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织策略, 马克思主义理论

关于学生组织、资产阶级意识形态、大学校园环境和革命学生角色的若干考量

(按:本文为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墨西哥支部「社会主义左派」(Izquierda Socialista)于2021年4月21日所发表的文章,简明地阐述了革命家在大学校园内经常会遇到的挑战以及克服方式。)


资产阶级对学生的意识形态攻击

在校园内,学生们并不是循规蹈矩地、单纯地与坐在教室里、记下教授所说的内容、上完课并离开。在这段时间里,学生倾向于与同学来往,特别是在年龄、学术兴趣、喜好等等层面上与他们有共同点的人。正如列宁在《革命青年的任务》中的第一封信所述,学生并绝缘于社会的,相反,他们是带着一种意识形态进入校园,并在学生群体之中复制这种意识形态,从中出现各种社会政治团体。团体这些团体其中之一会成为学生中的主导意识形态。这个主导群体是我们社会中普遍存在的意识形态的明确反映。正如马克思所解释的,每个社会内主导的意识形态是统治阶级的意识形态。这一原则也适用于学生之间。

我们可以发现:当今人们的大部分思维都是基于个人主义的后现代立场,拒绝任何危及或超出资产阶级所施加的限制的变化。列宁以前所批评的许多现象在今天仍然存在,譬如认为学生之间存在不同、多样性的思想而不可能把学生们统一组织起来的观点,起到了打击士气和鼓励分离主义的作用,阻碍了学生群众组织的发展。诸如「只有你自己才能开辟自己的未来」、「不要服从于集体」、「走自己的路」等等典型的个人主义宣传,只会抑制人们有效参与国家政治中的各个决定性事件。

与上述现象相关的另一种情况是对青年参与政治的消极看法,特别是在学术界内。有人认为,政治是一个受限制的空间,无趣、复杂,在我们墨西哥这样的国家甚至是危险的;也有人认为,如果你要参与政治,就必须加入那些声称代表墨西哥人民的各个资产阶级政党,而不是参与无产阶级的社会主义政党或建构组织的领导团队。已有一股思潮坚持拒绝参与群众运动,他们也因此广泛拒绝校园内的学生组织。

虽然统治阶级宣传其意识形态,但现实却与之相矛盾。剥削、经济危机的影响、犯罪暴力和其他问题是相当一部分学生的家庭必须要忍受的社会问题,无论他们来自工人阶级、农民甚至小资产阶级家庭。现实使学生们感到他们有必要动员起来,尽管在早期阶段可能会出现混乱。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从群众抗争爆发之前就把学生之间最有觉悟的那部分人组织起来,为未来的战斗做准备,永久地把持着维护工人阶级及其子女利益的立场,包括诉求公共教育的改善和免费化。在正确的马克思主义政策下组织起来的先锋队可以成为帮助提高学生群众觉悟的催化剂。

形式主义:大学校方阻碍学生组织的武器

最大的问题之一,至少在那些左派成就很少或组织不成功的大学校园里,在校方机构容许范围之外的社会抗议传统上是非常少的或效果不佳的地方,就是形式主义思维的泛滥。形式主义跟爱国主义或民族主义一样有害,它逐渐渗透到学生中,使他们认为学术界是绝缘于校外社会的。他们以为学术界只是每个人为了研究和培养嗜好,并适应和学习如何在我们称为「文明社会」的资本主义野蛮中生存的空间。正是这种形式主义促成了学生们之间一部分人拒绝同充斥在青年中的革命精神的分离。

由于大学采取的这些形式主义策略,学生们一点一点地吸收了这种意识形态,并竭力维护它。很多时候,革命的学生最可怕的,比老师或主任更可怕的敌人,是坚持「守规矩」的学生。这就是为什么一支军队不可能只靠一个士兵就能打胜仗;革命不可能在一天内实现,也不可能只靠一个人就能促成。

当然,在高度形式化的空间里,政治工作并非不可能。正确的理念在任何的环境内都可以建立组织,但必须有耐心的学生革命家愿意首先组织起左倾的这一层学生。

把左派学生组织起来,并教育他们马克思主义的理念

在理解到大学是社会和主流意识形态的反映后,我们可以注意到,在学生中存在着不同的集团;就像在大学外面有右派或左派的人一样,我们自然可以在学术空间内看到到同样的政治分野。作为在学生之间工作的革命组织者,我们的任务在于与学生内的左派连结起来。这不一定要通过组织圈子、辩论或研讨会,有时最有趣和最有营养的讨论可以发生在课后的食堂餐桌上。我们的目标是以同志的姿态接近对方,对同志们的想法和意见产生共鸣,并用同样的对话动力来让我们能够向他们解释我们的主张。随后我们必须将共鸣转化为组织,永久地将最有意识的学生组织起来,用科学社会主义的思想教育他们。

