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 時事分析, 精選

讓中國資本主義不好過的五月

儘管疫情早已遠去,但中共當局不斷承諾的「穩中向好」榮景遲遲不來。廣大工人階級和年輕人的生活中更感不到一絲希望。資本主義是自己的掘墓人,其本身無法克服的矛盾對每一個勞動者步步緊逼,促使越來越多人就不同問題上對這整個體制發動鬥爭。在中國,自解封以來的各種討薪、業主維權和土地鬥爭等消息不僅層出不窮,且有著蒸蒸日上的走向。(按:本文轉載自《布爾什維克》雜誌Telegram頻道)

穩中向糟的經濟

今年五月份,中國資本主義的日頭並不紅。

中國國家統計局於5月中旬喜氣洋洋地公告工業生產增速回升,四月較3月上漲0.97%。但同期的消費和投資增速卻降低。社會內工人生產出的價值多了,可以拿來花的錢卻跟不上。

影響群眾生活品質的不只是抽象經濟資料的「增長」,還有更多具體生活壓力的「增長」。

全國各地公用事業品,特別是水和燃氣,由於各地國企需要「修補利潤」而面臨調漲的前景。

青年失業率也在增長。儘管去年統計局為了掩蓋業已嚴重的青年失業問題而修改了計算方式,但是最近的新官方資料仍然顯示25-29歲失業率顯著上升至7%以上。這個數字必然是經過官方極力潤色的。事實上,對比青年所切身的極其嚴峻的就業形勢,這個數字甚至可以說「保守」得令人驚愕。根據另一份資料,中國青年的整體失業率甚至可能近年來已快速攀升到15.9%。但即便是這個數字,也很難說能吻合青年所體會到的真實就業殘酷。

年輕人沒工作,中共體制內居然有人要求退休老年人回來工作。5月19日,國研中心原黨委書記馬建堂在中國人民大學首屆深圳金融論壇上表示支援60-70歲人士再就業

這就是習近平在5月27日的中央政治局集體學習會上說要為廣大勞動者增強的「幸福感安全感」麼?

全國各地公用事業品價格面臨上漲,失業率在增加,這就是習近平說的要為廣大勞動者增強的“幸福感安全感”麼?//圖片來源:公共領域
全國各地公用事業品價格面臨上漲,失業率在增加,這就是習近平說的要為廣大勞動者增強的「幸福感安全感」麼?//圖片來源:公共領域

不過,最讓中國群眾沒幸福感安全感的經濟部門莫過於房市。自2021年以來,從恆大開始層出不窮的暴雷事件最新事主,可能是突然將其深圳總部火速虧售的萬科。從房市蔓延至整個經濟體的危機陰魂仍然不散。

對此中央終於祭出大法,於5月17日三箭齊發,其中兩箭鬆綁了房貸首付比例和利率,另一箭則由央行砸下三千億元讓收購地方國企收購未售空房並轉售或出租。如此一來,中共希望增加人民貸款買房的意願。

問題是,沒人買房的原因,除了看到越來越多已經買房的業主經歷爛尾暴雷的痛苦外,更是因為工人階級沒有足夠的錢去買這些過剩的商品房。

至於那三千億的政府直接買房預算,根據現在國內房市的情況根本無濟於事。天風證劵本月發表的報告顯示,如果政府想要用公帑直接購買和轉賣足夠數量的商品房來將房子的銷售週期(「去化週期」)縮短到18月以內的話,那需要的將不只是三千億,而是七萬億。

最後,由於世界和中國資本主義前景堪憂,再加上中美地緣衝突的烏雲密佈,外資明顯開始撤退。中國商務部於5月24日發佈的資料顯示,今年前四個月,外國對華直接投資總額同比下降27.9%。

中國資本主義的矛盾絕非穩中向好,而是每況愈下。它所導致的各種社會危機則更加沉重地壓在工人階級和年輕人的肩上。也難怪有少部分人看不開,選擇了悲劇性的方式避免面對更加灰暗的未來。不然,近來震驚全國的山西太原10日內12人跳橋尋短這樣的現象,會是一個欣欣向榮的社會內發生的事嗎?

但是,有更大一群人則走向了對抗體制的階級鬥爭路線,爭取自己命運的主宰權。五月份的眾多消息中,我們看到了群眾圍繞著討薪、業主維權、學權和土地這幾個主要的軸線在同資本主義作鬥爭。

欠薪

吉林省松原市中聯欣雨環境服務有限公司拖欠環衛工工資,數百名環衛工前往公司討薪。//圖片來源:革命火炬
吉林省松原市中聯欣雨環境服務有限公司拖欠環衛工工資,數百名環衛工前往公司討薪。//圖片來源:革命火炬

資本主義經濟危機最赤裸的表現就是老闆們讓工人階級買單,攻擊工人們的利益和薪資。在當今中國,這種處理程序的表現方式表現為拉長工時、砍工資、找藉口解僱、甚至逆向討薪(要工人把薪水還給老闆),但是最為氾濫的狀況,不外乎是常態欠薪。也因此,工人們不得不被逼到鬥爭的地步。

欠薪的氾濫嚴重到部分地方政府甚至需要舉辦比賽,獎勵不欠薪的企業。廣西政府在5月16日就辦了「無欠薪」比賽,企圖正面鼓勵老闆們履行應有的責任。為什麼國家不貫徹這條邏輯,舉辦「無犯罪」比賽褒獎所有不殺人放火的公民呢?

