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 時事分析

東京奧運:無論誰贏,工人階級都會是輸家

安排的亂七八糟且拖延已久的東京奧運會將在明天開幕。今年,它將會在沒有觀眾與日本人民正當地擔心傳播新冠肺炎的危險,並對老板們犬儒的企圖迫使他們彌補門票銷售缺口而感到憤怒的日本工人和青年普遍反對的情況下進行。(按:本文原文發表於2021年7月22日。譯者:Affroins)


7月23日至8月8日期間,世界上最大的體育賽事將在沒有觀眾歡呼的人群中開辦。在新冠病例激增後,日本首相菅義偉於7月8日宣布進入緊急狀態,這意味著2020 年東京奧運會將在空曠的體育場內舉行。

奧運會的籌備工作充滿了失誤,首先便是日本原奧委會主席森喜朗因被曝光發表對女性性別歧視言論後被迫辭職

許多運動員、官員、媒體和承包商在抵達日本後的新冠檢測呈陽性。而國際奧委會(IOC)主席托馬斯·巴赫(Thomas Bach)不僅將日本人誤稱為中國人,並且因其企圖以造訪廣島來做秀而受到資產階級媒體和抗議者的嚴厲批評。

最重要的是,日本群眾已經明確表示他們不希望奧運會繼續進行——無論有沒有觀眾。抗議者呼吁取消奧運會。諸如「廢除國際奧委會」、「奧運會將殺死窮人」和「科茨先生(Mr. John Coates)歡迎來到世界末日」等口號比比皆是——這引用了國際奧委會副主席的評論,即東京 2020 將繼續,「除非世界末日來臨」。

雖然統治階級對放任他們繼續進行可能給資本主義體制帶來的長期風險感到焦慮不安,但資產階級和日本執政黨已經決心要讓這場「世界末日」發生,作為保護利潤所要付出的「合理代價」。

在日本的新冠肺炎

隨著危機的來臨,執政的資產階級的自民黨(LDP)及其聯盟盟友公明黨越來越依賴民族沙文主義來充當分散注意力的方法。近年來,他們除了試圖修改憲法以便使日本自衛隊能夠干預外國軍事衝突之外,更加大了反華言論。

奧運會也在這場「文化戰爭」中發揮了作用。考慮到在菅義偉背後集結的自民黨沙文主義的支持基礎,他的前輩安倍晉三甚至指責那些反對奧運會的人是反日的。但這場疫情大流行已經打破了這些對民族主義的幻像。

迄今為止,日本約有 12,000 人死於新冠肺炎,盡管是世界第三大經濟體,但這是東亞國家中最嚴重的。日本還頒布了世界上規模最大的一系列的經濟振興措施之一(將近3 萬億美元,而且還在增加)。當然,統治階級也計劃在未來通過削減和緊縮政策來讓工人階級為此債務買單。

日本尚未完全封鎖,但已多次在部分進行了封鎖。這種反復的部分關閉和重新開放,導致日本經濟就像在擴張和收縮之間的「溜溜球」一樣。幾十年來,日本經濟一直停滯不前,統治階級希望避免衰退,因此持續勉強避免在今年陷入衰退

任一經濟復蘇的最大威脅都來自於席卷亞太地區的Delta變體。即使沒有觀眾,醫學專家也早在5月就建議,只有每天病例數低於100,奧運會才能安全地進行。現在,他們目前每天的病例數超過了 1,000 。

新冠肺炎正在重創日本,而奧運會有讓事情變得更糟糕的風險。//圖片來源:Syced新冠肺炎正在重創日本,而奧運會有讓事情變得更糟糕的風險。//圖片來源:Syced

日本緩慢的疫苗推廣計劃也令人擔憂,這同時也造成了群眾中的憤怒和沮喪的情緒。日本在堅持自己做試驗後,直到2月份才開始給人們接種疫苗。目前只有約 26% 的人口至少注射過一劑,以及約 15% 的人注射過兩劑

