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縱觀, 時事分析

通貨膨脹、不穩定和起義:世界資本主義「新常態」

新冠病毒大流行已經尖銳化並加深了存在已久的資本主義危機。我們現在正面臨著幾十年來最嚴重的社會、經濟和政治上的危機。盡管出現了一定程度上的復甦,但資本家在上一時期所被迫采取的措施(即大量的國家支出)卻已經能夠在如今正在上升的通貨膨脹中感受到了,其所導致的日益嚴重的生活成本危機引發了整個世界範圍內的憤恨與不穩定。(按:本文原文發表於2022年2月11日。由於後來烏俄戰爭的爆發而延遲發表譯文。雖然戰爭加速了文內所提及的許多進程,但我們仍然認為世界整體的局勢仍然中肯地被本文描述。譯者:Affroins)


與日俱增的民怨也讓腐朽的機構在各個層面上都名譽掃地。階級鬥爭和激進化已成為日常。以下是2022年2月向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領導層發表的講話的抄錄,其概述了在世界政治中的一些主要觀點。

我們生活在一個真正有趣的時代。我們也生活在一個動盪的世界中。其看起來似乎非常混亂。人們環顧四周,並問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無論你與誰交談,其都會表示對接下來發生的事情深感擔憂。有人認為這預示著世界末日即將來臨。但事實是,這並不是世界末日。而正在發生的事情則是,我們正在走向當前這一社會形式的終結。這將是一個非常動盪的結局,並且將會持續很長一段時間。

在今天成為一名馬克思主義者,在這個有趣的時代成為一名馬克思主義者,是一種光榮。然而,這也不僅僅是一個有趣的時代。可以說,屬於我們的時代快到了。在這段歷史時期中,我們在前幾十年裡所努力捍衛的思想將成為最合乎邏輯的思想。資本主義危機對社會各個層面、所有國家的影響隨處可見。我們很幸運地擁有著這個被稱為是馬克思主義的絕妙工具,它使我們能夠理解,為什麼會發生這種情況,並且能向他人解釋。

首先我們必須說,資本主義體制並不是因為病毒大流行而陷入危機。在病毒大流行之前,在我們的文章中,也對這樣一個已經陷入嚴重危機的體制進行了分析。疫情造成了社會基本矛盾的加速、深化和尖銳化,以及其所產生出的經濟上的急劇下滑。當然,每次危機之後總會又復甦回去。沒有永久性的衰退這樣的事情。然而,這不是重點,因為我們必須關注的是整個體制的總體的健康狀況,即使它正在經歷復甦。而不可避免的是,一旦最後一個封鎖條件開始解除,經濟就會在一定程度上復甦。義大利去年有6%的增長——其相當於中國的水平!你可能會認為,義大利現在已經把所有的問題都解決了。但情況實際上恰恰相反,盡管經濟得到了增長,但其仍然處於嚴重的危機之中。

我們很幸運地擁有著這個被稱為是馬克思主義的絕妙工具,它使我們能夠理解,為什麼會發生這種情況,並且能向他人解釋。//圖片來源:Dirk Liesch, Wikimedia Commons我們很幸運地擁有著這個被稱為是馬克思主義的絕妙工具,它使我們能夠理解,為什麼會發生這種情況,並且能向他人解釋。//圖片來源:Dirk Liesch, Wikimedia Commons

上升之後必然伴隨著下降,反之,在經濟方面,當形勢處於下降趨勢的時候,它們也必須著上升。這是正常的,也是預想之中的。但這種復甦究竟帶來了什麼呢?除了這個事實之外——所有可用的數據也都表明——其也已再次放緩,我們已經看到了年輕一代所並不習慣的這樣一個新的因素,即無處不在的通貨膨脹,以及伴隨著在利率上升與債務激增基礎之上的經濟政策的逆轉。而事實則是,許多國家雖然從理論上說已經恢復了,但卻依舊尚未恢復到危機前的水平。

