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 勞工運動, 時事分析, 民主抗爭, 社會運動

佳士工人的行動顯示了階級鬥爭的升溫!請參與連署!

今年六月初,焊接工具製造商佳士科技的深圳廠方員工開始嘗試著以合法管道組織工會,藉以保護自己於資方長期製造的惡劣工作環境和待遇。工人們指稱,他們經常遭資方非法罰款,或是故意延遲、削減社會保險金。這些行徑,在佳士公司身為一個大型上市公司,並被政府指定為2008北京奧運鳥巢賽場建構的獨家供應商的情況下,顯得更加無恥。佳士董事長潘磊也正好是深圳市「選出來」的人大代表。


起初,佳士深圳廠房的工人們遵循中國法律來嘗試組織工會,並得到了當地中華全國總工會(全總)坪山區總工會的批准,開始了他們的工會建構行動。資方獲悉此時後卻搶先舉辦企業操縱的「職工代表大會」,並實質上讓工人和運動人士無法參選工會領袖。

在此同時,部分主導工會籌辦的工人們,開始遭到流氓毆打或被開除。對此發展極為不滿的工人們,造訪當地的坪山區燕子岭派出所向警方申訴,卻遭公安拘禁。坪山全總也在此時取消了他們對於佳士工人們組建工會的支持,將工會的籌備行動實際上轉為非法化。

學生支援

這起事件的發展引起了眾多左派社運人士的注意。一群毛派學生們,也從各地抵達坪山聲援工人們的行動,他們的支持得到了工人們的感激。然而,政府卻派遣警方毆打並拘禁所有參與行動的人士。公安甚至全副武裝,穿戴抗暴裝甲,直接衝進毛派學生們下榻的住所來逮捕他們,並強迫所有學生的家長和指導教授們,從全國各地前往當地的一家旅館接受「家長訓練」,指示他們對學生們施壓來放棄聲援行動。對此,五名學生發起了絕食抗議。

政府對於運動學生們的指控,已經達到了荒謬的程度。學生聲援團中較為知名的學生岳昕,居然被指控為「支持台獨」,因為警方聲稱岳昕曾在2015年與台灣民進黨政客和現任台灣總統蔡英文合影。岳昕不是台灣人,而她所從事的社會運動也跟台灣毫無關係。她之所以在社運界廣為人知,是由於她今年初領導了抗議行動要求北大校方調查一名教授的強姦罪行。

至今,七十餘名工人和聲援者仍然遭到拘禁,或是被剝奪個人行動自由。這起事件自從爆發後,由於政府對工人維權的殘暴程度,已經引起各界廣泛注意。眾多聲援行動已經在國內外蔓延,要求當局妥善處理此事並釋放所有被逮捕的人士。

中國社會的危機

馬克思主義者們是有預測到如此現象的發展的。我們歷年來一貫性地發表我們對中國未來走向的展望,分析了資本主義在中國的復辟,必然導向工人階級的強化,並帶來他們對資本主義系統鬥爭的升溫。在過去十年內,在中國各地自發性發動的迅猛罷工行動已經見怪不怪,其中更有2015年壯闊的雙鴨山礦工罷工,和2016年沃爾瑪工人的工會組織嘗試。今年我們卻見到了更多嘗試將工運和罷工全國化的行動。在佳士工人發起行動的同時,我們也看到了吊鉤機工人的五一勞動節罷工,以及卡車司機、美團送餐工人、滴滴司機的罷工。背後也無疑有許多沒有被報導過的罷工行動。

在過去十年,中國資本主義的減緩觸發了多起大型罷工 / 圖:聯合新聞網

經過了一段時間的擴張後,中國資本主義正在面臨下滑,眼前也可見持久的經濟危機。這波抗爭行動也與近年來的經濟遲緩,和產業結構從工業轉向服務業的變化有關。據美國《國家》雜誌報導,導致佳士工人們行動的背景原因之一正是「深圳市都會發展的減緩以及越發不穩的工作環境。」

雖然中產階級和學生們沒有勞動階級的階級獨立性和強大的社會力量,但是他們對社會變動的高敏感度,也讓他們的政治傾向可以被視為階級鬥爭程度的測量儀。參與抗爭的學生們多數來自於各地的精英大學,如北京、清華、南京和中山大學,反映了鬥爭的全國性規模。

值得注意的是,部分學生們選擇了放棄資本主義為他們準備的中產小康生活,進入工廠內任職,並從事工人組織活動。從精英學生們放棄大好前程來投身階級鬥爭的現象,我們可以看到了資本主義的危機,已經開始撼動了全國社會的上層建築,影響了所有階級。

學生們的英勇策略是值得讚許的,讓他們成功地與佳士工人鬥士們串聯。最近被深圳警方釋放的一名來自湖南省的27歲工人,對學生的支持表示感謝。他坦承,「如果不是因為這起事件,我大概一輩子都不會認識到一個清華北大的學生。」 學生運動和工運聯合的潛能,對中國資本主義是重大的威脅,這也就是為什麼政府無所不用其極地分化工人和學生們。

不應對中共有任何期待

全總的背叛和政府的行徑,必須要受到最強烈的譴責。習近平不久前才在中共十九大上重申:中國是「工人和農民專政國家。」他們面對佳士工人的態度,則暴露了中國當下是一個為資產階級服務的黨國極權專政。

