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工運動, 國際, 女性解放, 時事分析, 社會運動

動視暴雪員工罷工反對性別歧視壓迫

多年來,猖獗的性別歧視有毒文化已經滲透了動視暴雪(Activision Blizzard),這家電子遊戲開發公司一度以《魔獸世界》和《使命召喚》著名。7月20日,加州的公平就業和住房部 (DFEH) 對該公司提起了訴訟,指控該公司在工作場所普遍存在著的性別歧視,並稱該公司為「騷擾和歧視的滋生地」。該訴訟還宣稱,不僅女性在擔任相同職務時的薪酬低於男性,且往往被迫擔任較低級別的職位,而且升職頻率也比男性的同級別的人要來得低。(按:本文原文發表於2021年8月3日。譯者:Affroins)


公平就業與住房部指出,動視暴雪的經理們提倡性別歧視的工作文化,並使他們的男性員工能夠就「性接觸開玩笑,並公開談論女性的身體,以及開很多關於強姦的笑話。」 女性在工作中被公開騷擾,並遭受著摸索、性別歧視的評論和不受歡迎的挑逗。此外,黑人婦女和其他有色人種女性則不成比例地被歧視,並被嚴格的審查和微觀管理所支配著。

公司的人力資源部和高管都知道女性員工所報告的持續不斷的騷擾。但該公司卻反過來積極地去忽視或懲罰了直言不諱的女性。「兄弟會」的環境是如此地猖獗,以至於在 2013 年,一位高管的暴雪嘉年華酒店房間甚至被稱為是「科斯比套房」[1]

動態暴雪則以公開聲明回應了訴訟,聲稱其重視工作場所的多樣性和包容性。該聲明將公平就業和住房部的訴訟中的一切指控形容為「過時」和「不正確的」。而動視暴雪公司事務執行副總裁及布希政府前國土安全顧問弗朗西斯·湯森(Frances Townsend)則向員工散發了一份備忘錄,生氣的稱政府的訴訟是「毫無根據」的。

而動視暴雪公司事務執行副總裁及布什政府前國土安全顧問弗朗西斯·湯森(Frances Townsend)則向員工散發了一份備忘錄,生氣的稱政府的訴訟是“毫無根據”的。//圖片來源:美國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CSIS),Flickr而動視暴雪公司事務執行副總裁及布希政府前國土安全顧問弗朗西斯·湯森(Frances Townsend)則向員工散發了一份備忘錄,生氣的稱政府的訴訟是「毫無根據」的。//圖片來源:美國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CSIS),Flickr

首席運營官約書亞·塔布(Joshua Taub)召集了一場500員工會議來敦促員工對調查保持沉默。而當一名工作人員詢問加入工會是否有助於解決性騷擾問題時,這位高管則回答道:「最好的保護方式就是聯系你的主管、熱線電話和遵循(公司規定的)程序。」

而幾天之內,工人們的憤怒就達到了沸點,他們開始用集體的方式把事情掌握在自己的手中。3100多名員工簽署公開信來駁回公司高管「令人憎惡和侮辱」的言論,並說道:

「明確地講,我們作為員工的價值並沒有准確地反映在我們領導層的言行中……我們公司的高管聲稱將采取行動保護我們,但面對法律訴訟——以及隨後令人不安官方回應後——我們已經不再相信我們的公司領導會將員工的安全置於他們自己的利益之上了。「

這封信要求湯森辭職,並總結道:

「我們不會沉默,我們不會袖手旁觀,我們也不會放棄,直到我們所熱愛的公司成為一個我們都可以再次感到自豪的工作場所。我們將成為變革者。「

7月28日,動視暴雪的工人們舉行了罷工,將言辭化為行動——考慮到這家企業內的工人沒有工會,這是重要的一步。而更有說服力的是他們所提出的要求的階級性,包括工人參與以及對招聘和晉升政策的監督——這一先進的要求將工人們置於了與不平等所作的鬥爭的中心。

育碧的工人們撰寫了自己的公開信來聲援動視暴雪的員工,並要求育碧承擔類似的責任。 //圖片來源:謝爾蓋·加裡奧金 (Sergey Galyonkin),維基共享資源育碧的工人們撰寫了自己的公開信來聲援動視暴雪的員工,並要求育碧承擔類似的責任。 //圖片來源:謝爾蓋·加裡奧金 (Sergey Galyonkin),維基共享資源

工人們亦要求終止所有員工合同中的強制性仲裁條款,組織者稱這些條款「保護施虐​​者並限制受害者尋求賠償的能力」。他們更呼吁公司公開有關薪酬數據、晉升率和工資範圍的賬簿,以此作為提高透明度的一步,和為所有性別和種族的員工爭取平等的一種方式。工人們還要求有權選擇第三方來審計公司的結構、人力資源和執行部門。

