的诉求,并积极向中国的劳工阶级呼吁联合。仍有足够能见度可以带领运动转向阶级斗争路线的职工盟却仍然甘于尾随着民主口号,并仓促且模糊地于5月25日呼吁香港人要在两天后”罢工、停工,或请假”,重复了去年已经被实践证明是失败的消极路线。这让没有阶级斗争经验的年轻人们更加绝望地重复先前的勇武策略来替代提出清楚诉求。

但在此过程中真正能够被动员到街头上的人数则在僵局持续和疫情影响下越变越小。正如我们一再解释到:香港运动的目标应该是直接威胁北京政权的存亡,这也就需要香港劳工阶级积极、响亮地向被压迫的中国劳工阶级宣传的方式达成。但是,香港运动却朝着相反的路线前进,挥舞著笼统的口号,并没有向工人们喊话,也不时向西方帝国主义招手。在去年短暂的占领立法会行动中,甚至有个别示威者升起了英属香港旗。这一切让中共当局得以趁势把整个香港运动描绘成一个仇中媚外的反动运动,并在境内赢得群众支持来镇压香港运动。

为何香港”一国两制”会被施行,为什么如今又崩解了?

运动中有不少人指出:中共直接从中央为香港立法的行径也同时宣告了所谓”一国两制”的灭亡。当然,他们主要反对的是对香港人民民主权益的紧缩。我们完全支持对于争取民主权利的抗争,但是“一国两制”并没有将香港和中国大陆区别成“民主”和“专制”的地方,而是一个将两地划分成香港资产阶级(他们同时也跟西方帝国主义有联系)和中共政府可以各自实施专政的协定。我们不能仅由《中英联合声明》静态地依回归前提的方式谈民主自由在香港的状况,必须看待中国的本质在签署条约前后的演变。

西方对此议题上的哭闹只不过现实了其对香港影响力的削弱,而香港对西方而言已向来是进入中国经济的门户。这也反映了美国帝国主义在亚洲总体上的力量正在减弱。因此,中国统治阶级正在加强其控制力这一事实,也部分反映了国际力量平衡的变化,中国从经济发展水平低的国家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并不意味着中国帝国主义已经可以与美国帝国主义抗衡,但它也不再是一介弱国。特别是在亚洲,它现在比美国更强大。美国统治阶级试图扭转这种状况,从而重新确立其作为该地区主要势力的地位。这就是西方资本势力对香港问题大呼小叫的原因,与民主,人权或香港人民的利益无关。

香港回归前,前朝的邓小平的改革开放已经为资本主义铺路,江泽民上台后提出了”工人下岗,企业自由化”的口号。中共九零年代的历史路口复辟了资本主义,与《中英联合声明》的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差异并不符合。然而当时中国的资本主义仍相当仰赖香港资本家的投资,两制的本质就是中共政府给予香港资产阶级对港内事务近乎完全的控制自由,并维护香港国际金融地位的安定剂。

因此我们可以看见:香港人权的侵蚀仅是香港经济地位的变动影响政治的呈现罢了。香港回归之初其GDP占中国的五分之一,其金融地位更是居于全球前三。而如今一切已经不同,香港的GDP仅占中国的3%,其金融资本更是以中资占据大多数,香港的谈判筹码已经不再强势。

此外,习近平的2020年目前过得并不顺遂。今年的新冠肺炎疫情、台湾亲中韩国瑜败选、持续一年香港抗争及李克强今年两会不敢提GDP目标报告,但却被迫承认中国仍然有6亿人的月收入仅有1000元人民币的窘境。习近平为了维护自己的权位,耍了与川普同样耍的伎俩,把”内部问题目光转移至外部”,透过港版国安法立法来一方面转移中国劳工阶级的注意,另一方面延伸像是两区九市的大湾区计画这样试图重构港中二地的经济关系的手段。因此,港版《国安法》只不过是一个已经在发生进程之中的一个环节。从九七回归后,中共对香港扩张的控制表示了其政权本身的需要。甚至依据《中英联合声明》本文,我们都能大胆地说中共并没有撒谎,他说维持资本主义五十年,并没有说维持民主法治五十年。