在日本接種率持續低下,且可能會經歷第五波浪潮(今年的第三波),其中可能包括多種變種,日本的「復蘇」就仍然處於危險之中。最重要的是,日本有大量易受感染而患上嚴重疾病的老年人口。

與世界其他地區一樣,大流行引發的危機加深了社會現有的矛盾。根據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the 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的數據,日本的貧困率目前已上升至 15.7%。而第五波浪潮將會導致數百萬人陷入貧困。2020 年自殺率11年來的首次上升並非偶然。其上一次上漲是在 2008 年的金融危機之後。

總而言之,盡管奧運組織者拍胸脯保證新冠肺炎向更廣泛的公眾傳播的可能性「為零」,因為他們對參賽選手施以嚴格管制,但這場運動會現在就像是把點燃的火柴扔到日本這桶火藥桶上一樣。

從長遠來看,資產階級對威脅日本經濟的致命新浪潮持謹慎態度,軟銀首席執行官孫正義等人將菅義偉推向「無觀眾」政策。即使是天皇,在一次罕見的干預中,也發出警告稱,如果比賽在滿座的情況下繼續進行,新冠肺炎的感染數就可能會增加。

然而,這並不意味著統治階級願意完全錯過奧運金礦。奧運會被視為對日本短期內脆弱的經濟復蘇的關鍵——盡管它對勞動人民的生命構成威脅。

鼓掌但不得歡呼

資本家準備在奧運會上大賺一筆,並為此進行了大量的投資。日本企業支付了 30 億美元來贊助奧運會,並在奧運會推遲一年後又支付了 2 億美元來延長合同。

豐田、普利司通、松下和三星等較大的公司是頂級贊助商,它們與國際奧委會(IOC)有單獨的協議,價值數億美元。國際奧委會將從其高利潤的轉播權中獲得全部收入。

贊助商已經開展了利潤豐厚的門票販售活動,僅門票銷售額就為 2020 年的東京奧運會貢獻了 8 億美元。與其面臨短缺,組織者很可能會通過納稅人的救助來退還門票持有者。換句話說,工人階級將不得不補償資本家的利潤虧損。

總而言之,今年奧運會的準備階段肯定不是菅義偉所希望的輝煌高潮。從3月奧運火炬傳遞的謹慎開始,用贊助車車隊中的喇叭概括道:「請鼓掌,但不要歡呼。鼓掌,但不要歡呼!」 ,便為這個公告定下了陰郁的基調。

6 月,大約 10,000名志願者——擔任導游、司機、活動工作人員、醫療急救人員和口譯員——在聽說組織者為類似工作支付報酬後辭職。一位志願當司機的退休人員說:「如果我和那些因此獲得報酬的人一起做這項工作,那將是一個笑話。」

在今年的各種日本民意調查顯示,60-80% 的人希望取消或進一步推遲奧運。一位在東京工作的學生,被《端傳媒》問及他對奧運會的看法時表示  :

「他們(政客們)就像生活在別的世界一樣,完全不懂我們這些低收入的平民的生活,普通人的稅金發出來的高額收入被他們收入囊中,讓我很憤怒…日本的經濟泡沫已經破滅了,我們的政治家還全是老頭,頭腦頑固不堪,和時代逆行。」

甚至是豐田現在也從奧運會的轉播中撤下了廣告,承認了熱情的缺乏對他們的品牌來說是弊大於利的。

盡管如此,菅義偉和自民黨仍在推進奧運會,違背了大多數明白他們自己正在承受相關的健康和經濟風險的工人階級的意願。

菅義偉與自民黨

所有這一切都發生在 10 月份大選臨近之際。自去年9月以來,自民黨系由菅義偉領導。他們是主導日本政壇數十年的以及自 1950 年代以來幾乎沒有間斷過執政的主要資產階級政黨。