在過去的20年內,全球債務的增長速度是世界GDP的兩倍。我們現在已經達到了全球債務占世界GDP的 355% 的地步了。而到了像這樣的地步則是指,僅去年一年,全球就支付了 11 萬億美元的債務利息,相當於義大利等國家GDP的四到五倍。如今,這一切都發生在極其廉價的信貸背後。實際上,資本主義在過去二十年或更長時間裡一直靠著借來的時間生活。廉價信貸為繁榮增加了動力。而現在,廉價信貸的時代即將結束。資本家正面臨著巨大的困境。

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所有預測都表明,在未來的兩到三年中,雖然其預測會增長,但增速將逐年放緩。因此,正是在他們需要政策刺激增長的時候,因為通貨膨脹,因為前期采取的「解決方案」,他們不得不采取可能進一步放緩經濟的政策。例如,中國預計將增長 5%,其對中國政權來說是個壞消息。世界銀行於 1 月發布的一份關於世界經濟總體狀況的報告稱,「由於病毒大流行而導致的不平等的增長,社會緊張局勢可能會得到加劇」。

「復甦」,但代價是什麼呢?

現在,隨著這種所謂的復甦,許多國家的失業率都有一定程度上的下降。但例如在義大利,這些工作中的絕大多數都是臨時的或建立在短期合同之上的。可是,主要的關鍵點則是:當工人找到工作的時候,當工作機會增加的時候,就正如我們在美國所看到的那樣,從階級鬥爭的角度來看,這不一定是一件消極的事情。托洛茨基對此進行了解釋,並且,這也關系到工人階級是否准備好在未來的一個時期中加入到鬥爭中去。當通貨膨脹對工資的購買力造成壓力的時候,也伴隨著工人們將會感覺更為強大,這就是階級衝突的最終配方。

當通貨膨脹對工資的購買力造成壓力的時候,也伴隨著工人們將會感覺更為強大,這就是階級衝突的最終配方。//圖片來源:Disk, Twitter當通貨膨脹對工資的購買力造成壓力的時候,也伴隨著工人們將會感覺更為強大,這就是階級衝突的最終配方。//圖片來源:Disk, Twitter

正如列寧解釋的那樣,資本主義總能找到擺脫危機的方法,但問題是:要以什麼為代價?資本主義體制正在擺脫病毒大流行的危機,但其也伴隨著債務的大幅增加,特別是到處都大幅增長的公共債務和通貨膨脹。這些便是他們針對危機所提出的「解決方法」的結果。

當我准備這篇文章的時候,土耳其的通貨膨脹水平是36%。今天,他們在英國《金融時報》中指出,這一比例已接近50%;在俄羅斯,則為9%;西班牙,為7%。在英國,這一比例超過了5%,是過去 30 年來的最高水平。但如果我們越過發達國家,通貨膨脹水平在尼日利亞差不多為16%,在巴基斯坦則為13%。他們預計這種通脹水平至少會在未來幾年內都一直保持高位。實際上,他們也不知道會持續多久。

統治階級正坐在定時炸彈上。在此我需要簡要介紹一下哈薩克事件的意義。哈薩克在今年早些時候就發出了警告。在所有的國家中,你都能找到對其將解釋到月底將會是有多麼的困難的工人階級家庭的采訪。不僅是最貧窮的或最底層的階層,整個工人階級都在受苦。在英國,他們計算出一個普通家庭將因通貨膨脹而損失1,200英鎊的購買力。而你可以在所有國家都能找到類似的數字。

食品價格上漲則尤為嚴重。我們不要忘記,2011年阿拉伯之春的一個重要因素正是食品價格的大幅上漲。而在2019年,我們在許多國家就針對這個問題再次發起了抗議浪潮。

在總結總體經濟形勢時,我可以引用國際勞工組織主任蓋伊·萊德(Guy Ryder)的一句話:「冠狀病毒危機所造成的不平等加劇將會威脅到貧困、經濟和社會不穩定的遺留問題上去,而這將會是毀滅性的。」而這就是即將到來的未來!

