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

影評:《魷魚遊戲》——資本主義下沒有贏家

魷魚遊戲是南韓的最新制作的深刻揭露了資本主義極端競爭的殘酷現實的劇集。 隨著這部劇集在全球Netflix的登頂,南韓工人也正在準備著一場總罷工。(按:本文原文發表於2021年10月18日,譯:Hildgard Hmada)


在黃東赫執導的大熱劇集《魷魚遊戲》中,負債者們冒著生命危險去競爭大筆財富,而遊戲的輸家們則面臨著死亡的後果。

除了出色的演出和美術設計之外,《魷魚遊戲》真實地反映了資本主義的恐怖以及這個社會體制的垂死掙扎。難怪它獲得了巨大的播放量和廣泛的媒體關注,即使在英國媒體當中也是如此。

在這部(目前在90多個國家/地區)Netflix榜單登頂的劇集當中,我們可以看到數百名貧困的南韓人在一系列致命的游樂場遊戲中互相競爭,來贏得3000萬英鎊的獎金。 他們在資本主義的苦難下團結起來,這部劇集講述了他們悲慘的人生和他們對獲勝的渴望。

絕望

劇集首先從介紹主角開始,成奇勛(Seong Gi-Hun),因為他的賭博債務和緊張的家庭關系過著悲慘的生活。 當一個陌生人邀請他參加一個有著巨額獎勵的比賽時,他似乎沒有拒絕的理由。

每一輪殘酷的遊戲都會存在(人為的)缺陷,用以驅使參與者采取更為絕望的方式。

在魷魚遊戲中,數百名貧困的南韓人在一系列致命的游樂場遊戲中互相競爭,來贏得價值3000萬英鎊的獎金。//圖源來源:合理使用
在魷魚遊戲中,數百名貧困的南韓人在一系列致命的游樂場遊戲中互相競爭,來贏得價值3000萬英鎊的獎金。//圖源來源:合理使用

食物的分配是不公平的,暴力被允許的,背叛是被鼓勵的。由於參賽者回避基於種族、性別、年齡的團結,他們的分歧逐漸演變成偏見。馬克思的話在這裡被應驗了:「當必須重新開始爭取必須品的鬥爭時,全部陳腐的東西又要死灰復燃。」

參與者當然有離開比賽的自由,但是需要經過多數人投票同意。 然而,這種「自由」和資產階級民主一樣是一種幻想。

當參賽者被給予了離開這場比賽回到正常生活的機會時,他們卻面臨著不可避免的,嚴峻的現實。正如其中一位角色沮喪的台詞:他們的生活「在外面和這裡一樣糟糕」。

賽場的規則是由一群具有嚴格分工,全副武裝的蒙面人來控制的。他們用手槍和衝鋒槍完全壟斷了暴力,打破規則或者輸掉比賽的參賽者會被他們立即處決。而這與南韓的統治階級掌握的暴力機構的相似之處是難以忽視的。

但虛構故事與現實之間的相似並不巧合。作為導演,黃東赫表示:「我想寫的是一個關於現代資本主義社會的寓言,它描繪了一種極端狀態下的競爭,這和生活中的那些競爭有相似之處。」

熒幕之外

《魷魚遊戲》當中摻雜了很多南韓在發展中的社會現實,與另一部電影《寄生蟲》一樣,它揭露了南韓社會殘酷的階級剝削。盡管這是一部以超現實表現為主題的電影,魷魚遊戲所表現的與現實生活中南韓工人面臨的艱苦物質狀況並沒有太大差別。2020年,南韓發生了自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以來最為嚴重的失業潮。在新冠疫情的打擊下,南韓的就業人數已經連續十年下降。而在年輕人之中,失業率已經上升到了9.5%。在此情形下,南韓青年稱他們的祖國為「地獄朝鮮」並非空穴來風。

而衰老和退休後的生活對南韓青年和工人來說更是毫無希望。雖然英國「僅有」15%的66歲以上人口生活在貧困中,但在南韓,有43%老年人口正面臨貧困。而隨著人口老齡化,死亡人數超過出生人數,老年人已經成為資本主義下另一個受壓迫的階層。

債務的束縛

對於每位《魷魚遊戲》的參賽者來說,獲勝後豐厚的現金獎勵可以讓他們從債務當中脫身。 而在現實中,南韓的家庭債務也在飛速上漲,平均家庭債務與人均可支配收入的比率已經到達了191%可怕數值。 而家庭債務的總額更是累積到了1.54 萬億美元的天文數字。

當魷魚遊戲當中虛構的參賽者們和在現實世界中的工人正承受債務的後果的時候,南韓政府也同樣必須承當更多債務來刺激經濟。在2019年,南韓國債總額達到了7260億美元,而這個數字預計明年將上升到1萬億美元。

帝國主義

而在在劇集的末尾,資助了這場《魷魚遊戲》的VIP嘉賓們登場了(劇透警告!)。我們可以發現:雖然參賽者和工作人員都是南韓人,但這些富有的觀眾說話卻大多帶有美國口音。

這些美國貴賓和遊戲的東道主一樣,對南韓人角色的痛苦漠不關心,他們將物質利益置於任何道德感之上。

而在現實當中,南韓工人階級也成為了美國的「帝國主義遊戲」當中的一枚棋子。 在撰寫本文時,北朝鮮為了達成和平正試圖與他們的南邊鄰居斡旋。但是與此同時,南韓卻在用一種新型潛射彈道導彈來展示自己由美國支持的軍事力量。

團結力量大

南韓工人階級正遭受者由財閥(由財閥控制的南韓工業集團)和美帝國主義組成的南韓資產階級的雙重壓迫剝削,但是他們的歷史是具有鬥爭性的。

對於每位「魷魚遊戲」參賽者來說,巨額現金獎為他們擺脫債務束縛提供了機會。在現實中,韓國家庭債務已經飆升至1.54萬億美元。//圖片來源:公平使用
對於每位「魷魚遊戲」參賽者來說,巨額現金獎為他們擺脫債務束縛提供了機會。在現實中,韓國家庭債務已經飆升至1.54萬億美元。//圖片來源:公平使用

2015 年,南韓掀起了三輪大罷工浪潮。 在南韓民主勞總 (KCTU) 的領導下,數萬名工人走上街頭,抗議右翼總統樸槿惠及其反工人階級的法律。

作為回應,政府進行了大規模鎮壓,警察暴力執法,並有針對性地逮捕了工會領導人。 盡管最後法律僅僅進行了細微的調整,但南韓工人階級仍然從鬥爭中吸取了重要的教訓。

而在這個月,KCTU正在動員10月20日舉行新的總罷工,以表達他們對現有剝削性制度的憤怒。 為了宣傳罷工,KCTU 制作了他們「魷魚遊戲」風格的廣告,他們稱之為「大罷工遊戲」。

革命

很明顯,在不斷惡化的物質條件的推動下,全球階級意識正在增強。

主角成奇勛和他的債台高築的同伴們在《魷魚遊戲》當中的痛苦並不局限於熒幕,也並不僅限於南韓本身。這種痛苦在資本主義體制下沒有解決辦法,就像劇集中這個血淋淋的遊戲一樣。

而對於南韓工人階級來說,革命是他們的首要任務。一個圍繞著具體的社會主義要求的,團結的工人運動,在 KCTU 和其他工人組織的支持下,把資本家和帝國主義者踢出去,將財閥和其他的剝削性制度置於工人的控制與管理之下。

《火花》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台灣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加入我們」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