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工運動, 國際, 時事分析, 社會運動

美國:星巴克員工為資方泡上一大杯抗爭

截至本文撰寫之際(2022年2月10日),美國19個州的至少64家星巴克門店以及位於加拿大卡爾加里(Calgary)的一家門店已經向加拿大工人聯合會(Workers United)提交了工會組織投票申請。在紐約州水牛城(Buffalo)的兩家店已經贏得了選舉。星巴克公司已經正式承認這一結果並開始與這些有組織的工人進行談判。在水牛城埃爾姆伍德街(Elmwood)的一家星巴克店裡,工人們集體走下工作崗位並要求一個更安全的工作場所,這一行動迫使資方將當地門市改為只提供得來速服務。這些成功的例子激勵了許多其他工人,抗爭的動能也在全國各地不斷增長。(按:本文原文發表於2022年2月10日。譯者:張大戶家的羊)


星巴克公司向來以其「進步」的形像和自由的企業價值觀聞名。該公司的工資略高於行業標准。其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霍華德·舒爾茨(Howard Schultz)以其支持自由主義的政治活動而聞名。星巴克也號稱會提供員工某些福利,如兼職員工的醫療保健和學費補助。然而,星巴克的工作現實卻與所謂的「美國夢」相去甚遠。

實際上,沒有任何公司的資方是會自願與工人分享權力的,即便他們可以親昵地把工人稱為「合作伙伴」。對星巴克工人來說,組織工會就是為了獲得對其工作環境的更大控制權。正如佛羅里達州塔拉哈西市(Tallahassee)內的一名星巴克員工所說:「他們不相信我們的意見,盡管我們每天都在那裡工作」。爭取工人控制權的鬥爭,可能會導致關於誰應該真正管理經濟的革命性結論。

自組織工會伊始,星巴克就一直在進行典型的破壞工會行為。這完全是預期之內的,因為最初在西雅圖的星巴克工人工會就在20世紀80年代末遭到資方成功破壞、解散。在2021年12月的工會投票之前,水牛城充斥著經理、企業高管和反工會顧問,他們奮力與工會對抗並分化工人。舒爾茨本人甚至在一次會議上向工人做了一個奇怪的演講:員工應把公司當成自己家,像親屬一樣相互團結無私奉獻。星巴克試圖在一些地方擴大參加選舉的勞方談判單位規模門檻,在另一些地方限制參加選舉的勞方談判單位規模門檻,來取得對資方最有利的力量對比。

所有這些措施都產生了與預期相反的效果,並促使了更多的工人組織起來直面資方。援引一個組織委員會的聲明:「我們感到非常憤怒。你們在表面上說著我們之間是『朋友關系』這樣的漂亮話,卻在實地裡全力破壞著工會,無視我們正在受到虐待、被氣死、被騷擾的事實。」一股不滿的浪潮正席卷整個咖啡連鎖店,但在工人們贏得工會協議之前,還有巨大的挑戰要克服。

接下來的抗爭

資本主義危機和新冠疫情正把工人推向階級鬥爭。2021年的通貨膨脹率高達7%,大多數工人因此經歷了事實上的減薪。在疫情早期,當權者的「英雄工資」(hero pay)把戲,也就是微不足道的薪資跳漲,讓工人感到自己被拋棄且任由擺布。工人們正在尋找出路,許多人在去年10月的罷工浪潮中找到了它。去年美國各地出現的「罷工十月」(Striketober)及緊隨其後的「罷工十一月」(Strikevember),讓整個社會注意到了工會行動是反抗的途徑。這些和其他重大事件是星巴克當前戲劇性事件的背景。

幾十年來,零售業、快餐業和其他服務行業的工人一直很難組織起來。員工流動率高、隨意雇佣和解雇使組織工作變得困難。此外,餐飲業工人來自工人階級中受壓迫最嚴重的階層,特別是無身份的移工和曾承擔刑事責任的工人。如果有孤立的工會組織嘗試出現,特許經營業主或公司可以關閉個別商店,但當連鎖店或整個區域內所有商店都開始出現組織嘗試時,資方的伎倆就毫無用處了。

自十月罷工潮以來,美國勞工狀況已明顯改變,但2021年的總停工率仍相對較低,與近年相比也是如此。幾十年來,因罷工而損失的工作日總數已急劇下降。罷工是打擊老闆的唯一可靠方式。從歷史上看,罷工意味著工作場所內的所有活動都會停止。然而幾十年來,工會這一基本權力已被嚴重削弱,有效罷工行動受到法律的限制和嚴厲懲罰。很明顯,法律對工人非常不利。那麼工會領導做了什麼呢?

目前工會領導層最關心的是怎樣保持穩定的會費收入基礎, 他們不願意承擔風險。當然,每項行動都有風險。但這一反動的策略已經持續了幾十年,並對勞工運動造成了很大的影響。勞工領導層沒有采取基於工人階級的獨立行動,而是轉而實行反動的階級合作。工會為阻止針對工人的襲擊而做的嘗試僅限於去幫助民主黨競選,並希望後者能通過如《勞工組織權益保障法》(Protecting the Right to Organize Act,PRO)法案這樣的立法。2020年,國際服務業雇員工會(SEIU)拿出1.5億會費用於支持民主黨這個代表著傑夫•貝佐斯(Jeff Bezos)和霍華德•舒爾茨這樣資本家利益的政黨。事實證明,這是條死路。三十年後,工會會員人數急劇下降。

國際服務業雇員工會是美國第二大工會,是星巴克工人聯合會的母組織。但國際服務業雇員工會領導層卻劣跡斑斑。歷史上,國際服務業雇員工會曾為爭奪會員而攻擊小型工會,推行出賣工人的合同,壓制反對領導層政策的異議,以及維持工會領導層與民主黨之間的相關勾結的腐敗關系。階級合作行動只會削弱運動的力量。隨著星巴克工人的加入與日益壯大的工會,新的領導層應該推動問責制、民主程序、工會資金透明,及政治和組織的階級獨立性。

要想讓舒爾茨和他所擁有的這家大公司走上談判桌,並迫使他們簽署一份有利與工人的的合同,就需要一場廣泛、長期和富創意的鬥爭。星巴克有9000家門店和6500多家特許經營單位,每一家都將會頑強抵御工會組織。星巴克290億美元的資產和65億美元的現金將被調動起來,雇用一支工賊和律師的匪軍來保護其利潤。星巴克工人應從自己的隊伍中培養出新領導層,他們將延展到全行業的。通過大規模的、激進的組織活動來動員成千上萬的人。

星巴克成功的工會化運動將啟發世界各地工人,並為扭轉勞工運動局面帶來一點「奇跡」。勞工有能力支持這樣一場運動。去年開始的罷工浪潮已延續到2022年,隨著民主黨支持率的下降,民眾的不滿情緒也在增加。現在是動員勞工運動的時候了。

美國勞工聯合會-產業國際服務業雇員工會(AFL-CIO)和國際服務業雇員工會似乎有足夠的資金來資助民主黨政客,但這種筆錢更應用於組織工作場所和建立一個工人階級政黨。工會運動的廣泛發展,將助益於一個具有社會主義綱領並在全國鬥爭的工人階級政黨,將使得其能更好的吸引每一層的工人和被壓迫者團結起來支持未來的許多鬥爭。這樣的組織可以擊敗星巴克,並最終擊敗整個腐朽的資本主義體系。

《火花》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台灣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加入我們」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