正是在這種背景下,使我們不得不審視一下哈薩克的事件。(我們有一些關於這些事件的優秀文章,所以沒有必要詳細介紹)。引發這場運動的正是天然氣和能源價格的上漲。其是在9%的通貨膨脹和13-18%的食品價格的上漲的背景下發生的。

引發哈薩克運動的因素存在於世界上的每一個國家之中。看看它們將會發生什麼!其最先始於一個地區,緊接著又蔓延到全國,並成為一場有力的運動,伴隨著與警察和軍隊所進行的街頭戰鬥。這是一場真正的工人群眾運動。我們有石油和天然氣工人的參與;礦工和金屬工人。石油工人要求將工資提高 100%。工人階級的經典要求也浮出了水面。而在曼吉斯套(Mangystau)地區,則出現了總罷工。

我們在哈薩克看到的是工人階級的力量確實給政權帶來了危機。它具有半起義的性質,並接管了機場和警察局。但是它沒有領導,以及我們也看到了在這種情況下會發生些什麼。該政權最初做出了一些讓步,然後便重創了運動。他們還呼吁俄羅斯人幫助鎮壓這場運動。但引發這一運動的問題還尚未得到解決。且應該以這種情況為例來強調兩個重點:一是工人階級的力量,其次則是其在沒有領導的情況下會發生什麼。當資產階級的嚴肅分析家看到這些事件時,他們感到非常擔心,因為他們也理解我們馬克思主義者所理解的意義——但卻是從他們自己的階級利益的角度來看待的。

階級鬥爭和國際衝突

然而,這種觀點不僅是到處都在加劇階級鬥爭,而且也是不同的資本主義大國之間日益加劇的衝突。而這也是合乎邏輯的:為了解決自己的危機,每一個資本主義大國都必須向外輸出他們的問題。日益增長的保護主義趨勢意味著每個國家的資產階級都試圖以犧牲其他地方的就業機會為代價來保護本國的就業機會,更重要的則是,為了保護他們自己市場,同時也為他們的出口以去征服其他的市場。

目前的情況解釋了為什麼所有大國都在制定更具侵略性的外交政策。其必須使他們在全球不同的地點陷入衝突。烏克蘭危機凸顯了這一點。我們看到,自蘇聯解體以來,一直在慢慢蠶食俄羅斯歷史勢力範圍的北約,離俄羅斯的邊界越來越近了。如果烏克蘭加入,這就意味著一個其在俄羅斯西側的邊界權。

目前的情況解釋了為什麼所有大國都在制定更具侵略性的外交政策。//圖片來源:《捍衛馬克思主義》網站目前的情況解釋了為什麼所有大國都在制定更具侵略性的外交政策。//圖片來源:《捍衛馬克思主義》網站

而這則是在俄羅斯重新站穩腳跟、恢復平衡的時候發生的。我正在閱讀一份報告,其中概述了俄羅斯軍事機構是如何大規模現代化,並且在近年來變得更加高效的。普丁現在正在使用他一直以來所積累的肌肉。他想把北約推回去,而烏克蘭就是這一衝突的發生地。西方正宣傳北約正在傳播民主和人權。但馬克思主義者並不會被總是推卸責任的資產階級的宣傳所愚弄。從俄羅斯的角度來看,這個龐大的北約聯盟正是在他們自己的後院威脅他們。 「這是誰的責任」是一個我們並不感興趣的愚蠢問題。

最有可能的前景是,普丁在加大賭注並將其推向極限的同時,這樣做是為了談判。但是,這並不能完全排除他可以進行短暫的、有限的干預。這不是最有可能的結果,但它可能會發生。然而,普丁手上還有其他牌。俄羅斯向歐盟供應其40%的天然氣。這對德國則尤為重要,而這也解釋了為什麼德國對美國在歐洲的外交政策並不是那麼的熱衷的原因。

普丁可以看到歐洲內部的分歧。也需要一些東西來轉移人們對國內問題的注意力的鮑里斯·強森(Boris Johnson)飛往了烏克蘭並大力表示支持,而義大利總理德拉吉(Draghi)則給普丁打了電話,以在電話中確保義大利的天然氣供應不會被切斷。我想這就是銀行家的大腦和小醜的大腦之間的區別。但盡管如此,這裡還是存在著真正的衝突。但全面戰爭的後果將會是世界經濟的絕對災難。在嚴肅的資產階級報刊上有很多同志們可以讀到的關於這場戰爭的經濟後果的文章。