因此保卫“一国两制”并没有办法真正地争取民主权利。我们必须将目前的抗争与推翻整个香港和中国资本主义体制的抗争连结起来。

帝国主义的实际角色

部分左翼人士指责香港抗争是美帝指导的颜色革命。社会主义者们当然绝不苟同美帝国主义为己身利益介入他国事务,但面对香港问题时我们必须明辨事实:此次运动的社会背景是高度资本主义的香港社会在中资的介入房价、民生每况愈下,而政治权利长期由中共属意的建制派掌控且不进则退的情况下爆发的。香港的群众在这样的客观事实下不需要帝国主义的介入本能上就有所现实压力而进行强大抗争。

但这并不代表西方帝国主义不会趁火打劫。自运动爆发以来,美国川普政府就已不断高调谴责北京“暴行”。而香港运动内不少自命为运动领袖的自由派,亲资派,领袖们则扮演这可悲的角色来为美国助攻,罗冠聪和黄之锋。他们甚至在自己推特帐户名上加了一副美国国旗,造访美国乞求马可·卢比奥(Marco Rubio)这等反动政治败类大发慈悲,甚至举办示威活动要求美国军队进驻香港。

尽管我们认识到这些“领导”是自命的,并不代表整个运动,更不用说香港劳工们的利益了,但我们必须明确地指出:该运动目前的领导是反动的,即亲美帝国主义。这不仅本身是错误的路线,而且对于所有真诚反对中国国家压制的人来说,也是一个死胡同。北京的真正力量在于对大陆劳工阶级的剥削。呼吁美帝国主义对中国攻击不会让香港运动获得大陆工人的支持。这正是中国统治阶级所希望的发展,让他们得以巩固在大陆境内的地位并击败香港运动。

如此反动和没有建设性的策略不可避免地会让看不到出路的示威者们逐渐疲倦,导致运动逐渐式微。香港的运动在去年末期已经开始下滑,而新冠疫情的爆发更阻碍了人们走上街头。这也就是为什么中共趁势指派鹰派夏宝龙于2月继任港澳办主任,并为随后开始搜捕民主派政治人物的行动、建制派占领立法会主席台、以及如今的《国安法》立法做准备,因为他们理解目前香港没有任何领导可以重新动员如去年五、六月那样规模的群众行动。

反动和没有建设性的策略不可避免地会让看不到出路的示威者们逐渐疲倦,导致运动逐渐式微。当局镇压的力道也随之加大。//图片来源:Studio Incendo
反动和没有建设性的策略不可避免地会让看不到出路的示威者们逐渐疲倦,导致运动逐渐式微。当局镇压的力道也随之加大。//图片来源:Studio Incendo

那些指责抗争是美帝主导的人,以及那些诚心希望川普来救援香港的人们都一样的愚昧!前者看不到中共是如何巩固和造就香港今天的资本主义社会乱象,自欺欺人地相信中共正在同香港资本主义作斗争。

直至最近川普政府宣布不再将香港视为自治区,并与英国、澳洲、和加拿大一同发布声明谴责中国。但是川普动作的实际效果,就是保留迫使中国必须同时代表香港向美国重新协商贸易协定的可能。换句话说,香港只是美国同中国贸易战的一只棋子们,仅止于此。

香港人如何抗争?

香港劳工阶级握有的力量仍然是巨大的,因为他们仍然可以是造就在全中国推翻中共政权的导火线。//图片来源:Studio Incendo
香港劳工阶级握有的力量仍然是巨大的,因为他们仍然可以是造就在全中国推翻中共政权的导火线。//图片来源:Studio Incendo

就马克思主义者的观点而言,香港的社会灾难即是本文起初所谈的其在资本主义世界下经济地位的衰弱,进而”虚伪的两制”被揭露的一干二净。中共治下的资产阶级专政自由放任的经济体系,已经让香港的资本主义矛盾渐渐显得衣不蔽体。而如今中国整体陷入的资本主义危机也迫使中共要尽快将香港融入到中国整体体制内以拓展他们的帝国主义野心,尤其是促成人民币逐渐能挑战美金来作为储备货币。

香港劳工阶级握有的力量仍然是巨大的,因为他们仍然可以是造就在全中国推翻中共政权的导火线。香港的劳工阶级唯一能采纳的路线是组织成一股有效的力量来对抗西方资本主义和中国的“红色”资本。他们可以将目前要求普选,言论和结社自由的民主诉求连结与社会住屋、生活工资等社会诉求着手,发动真正的总罢工,并积极向中国和全世界的劳工和青年们喊话共进。

这条路才能带领香港劳苦大众见到一个没有压迫的自由民主世界,一个工人民主的世界。

《火花》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台湾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加入我们」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讯「火花-台湾革命社会主义」脸页,谢谢!

发布留言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必填栏位标示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