在動視暴雪員工的領導下,另一家遊戲開發公司育碧的員工也撰寫了自己的公開信來聲援動視暴雪的員工,並要求育碧也承擔類似的責任。

為了回應罷工和工人的激進要求,動視暴雪聘請了臭名昭著的反工會律師事務所威凱平和而德(WilmerHale)——是與亞馬遜所聘請的同一家的「工會意識及避免」的律師事務所,以努力地散播著在他們的阿拉巴馬州貝塞麥的公司中的組織活動的懷疑和錯誤信息。根據《普羅米修斯新聞》的報道,威凱平和而德的律師隊伍是「我們這個時代的平克頓偵探社[2]。他們將步槍和霰彈槍換成法庭宣誓書,以威脅工人去保持沉默。」而威凱平和而德受雇為公司進行「政策回顧」。

公平就業和住房部的訴訟通過揭露動視暴雪公司文化令人作嘔的情形,從而打開了動視暴雪的閘門。然而,正如我們之前解釋過的,濫用和剝削的環境在硅谷和相關公司是很猖獗的。雖然目前的重點是動視暴雪,但其他的科技行業卻仍然沒有改變。

此外,加州的公平就業和住房部只要求了至今仍未確定的貨幣賠償和欠薪。對於動態暴雪這家 2020 年收入超過 80 億美元的公司來說,這只是相當於一記耳光。如果公司的結構和管理沒有根本性的變化的話,那麼核心的內部陋習文化幾乎肯定不會有任何改變。

團結的階級鬥爭和組織是打擊工作場所性別歧視和不平等的根本關鍵!//圖片來源:斯摩司(Christian Smalls)團結的階級鬥爭和組織是打擊工作場所性別歧視和不平等的根本關鍵!//圖片來源:斯摩司(Christian Smalls)

科技業工人不能依靠國家來從老闆那裡保護他們。只有在他們集體的階級要求背後組織並動員起來,才能真正地達成改變。工人組織的罷工是重要的第一步,工人們開始了解了他們手中的權力!罷工和公開信已經嚇得資本家聘請了一家反工會律師事務所。團結的階級鬥爭和組織是打擊工作場所性別歧視和不平等的根本關鍵!

今年早些時候,谷歌的員工開始了一項由美國通信工作者所支持的工會運動。但谷歌的工會是「少數派工會」,這就意味著他們並沒有得到官方的承認和議價的權利。有組織的勞工需要采取更積極的方法。他們有機會為世界上的一些最盈利的同時控制著大量的媒體和互聯網的公司中的員工組織工會。美國各大工會不僅應該積極地促進動視暴雪的員工工會化,而且也應該積極地將整個科技行業的員工工會化。

由動視暴雪的工人們采取的行動目前已迫使該公司總裁埃倫·布拉克(J. Allen Brack)下台了。這是一次重要的勝利,但就目前而言,這僅僅只是頂層的表面變化。歸根究底,動視暴雪和科技行業的有毒文化在資本主義的限度內是沒有辦法被完全解決的。只要科技公司仍掌握在私人手中,滲透在所有資本主義內的性別歧視也將滲透到這些公司中。而為了真正根除這種文化,我們必須根除資本主義本身。

在實踐中,這就意味著將大型科技公司國有化,在工人的集體控制下作為符合大多數人利益的公共事業來運營。只有通過對其和對其他所有主要行業的民主管理,包括對招聘和解雇的控制以及管理層的選舉和罷免權,工人才能有效地推進消除性別歧視的鬥爭。毋庸置疑,只有工人政府才能在整個經濟領域實現這一目標——這也是我們最終必須為之奮鬥的目標。

由於相對較高的工資和工作條件,科技業工人通常被看待為「過於擁有特權」而無法獲得工人階級的意識,但技術工人如果要生存,就必須出售他們勞動力以換取工資。資本主義的剝削和壓迫最終將迫使所有行業的所有工人將集體的命運掌握在他們自己手中。科技業工人手中掌握著巨大的力量,並且他們正在迅速躍居到階級鬥爭的前列。這個領域是社會主義者必須要關注的!

《火花》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台灣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加入我們」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注釋

[1]譯注:科斯比套房是在譬喻這些套房內發生的事和美國電視任務比爾·科斯比(Bill Cosby)連續性侵多名女性的行徑想去不遠。

[2]譯注:平克頓偵探社(Pinkerton)是美國一所於19和20世紀活躍於破壞罷工的私家暴力公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