美國人威脅要去實施的嚴厲制裁將對世界經濟產生巨大的影響,並將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世界經濟放緩的因素。烏克蘭危機是全球資本主義危機的一種反映。這是大國之間日益緊張的跡像。它揭示了歐盟自身所存在的日益擴大的分隔。也強調了美國和歐洲之間逐漸增長的分歧。這也是美帝國主義在全球範圍內相對弱化的反映。而這同時也表明了普丁在俄羅斯內的本身的內部危機。他的支持率正在下降。日益升高的通貨膨脹率和貧困則在俄羅斯加劇。

持續中的病毒大流行和兩極分化

我不想在冠狀病毒的大流行上花費太多時間,盡管它是當前局勢中的一個重要因素。許多國家正在解除他們的限制,但世衛組織已經發出了警告,即病毒大流行還「遠未結束」。在短短一周內,奧密克戎(Omicron)就在全球範圍內導致了1800萬例的新的感染。他們希望看起來並不那麼激進的奧密克戎不會成為問題。然而,它也有更強的傳染性,而現在則有了更具傳染性奧密克戎2號(Omicron 2)。

很可能該病毒正在轉變並變得越來越傾向於地方性,這是人們所希望的一種新型流感病毒。然而,現在其還處於早期階段,在資本主義的條件之下,沒有人能保證在過去的兩年中世界所遭受的苦難不會再次發生。

然而,冠狀病毒的效果超出了對人們生活的直接影響。它給世界社會體制帶來了問題,而不僅僅只是在經濟混亂的方面。它把這個體制的真面目暴露在了群眾的眼前。廣大群眾也不再信任政府和機構以及他們此時正在做的事情了。

在美國,我們已經看到了我之前所說的那樣:在病毒大流行的影響下,許多行業都對加薪提出了巨大的需求。//圖片來源:brewbooks, Wikimedia Commons在美國,我們已經看到了我之前所說的那樣:在病毒大流行的影響下,許多行業都對加薪提出了巨大的需求。//圖片來源:brewbooks, Wikimedia Commons

例如,英國政府目前的危機則直接源於高層在封鎖期間的行為。在人們無法探望在家中或醫院裡的年邁親戚時,鮑里斯卻在唐寧街舉辦派對。當然,一些決定拍攝這些事情的保守黨時不時地就會將它們泄露給媒體,其明確目標就是為了內部派系的目的而詆毀鮑里斯。政府現在的形像是,叫別人待在家裡,自己卻酒池肉林,不理百姓疾苦。這就是其傳達給大眾的信息。

當然,現在還有一個額外的問題,那便是,誰來為病毒大流行的經濟後果買單。公共債務大幅增長,而有人將不得不為此買單,那就是工人階級。例如,我們在護士的抗議中看到了這一點。護士們說,「在病毒大流行的期間,他們為我們鼓掌,但在要求加薪時,政府卻只為衛生工作者提供少得可憐的加薪」。這是一個將繼續在日益加劇的衝突中發揮作用的因素。

我們不能在這裡處理完世界上的所有國家,但我們可以著眼於其中一些以強調正在發生的事情的一般過程。在美國,我們已經看到了我之前所說的那樣:在病毒大流行的影響下,許多行業都對加薪提出了巨大的需求。在私營工業部門,我們看到去年工資增長了 4%,這是 20年來的最高水平。但問題是,美國的通貨膨脹率為 7%,而不是 4%。通貨膨脹率也處於過去40年來的最高水平。這是階級鬥爭的訣竅。我們在去年美國的這一波罷工中看到了這一點。