根據中國勞工通訊資訊總結,我們可以看到五月討薪行動遍佈了全國17省或自治區,然而於其他消息管道比較起來,可能還有其他省份內爆發著討薪行動。譬如在吉林甘肅都有被其他平台報導討薪事件,卻沒有出現在中勞通的資料內。

讓我們先從百人以上的幾次行動看看。從筆者蒐集到的消息來看有三件值得關注。

首先是湖南長沙據稱上千名送氣工人從5月18日至24日所發動的罷工,抗議政府支援的液化氣配送公司正在採取行動讓他們的工作變得多餘,當然他們也沒有得到妥善的補助或事轉職協助。

湖南長沙據稱上千名送氣工人從5月18日至24日所發動的罷工,抗議政府支援的液化氣配送公司。//圖片來源:工勞網
湖南長沙據稱上千名送氣工人從5月18日至24日所發動的罷工,抗議政府支援的液化氣配送公司。//圖片來源:工勞網

這些工人們正在為他們崗位的生存而戰,而從中共一項粗暴推進產業變化的行徑看來,類似的工作保衛戰很可能是其他產業工人會面臨的鬥爭前景。

無錫比亞迪車廠工人於5月13日發動的罷工也受到廣泛關注。參與者的人數無法查核,但該廠據記載聘用了1000-1999名工人,且多數報導廠內熱烈響應。他們是為了抵抗資方限制加班權益而發動罷工的。

乍聽之下這似乎反常,但卻反映了一個無奈的現實:國際名牌比亞迪給的月底薪只有2490元,廠方頒布的新規定四班倒、5天8小時制更讓加班變得實際不可能。在生活成本升高的壓力下,為了加班而鬥爭就顯得迫切。

最後,在吉林省前郭爾羅斯蒙古族自治縣松原市內,數百名環衛工前往公司討薪,因為公司拖欠了近半年的工資。如此漫長的欠薪時間在中國越來越常見。這也將工人們推向鬥爭。

除了以上人數較多的罷工外,我們也看到了幾場因公司倒閉或遷廠而讓工人領不到薪水的案例。在東莞就有諾德皮具廠威雅電子廠兩起廠房倒閉而促使工人維權的案例。浙江杭州古越堂足道的老闆和股東也跑路,把工人們逼到集體跳樓來維權。

而搬遷廠房不賠償工人所引爆的案例則有上海壽工電氣吉林長春威卡威汽車零部件廠等案件。顯示了這也是老闆們將負擔轉嫁給工人們的另一種招數。

這一切的一切都顯示:中國經濟減緩,壓縮企業利潤,帶來的就是越來越多老闆們無法或是拒絕支付可以讓工人存活的薪資,從而提升階級鬥爭的規模和廣泛性。全球第二大經濟體自身的矛盾將工人們逼到走投無路。他們知道只有鬥爭才有一線生機。這就是階級鬥爭上揚最典型的表現。

業主和儲戶

安徽渦陽縣的匯豐信貸和四聯擔保兩家公司同時暴雷,大批受害民眾前往縣政府門口維權,卻遇到被警方逮捕的待遇。//圖片來源:李老師不是你老師
安徽渦陽縣的匯豐信貸和四聯擔保兩家公司同時暴雷,大批受害民眾前往縣政府門口維權,卻遇到被警方逮捕的待遇。//圖片來源:李老師不是你老師

除了勞資直接階級鬥爭外,中國危機也讓底層民眾挺身對抗金融和地產資本。雖然買房或者是購買金融產品對大部分人已經是相當奢侈的事,但很多業主和客戶也是花了一輩子胼手胝足儲蓄的工人。現在他們突然發現自己多年來的儲蓄所購買的金融產品和房屋都化為烏有,手頭上有的只有債。

樓房爛尾的現象據消息發生在安徽、陝西、河南、雲南、廣西、甘肅等省,當然可能還有更多。值得注意的是,這種業主控訴的對象不少是針對政府。

陝西隴縣軒苑·印象隴州的業主們就前往縣政府要求縣委副書記李維芳出面。甘肅天水福田·天水中心的業主們也前往政府下跪。廣西南寧陽光城大唐檀境的業主甚至拉橫幅要求習近平做主

當然,中共捍衛資本的本質和房產危機的走向只會讓他們失望,讓他們學習到鬥爭整個制度的必要。

實際上,其他為自己財產維權的群眾已經痛苦的學到這一課了。5月15日,安徽渦陽縣的匯豐信貸和四聯擔保兩家公司同時暴雷,大批受害民眾前往縣政府門口維權,卻遇到被警方逮捕的待遇