2009年擊敗自民黨的自由派政黨聯盟在2007-08年金融危機時采取了緊縮措施,因此快速失信於民。他們不久在 2012 年就再此敗選於自民黨和公明聯盟。

但這場大流行病和圍繞奧運會的醜聞導致公眾對首相菅義偉的怨恨越來越強。日本資產階級過去十年塑造的政治平衡,可能會在他任內面臨終結。

安倍晉三在2012年的選舉勝利結束了日本多年來有六位首相的旋轉門。菅義偉本該是這種相對穩定的自然繼承者。他以保證將延續安倍政策的姿態角逐黨魁,並贏得了自民黨內互鬥的你死我活各主要派系的支持。在擔任內閣官房長官八年的時間裡,他也是安倍最忠誠和最親密的盟友。

人們對菅義偉和自民黨所產生的不滿正在累積。//圖片來源:內閣秘書處 內閣公共關系辦公室人們對菅義偉和自民黨所產生的不滿正在累積。//圖片來源:內閣秘書處 內閣公共關系辦公室

但是隨著新冠肺炎的爆發,一切都變得混亂起來,而奧運會的失敗只會加劇日本既有的嚴峻情勢。

自民黨和他們的聯盟伙伴目前有足夠的地位來維持他們在國會(日本議會)中的統治地位。但這很可能會被改變,因為下次大選將在10月21日之前舉行。菅義偉的選情目前並不樂觀。5 月,菅義偉的內閣支持率降至創紀錄的 32.2%。在同一次民意調查中,不支持率為 44.6%,達到了他的內閣有史以來的最高峰。

這種情緒也反映在他的自民黨-公明黨的黨派聯盟未能在東京都議會選舉中獲得多數席位的結果上。自民黨在127個席位的議會中僅贏得33個席位。這對菅義偉來說是一個巨大的打擊,他本來希望通過與較小的右翼公明黨結盟來輕松取得多數席位並推翻地區黨都民第一會(Tomon First no Kai),但最終仍然無法得逞。

日本立憲民主黨(CDPJ)是日本國會內的最大反對黨。它和日本共產黨(JCP)都反對奧運會,並在階級合作主義的基礎上形成選舉聯盟,即所謂的「統一戰線」。他們分別在東京都議會內獲得了15個和19個席位。

自民黨如果再10月大選受挫,可能會再次導致黨內的派系分裂。如果菅義偉沒有贏得這次選舉,他的政黨會希望他走人。但目前卻沒有明確的繼任者。

自民黨正在失去對權力的控制。這種情況是為大膽的工人階級反對派謀取利益而量身定制的好機會。不幸的是,由於沒有這樣的表達方式即將出現,接下來更可能情況的是較小的右翼或自由黨之一會在不穩定的聯盟的基礎上上台。

但這種「政黨輪替」所產生的政府將執行完全相同的攻擊工人階級的親資本主義政策。它將缺乏任何真正的支持基礎,一旦受到壓力就會崩潰。

讓老板們為危機買單!

上述顯示自民黨支持率處於歷史低位的民意調查進一步指出,有64.8% 的人「不支持任何特定政黨」,這意味著絕大多數日本民眾不相信日本資本主義體制所提供的任何政治選擇。 .

這不足為奇。疫情大流行和奧運會讓日本政治體制的腐朽本質暴漏無疑。堅持執行奧運的政策不僅是在日本人民沒有發言權的情況下決定的,當權者甚至還要求納稅人補貼他們的損失,豈有此理?

群眾不應該為資產階級造成的混亂買單。馬克思主義者說:讓老板為新冠肺炎危機和奧運會混亂的後果買單!

我們應該在工人民主的控制下征用他們的財富,為經歷了數十年的經濟自由落體和任一發達資本主義國家都具備的最殘酷的工作條件的日本工人和青年提供體面的生活。

現在在日本和整個東亞傳播馬克思主義真正思想的任務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緊迫。我們誠摯地邀請全日本所有真正的革命者,在有生之年與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接觸,加入我們的社會主義鬥爭。

《火花》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台灣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加入我們」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