我們在一個又一個國家中看到這種情況——類似的事情也正在英國醞釀。值得注意的是,在美國,只有 11% 的勞動力加入了工會。我在英國《金融時報》上看到一篇分析英國工會情況的文章。這篇文章的結論是,由於工會會員人數大約是 1970 年代的一半,因此我們不會像 70 年代那樣進行罷工活動。他們應該記住,68 年 5 月發生在法國的罷工,工會會員的人數甚至更低。這不取決於工會中有多少人。這取決於工人階級的憤怒及其戰鬥准備。在美國,我看到的一項民意調查顯示,65%的美國人贊成工會。這是自1965年以來在該問題中的最高數字。青年在這個問題上則更加激進。在18至29歲的年齡段中,78%的人贊成美國的工會。這也突出了工人階級中所正在發生的事情。

我想以一個有趣的評論來結束關於美國的討論。加州大學教授芭芭拉·沃爾特(Barbara Walter)寫了一本關於內戰如何開始的書。她分析了緬甸、北愛爾蘭、盧旺達、斯裡蘭卡、敘利亞、南斯拉夫的經歷,並找到了共同點。有趣的是,她今天在美國也發現了同樣的因素。當然,她沒有提供任何解決問題的辦法。而她說的實際上是美國愈演愈烈的階級鬥爭。

中國是僅次於美國的第二強國,預計 5% 的增長與過去相比明顯放緩。這導致了嚴肅的評論員們對中國內部不穩定的日益增長的威脅的討論。這種對中國內部問題的擔憂導致了習近平手中的中央集權,以及更加激進的外交政策。中國與澳大利亞發生衝突,並在南海擁有了主權。它與日本以及與印度在喜馬拉雅山脈的問題上也發生了衝突。他們不斷威脅著台灣,並且對香港采取了非常激進的立場,其正在將香港吸收進中國。

正是中國幾十年來的巨大經濟發展,導致它在全球範圍內與美國發生了衝突。習近平關心全球問題,但他也關心內部問題。中國日益擴大的貧富差距實際上是世界上最極端的貧富差距之一。習近平對此深有體會。他非常關心中國的社會兩極分化會導致什麼。而且他還面臨著一場嚴重的金融危機。例如,我們在恆大的例子中看到了這一點。中國的房地產業占GDP 的30%。恆大是全球最大的房地產開發商之一。憑借其3000億美元的債務,它對中國經濟乃至世界經濟都構成了威脅。

我將引用我在12月找到的一份由大西洋理事會(Atlantic Council)發表的報告。提到中國時,它是這樣說的:

「它可能會面臨非常嚴重的社會動盪,而其將破壞政府對權力的控制。中國如何應對這些全面挑戰也將影響其與世界打交道的方式,以及其經濟是未來全球增長的驅動力還是拖累。」

在這裡,我們看到中國將如何從一個世界經濟火車頭變成另一個拖累世界經濟的因素。

我們和他們

回到俄羅斯和普丁所面臨的問題上:俄羅斯的失業率正在上升。這是8年來的最高點。實際收入正在下降,通貨膨脹率為 9%,以及普丁的支持率正處於 2012 年以來的最低水平。正如我們所看見的那樣,這是解釋普丁外交政策的重要因素。因此,作為重要大國的俄羅斯和中國都是更大的不穩定因素。它們不是在全球範圍內提高穩定性的要素。兩國都可能對於遏制全球復甦貢獻力量。

在美國向俄羅斯施壓的同時,中國也在烏克蘭問題上支持俄羅斯。它有同一個敵人:美國。中國與美國在太平洋地區存在衝突。它對台灣虎視眈眈,因此在這個問題上其與俄羅斯有著相似的利益。

在歐洲,我們一直說義大利是歐盟最薄弱的一環。它是繼德國和法國之後的歐元區第三大經濟體。當我最近在義大利時,流行的笑話是「我們只需要按照現在的吩咐去做」,因為「歐洲人」——也就是德國人和法國人——給了我們數十億歐元,他們決定著我們的國家將要做什麼。作為向歐盟經濟注入數十億美元的所謂歐盟復甦計劃(EU Recovery Plan)的一部分,義大利獲得了近2000億歐元。當然,歐洲央行的前任行長是義大利總理,他在那裡確保政策得到執行。但問題則在於,政治世界與數百萬人的狀況之間的距離越來越大了。