在湖北隨州,多年前被民營化的玉龍供水公司在向民間大量集資後暴雷。市民唯一可以鬥爭的對象,也就只有當地政府了。

學生和土地

除了工人和業主兩個鬥爭的主線在持續前進外,學生和土地也有值得注意的現象。

布爾什維克主義者常說年輕人是社會的晴雨表,因為他們對於自己未來的前景更加的敏感。在中國,更年輕一層的學生除了要忍受既有的填鴨式教育和「衡水模式」性質的工廠式生活外,也逐漸必須在校園內學到資本主義社會是多麼的陰險。

可能上層已經注意到原本應該是為他們製造乖巧聽話未來工人的教育系統底層已經開始被各種亂象腐朽。5月14日,教育部官網公佈了教育部辦公廳《關於開展基礎教育「規範管理年」行動的通知》,要求重點規範整治安全底線失守、日常管理失序和師德師風失范等三方面問題。企圖從上而下緩解學校管理體制向學生們自曝其短的走勢。

但可能已經太晚了。學生鬥爭近年來已經不是新氣象,也沒有減緩的趨勢。本月16日,四川南充數百學生就毅然集會抗議不合理校規。同一天,位於安徽合肥的安徽大學學生也拉橫幅抗議學校惡劣環境和私吞補助的行為。類似的事件當然可能更多。

在以盈利為先的社會制度下,如《共產黨宣言》所云,「一切神聖的東西都被褻瀆了。」明面上該教育下一代的純潔機構,卻以自己的醜陋教育下一代社會的現實。

被褻瀆的也是中共曾賴以生存的農村。近來對農村土地權益的侵害不斷。就本月來說,無論是村幹部私自賣地物業圍村侵佔路權、還是惡意強拆,都遭到了上百規模的村民抵制。

阻工和土地抗議等等的行動絕非與工人階級無關,沒有什麼城鄉差距。許多在城市打工的工人都有親戚或老家在鄉村內。亦或是進行工程的工人們必須看到這一切,站在村民這邊,聯合在地週遭的企業工人用停工行動阻止政府和老闆們侵害百姓權益的意圖。

另一方面,村民應該意識到,施工的工人也是受老闆和政府僱傭而來,工人不是村民的敵人;同樣,和農村血脈相連的工人的敵人也不是因被奪去土地而絕望行動的村民,事實上,工人自己受著老闆的剝削,他們的鄉村親朋的土地同樣受到威脅。

因此,雙方的敵人是同樣的,即所有的老闆和政府,即整個中國資本主義的統治階級。唯有推翻這共同的敵人,雙方才能得到解放。而這必須依靠社會圍繞在工人階級的領導下才能完成。

「國家發展」和房產資本對土地的飢渴不會被滿足,中共和資本共同侵蝕農村的行動也不會停止。現在不同的是,過去中共可以花大把鈔票補償農村居民,但現在卻越來越沒有這個本錢,接下來就只能面對村民們反對土地掠奪的怒火。

中共如今已經沒有鈔票補償農村居民,接下來就只能面對村民們反對土地掠奪的怒火。//圖片來源:李老師不是你老師
中共如今已經沒有鈔票補償農村居民,接下來就只能面對村民們反對土地掠奪的怒火。//圖片來源:李老師不是你老師

現在我們在哪?又向何處去?

縱觀五月可以看見的這些事件,我們可以看到:穩中向好的不是中國經濟,而是階級鬥爭。

誠然,五月工人鬥爭事件的數量(如果按照中國勞工通訊的資料來說)不如四月。最高人數也沒能達到鄭州富士康工人鬥爭或是寧陵群眾抗議的數千人規模。

但是討薪鬥爭和業主維權鬥爭卻穩健地持續在各種地區發生。這也是跟中國經濟持續放緩的趨勢有直接關係的處理程序。

但是這也不僅是區區量變。更廣闊的一階層的人會獲悉、旁觀甚至間接認識到參與鬥爭的人們。絕大部分的人可能還是覺得安分守己是保身之明哲,但是他們所目睹、經歷的一切將會不斷為挺身鬥爭的路線增加說服力,最終導致意識上的質變。

更何況,突如其來的砍薪、解僱、欠薪、失業、失去儲蓄或是其他的「厄運」,現在和未來可以降臨在任何打工人頭上。

除了經濟層面外,其他讓群眾怒火爆發的管道也與日俱增。

有可能某一天,某個學校對孩子們的惡劣待遇,或是某個年長村民阻止自己老家被強拆時的結果,會成為燎原的星火。

更何況,接下來這些大企業誰會爆雷,都不好說。但一記爆倒中國和世界資本主義經濟駱駝的雷,是完全不可避免的。

在越來越多勞苦大眾獲得鬥爭經驗下,日後群眾們自己的新鬥爭形式將不可逆轉地走向更有組織、更有創意、跨企業和地區的方向。因為群眾會意識到,也只有這樣他們才有勝算。

而現在,總目標是爭取階級鬥爭走向徹底勝利的鬥士們的當務之急,就是用布爾什維克主義理論武裝自己。

我們《火花——台灣革命共產主義》將於2024年6月10日協同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全球各地的同志們共同建立「革命共產國際」,歡迎全世界的有志之士在線上免費參加。請由這個連結報名!

《火花》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台灣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加入我們」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