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時事分析

烏克蘭:澤連斯基政府以抵抗俄軍為由實行政治鎮壓

澤連斯基政府仍在以俄羅斯的入侵為由,為其鎮壓政治對手的行為做辯護。在俄烏武裝衝突期間,有11個組織的政治活動被定為犯罪,盡管被非法化的這些組織有些把持著荒唐的立場,而且他們之間確實有人對俄羅斯的入侵持贊成態度,但沒有證據表明他們與俄方存在合作關係。(按:本文原文發表於2022年3月21日。譯者:白狗)


這些組織裡為俄方入侵而喝彩的部分大多都只是反對烏克蘭的當局政府,並未采取任何實際的行動來配合俄軍的入侵。被烏克蘭當局非法化的組織中包括2015年受解散法限制而被迫縮減活動規模的烏克蘭共產黨的繼承者,左翼反對黨(Left Oppossition)。值得一提的是,他們的姊妹黨俄羅斯共產黨無恥地選擇了支持普京的入侵,並進一步地疏遠了反對俄羅斯入侵的烏克蘭工人,這一系列動作並未使烏共的形勢得到一丁點的好轉。

歷史上一直支持與俄羅斯建立更緊密經濟聯系的資產階級反對黨集團也沒有與入侵者俄羅斯合作的跡像。但在烏克蘭國會內有43名議員的「終身反對黨平台」( Opposition Platform – OPFL),卻是被列上「與侵略者合作」名單而被禁的政黨之一。事實上,OPFL開除了他們一名議員的黨籍,因為該議員公開支持俄國入侵。OPFL此後更發表了一份聲明,要求俄羅斯停止侵略,並呼吁其黨員加入領土防御軍。在2019年的最近一次議會選舉中,該黨以190萬票(占總票數的13%)位居第二。被禁的三個議會政黨獲得投票的總數為270萬票,占總票數的18%。

其他一些沒有議會代表的政黨也被定了罪,就只是因為他們政黨的名字包含「社會主義」或「左翼」,亦或是因為他們的選民是俄羅斯族人。這樣一來,澤連斯基政府給政黨定罪的標准就已經很明晰了:該標准與烏克蘭國防利益無關,純粹僅與澤連斯基所在政黨的停火後的潛在利益有關。

據報道,大量左翼和反對派活動人士都遭到了逮捕。例如,奧德薩出版物《Timer》的作者Yuriy Tkachev(尤裡·特卡切夫)在家中被國內安全部門(SBU)逮捕。特卡喬夫是2014年5月報道奧德薩大屠殺(譯者按:即當年烏克蘭極右翼屠殺工會工人並焚燒工會大樓的事件)的關鍵人物,他對俄烏衝突進行了相當中立的報道,並報道了遭到俄軍炮擊和空襲地區居民的情況,但盡管如此,他還是被扣上了「非法使用爆炸物和武器」的欲加之罪。

如我們所見,每天媒體上都滾動播放著各種各樣的激進分子被逮捕的新聞。我們需要反對澤連斯基政府在沒有任何確切的不法行為證據的情況下,對不滿政府的反對派進行威脅和逮捕的舉動。毫無疑問,當權者非常明白,當局面恢復到開戰前的寡頭統治狀態時,以指控「賣國」為借口來進行抹黑,可能會進一步打擊未來潛在反對黨派的士氣,而這也是這11個不同的組織在這部法律下被取締並強行合並為一個組織的原因。

除了決定取締11個政黨外,澤連斯基還動用了戒嚴令的權力,他將全國所有的電視台合並成政府控制下的一家廣播公司,以便於壓制一家與前總統波羅申科有關的電視台。這家被打壓的電視台曾批評澤連斯基放棄北約成員國身份的立場,誠然,這樣的批評當然很有可能只是波羅申科為取得政治優勢而發出的聲音。但無論兩者動機如何,我們都可以看到這樣的事實:澤連斯基政府以這種卑劣無恥的手段,封鎖了國內所有媒體的嘴巴,堵塞了烏克蘭人民的耳朵,不讓任何批判性的,國際主義的(包括那些無論如何都不該被指控為「支持俄羅斯的」)聲音存在,更害怕國民認識大時代的真面貌和自己反動的嘴臉。

《火花》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台灣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加入我們」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