問題正是:你如何治理像意大利這樣的國家,實施這些政策,並且同時避免階級鬥爭?//圖片來源:Presidenza della Repubblica, Wikimedia Commons問題正是:你如何治理像義大利這樣的國家,實施這些政策,並且同時避免階級鬥爭?//圖片來源:Presidenza della Repubblica, Wikimedia Commons

我們在義大利擁有的是一個民族團結的政府。除了極右翼的義大利兄弟會(Brothers of Italy)之外,每個人都身處其中。新的總統選舉的鬧劇就是這種情況的像征。整整一周,議員和參議員們日復一日地棄權。這實際上是一場巨大的政治危機,因為他們需要一個權威人士,當他們將歐盟的計劃應用於義大利時,其可以把握全局的穩定。但這些事件並沒有增加所有這些政客的權威。

這也是許多國家的共同因素:坐在高層的人並不代表我們底層的人。問題正是:你如何治理像義大利這樣的國家,實施這些政策,並且同時避免階級鬥爭?我在哈薩克活動期間聽到了諸如「他們知道如何去戰鬥!」之類的評論。我在法國的黃背心(Gilets Jaunes)運動中也聽到過類似的評論:「法國人,他們真的知道如何去進行戰鬥!」哈薩克爆發的情況與我們在義大利的情況非常相似。能源價格的上漲將嚴重打擊義大利。德拉吉讓普丁更關心天然氣供應而不是烏克蘭局勢並非偶然。

據英國《金融時報》報道,德國可能會從歐洲的經濟火車頭變為歐洲的落後者。德國正遭受著家庭支出疲軟的困擾,工業生產仍遠低於危機前的水平。中國是德國僅次於美國的第二大出口市場,中國的經濟放緩將對德國造成嚴重後果。而德國經濟放緩將對歐洲其他地區產生巨大影響。人們可以看到所有這一切是如何在一場普遍的危機中結合在一起的。

英國當下的事件凸顯了我們在所有其他國家中所看得到的相同過程。我們看到了300年來由於英國退歐所加劇了的最大的經濟崩潰,伴隨著卡車司機和護理人員的短缺以及商店裡的食品的短缺。還有一個未解決的北愛爾蘭問題。一位北愛爾蘭部長建議阻止對從英國其他地區進口的農產品進行檢查,其違反了與歐盟達成的協議。在英國,我們的政府正處於危機之中。

鮑里斯只真正擅長做一件事——那就是厚顏無恥地在數百萬人面前撒謊。他甚至不記得自己是否在自己的公寓裡參加過派對。英國數百萬的人們都正在觀察這一點。這種情緒是憤怒的,以及,數百萬的人們也都正在想「這就是當數百萬的人們陷入嚴重困境時的他們的行為」。

他在唐寧街的時日不多了。但悲劇則在於,工黨的行為確實像女王陛下的忠誠反對派。現在的工黨,是一個黨魁可以張開雙臂歡迎一名畢生都倡導反動資本利益的保守黨政客來投誠入黨,這就表明斯塔默已經將黨轉移到了多麼右的程度。

雖然這一切都發生在高層,但我們也需要看看英國工人階級正在發生什麼。我們有一位新的 聯合秘書長:莎倫·格雷厄姆(Sharon Graham)。她於 12 月 30 日在《論壇報》(Tribune)上發表了一篇文章,其中她說:「我們必須建立大眾的工人階級力量。」你多久聽到一次工會領袖談論「工人階級的大眾力量」?在其他哪個國家,你能找到一位在最近一段時期說過這種話的工會領袖嗎?這是來自底層工人階級的憤怒的表達。這個工會現在卷入的勞資糾紛比其歷史上任何時候都多。她說:「沒有從國會來的英雄來拯救我們」——我想這意味著科爾賓的不再存在——然後其又接著補充道,「我們必須自己做。」

開始行動的工人階級

在這裡,我們看到工人階級從政治戰線轉向了工會戰線。在最後一個時期,英國的工人階級試圖通過工黨和科爾賓來表達自己。有50萬人加入,其中許多人現在已經離開了。但他們並沒有消失!通過科爾賓來表達的憤怒和激進化現在正在工業戰線上表達出來。