中國當下是一個為資產階級服務的黨國極權專政 / 圖:kremlin.ru

更值得注意的是,參與行動的人士也包括了一批手持「老幹部、老黨員和工人站在一起!」橫幅的中共老幹部和退伍官員。他們的參與表示,就連中共部分基層也開始有人質疑國家政權的本質、共產黨所扮演的角色,以及習近平政府的意義。比如説,在推特和新聞上被報導的張姓幹部,就是一位典型人物,他擁有47年黨齡,並曾經任職於中共高層的政策研究室。這反映了資本主義的危機,也會對資產階級國家機器內的部分官員產生壓力,但同時代表了外來階級思想摻入工運內部的隱患。

其他運動人士也曾直接致信習近平,呼籲他為工人們主持公道,甚至提到了習近平本人過去在梁家河做工的經驗,或給全總和中華全國婦女聯合會上信。

我們完全可以同情在地運動人士無法公開地闡明自己的目標,爲了防止政府繼續迫害而重申「組織工會並沒有違反中共法律」這口號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我們仍然必須警惕,中共不允許獨立工會運動,是有深層結構性原因的,而問題根源不是部分橫幅所指出的,個別被老闆們收買的「黑警」和貪官。

工人們被限制在資方控制的黃色工會,並遭受超高度剝削的情況,其實是中國資本家得以撈取巨大利潤的重要原因。除此之外這個體制也有重大政治意義:全總是與黨和國家機器融合在一起的,任何對其所發動的挑戰,都會觸及到「哪個階級應當統治社會」這一問題。

政府打壓

中央政府已經表示了他們也了解經濟層面上的抗爭,必然會提升到政治層面,因此掃蕩了毛派刊物以及座落香港的部分勞權非政府組織。除了暴力鎮壓外,個別政府部門也可能嘗試收編政策。如《國家》雜誌所報導,「個別抗爭工人們最終得以成功得到政府讓步,有時甚至取得以反貪腐老闆為目標的地方官員支持」,可見地方官員有時會利用這些時機,來跟中央政府申訴自己的利益,這卻和工人利益毫無關係。全總也不時會以基層工人的不滿為藉口來主動地「組織」尚未被組織的工人,達到收編工運的目的。

中國工人必須完成的任務是建立完全受自己民主性控制的獨立工會組織 / 圖:成都晚報

任何的政治鬥爭,都會牽涉到理論和意識形態等複雜問題。在這次鬥爭中,我們看到了來自兩方面的不同影響。一方面,自由派的知識分子表達了他們對工人們的支持,但建議運動不能超出無條件尊重中共法治的範圍。另一方面則有高度組織性、英勇且自我犧牲的毛派團體投身參與。中共主導了計劃經濟的瓦解,也同時毀滅了1949年革命所帶來的進步性社會保護網。許多激進化的青年想要回到「輝煌過去」而主張毛澤東思想,也是情有可原的。然而,我們必須謹慎不能因爲留戀舊口號,而把工人階級的利益與習近平中共政府的空話混爲一談。儘管如此,雖然我們不認同部分參與者所抱持的毛澤東思想,但是絕對認識到被逮捕的工人和學生們是為勞動階級抗爭的階級鬥士,也因此馬克思主義者們會堅定地支持他們。

歸根究底,中國工人們必須完成的任務,是建立完全受他們民主控制的獨立工會組織,且不能給予中共、全總、習近平或是個別「賢明的」地方官員有任何的信心。參與運動的人士們必須清楚地理解到,任何對於資本家經濟權力的挑戰,必然會衝撞中共的法治系統,也必然會招致整個警察機構的敵視,而不僅是個別貪官污吏的反對。只有這個認識,才有基礎讓工人們對未來的挑戰作出充分的準備。

釋放被拘捕的工人和運動人士!請加入聯署!

近日,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IMT)受邀簽署一份由「佳士工人支援(Jasic Workers Solidarity)」陣線發起的全球性連署,要求釋放所有被拘禁的佳士工人和運動人士。我們全心以對於中國工人和青年鬥士們的支持,聲援這些要求。我們也呼籲全世界的社會主義者和進步工人們,一同簽署這份連署並加入向中共政府發聲的行列。

在此我們在以下重印這份連署的全文(原文為英文,以下中文版由筆者自行翻譯):

向中國要求釋放被參與佳士抗爭而被捕的工人,運動人士和學生的全球性呼籲:致中國政府和中華全國總工會

請加入我們簽署並散發這篇連署,呼籲立即釋放由於參與和聲援於2018年七月在深圳佳士科技廠房組織工會行動而被不公逮捕的工人和學生盟友們!

自七月以來,多大七十餘名工人,社運人士和學生們遭到了騷擾、毆打和逮捕。目前:

—四名工人們以刑事犯罪指控正在待審
—另外被捕的兩名工人和六名社運人士極有可能遭刑事犯罪指控
—已被釋放的學生聲援者們已遭到他們校方處分並在家受到警方監控

這是自2015年政府掃蕩工人維權組織以來,最嚴重的一次對工人和工運人士的鎮壓。

作為這篇連署的簽署人,我們支持中國工人組織工會的權利,以及他們聲援者們表示支持的權利,並要求中國政府:

#釋放所有被捕工人,歸還他們工作崗位並承認他們組織工會的權利。
#釋放所有被捕學生支持者並保衛他們免於報復行動。
#釋放所有工人維權組織工作者。

《火花》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台灣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加入我們」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