《財經周刊》(MoneyWeek)在一月份發表了一篇幽默的文章。它有一個標題:「要求加薪:因為大家都有加薪!」其中有一張示威照片,工人們舉著橫幅,上面寫著「我們不能罷工」,然後下面則是「我們不能不罷工」。整篇文章都是關於加入工會,以及正在出現的日益增長的鬥爭性的。這一點現在在英國很多很多部門的罷工投票中都得到了體現,而其也將會在某個階段引發一波罷工的浪潮。

在這樣的時刻沒有意義的是討論左翼將在群眾政黨中所出現的位置。我們看到了西班牙我們能黨 (Podemos),我們看到了希腊激進左翼聯盟(Syriza),我們看到法國梅朗雄(Melenchon)過去部分地表達了影響數百萬工人和青年的左翼激進化。但因為他們都有改良資本主義的想法,都想推行與資本主義制度相適應的政策,所以他們都被迫轉過頭來,放棄以前的好戰言論。這意味著,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裡,我們將看到工人和青年在罷工、示威、街頭抗議等中所表達的憤怒。

通過科爾賓來表達的憤怒和激進化現在正在工業戰線上表達出來。//圖片來源:UCU, Twitter通過科爾賓來表達的憤怒和激進化現在正在工業戰線上表達出來。//圖片來源:UCU, Twitter

然而,資產階級想要回歸常態。但什麼樣的常態在等著他們呢?它將是:通貨膨脹,慢慢地推高各地的利率,但這反過來又會產生減緩增長的效果。全球範圍內還有其他因素可能進一步阻礙經濟增長,從中國經濟放緩到可能對俄羅斯實施制裁的影響等等。

各地不斷加深的經濟危機也在產生政權危機。幾乎每個國家都是如此。在義大利,在議會在選舉總統時所面臨的危機期間,這一點非常明顯。他們只是無法達成協議,這使國家機構暴露在了群眾的眼中。在英國,我們面臨著君主制危機,安德魯王子面臨審判,就在哈裡王子早些時候前往美國後不久,他就指責其他王室成員存在種族主義。英國警方卷入了一樁又一樁醜聞。在美國,我們看到了川普最近的煽動性演講,他說他會赦免去年襲擊華盛頓特區國會大廈的人,而這也進一步凸顯了那裡所正在發生的危機。

取消冠狀病毒的限制就像是從壓力鍋上取下蓋子一樣。工人階級將在現場留下自己的印記,而青年將在其中擔任領頭作用。在義大利,我們發動了學生運動,其在羅馬和都靈被警察用警棍粗暴地攻擊,而這將對群眾產生激進的影響。青年的這種運動只是對工人階級更大運動的預期行動而已。

同志們,我們的觀點充滿了樂觀主義,因為我們看見了社會深處正在醞釀著什麼潛力。如果你看看剩下的左翼改良派等等,你就會看到他們是多麼悲觀。他們似乎沒有出路,那是因為他們與正在發生的真實過程完全脫節。我們並不悲觀,因為我們可以看到其正在醞釀的東西,並且我們了解這一切將導致數十年未見的全球工人階級和青年運動。

我們有清晰的觀點。但是,清晰正確的觀點本身並不能解決建設馬克思主義趨勢的問題。觀點是行動的指南,是羅盤,可以幫助我們了解過程的發展方向。但我們也必須強調我們在這個時代的任務。

看得到,摸得著的極端社會激進化現在隨處可見。例如,現在在義大利,有一個年輕人的階層決定要革命,他們正在尋找革命組織。憑借我們的理論,我們可以贏得這些青年中的佼佼者,將他們組織起來,並將他們轉向整個工人階級。如果我們做好我們的工作,充分建立我們的力量,那麼我們生活的時代將變得真正有趣起來。我們必須使每一個同志都具有緊迫感,並了解:如果我們建立起我們的力量,如果我們在大事發生之前就做好准備的話,那馬克思主義者可以發揮改變歷史的作用。

《火花》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台灣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加入我們」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