数位时代的革命斗争

数位虚拟科技已经成为我们现代人的交流手法,我们学习事物的中心,实际上是我们的生活方式。虽然疫情使人与人之间的互动受到限制,造成政治工作放缓,但我们不能因此坐等「正常状态」的回归。我们需要在没有我们组织活动的学生空间里开始工作。

新冠肺炎的疫情阻碍了同学之间的个人和休闲互动,这些东西在谈论政治或解释我们所捍卫的思想时非常有用。数位化的环境阻碍并减缓了政治讨论,因为一旦下课,所有的互动就结束了,在走廊、食堂或图书馆的学习时间,不再拥有方便我们与联系人交谈、讨论和邀请了解组织或马克思主义的机会。现在的校园空间是专门用来上课的,老师在线上平台上不到一个小时的课堂,当然不可能被同志们用来进行政治工作的场合(更遑论教授们自身的政治立场和那些忠实追随学者的人对我们整治工作造成的阻碍)。

尽管线上的政治工作有时很困难,但我们去年在研讨会、讨论圈和全国社会主义学生会议上所做的工作,都是通过线上的方式进行的,这表明:耐心和有组织的工作终究能够让一定数量的学生对社会主义感兴趣。

从我们在韦拉克鲁斯州和其他地区的同志们的经验来看,虽然当下的局势让我们一开始以为只要我们呼吁学生组织起来,以正确的方式解释为什么我们在资本主义下的生活情况如此恐怖,并展示我们社会所有基本问题的真正替代方案,就可以轻易地突破线上的限制来招引联系人,但并不是所有情况都能取得令人满意的结果。这不应该使我们气馁,马克思主义者从我们周围的一切和事件中吸取教训,无论它们是否是理想的。这一切的意义在于继续训练自己;即使吸引更多学生加入组织的主要目标没有实现,但参与运动和捍卫我们的思想的知识和准备却会不断伴随我们。没有实际政治工作的一天,就是我们要好好利用来培养干部的一天。

学生革命家们应该谨记的若干事项

在学生之间进行革命工作时,我们必须考虑以下五个重要的因素:

  1. 学生时常会自觉或不自觉地带有高度个人化的意识形态。这些倾向毫无疑问地会被资产阶级的意识形态机构所强化,使得学生团体内部的革命意识形态难以统一。
  2. 「保护」利益和大学自主权的形式主义思想,不仅使人难以接近教师或在大学里使用空间进行政治工作,也塑造了学生的思想,使之有利于统治阶级的利益,产生了拒绝组织起来,拒绝反对现状的想法。
  3. 与其用社会主义的思想来组织所有的学生,不如先在学生中寻找左派,着重争取他们的支持,这样就更容易在校园内有一个坚实的政治基础。
  4. 有了先锋队的组织,我们就可以影响不同的事件发展进程,向整个学生群众解释我们在这个社会上所遭受的问题的根源在于资本主义体制,寻求利用每一种情况来提高学生群体的意识水平。斗争可以导致意识的发展,曾经持冷漠和个人主义态度的学生可能透过斗争成为觉醒群众的一部分,成为社会主义抗争的盟友。
  5. 正如列宁所说,没有革命的理论就没有革命的实践,为了能够进入学生之间,我们必须有必要的工具来捍卫我们的立场,很多时候,我们的对手看起来能够大胆使用资产阶级的「论据」来驳倒马克思主义的同志,这是因为这样的同志没有熟练地捍卫这些理念,这也源自于刚刚参与政治的同志的训练仍然不足。

这最后一个因素是最重要的,因为克服它是对抗前两种情况的最好武器,我们的力量是建立在理念的基础上的,如果我们能够擅长解释它们,就可以对抗资产阶级意识形态,赢得被形式主义吸收的新伙伴。

一个以马克思主义为旗帜的革命学生,应该尽力在左派学生的空间里介绍自己,寻找方法参加可以讨论当前问题的学习圈子;政治、社会、历史等等,找出那些表达自由、平等和正义思想的学生,他们尽管没有马克思主义的影响,但他们已经自行朝着我们的理念移动,因此我们应邀请他们从政治上谈论他们看世界的方式。

在我们这个时代,资本主义已经显示出它的真实面目:一个压迫、犬儒和野蛮的体制。对未来常常保佑不确定感、感到无力、困惑的想法常常出现在每个人的嘴边。我们必须利用这个时机,与我们的同志们分享马克思主义的理念,让他们知道,为社会主义而斗争是每个无产阶级和有觉悟的学生应该拾起的革命选择。

最后,列宁的这句话非常符合每个革命学生应该达成的目标:

「大学生的政治派别划分不能不反映整个社会的政治派别划分,每一个社会主义者的责任,就是尽可能自觉尽可能彻底地划清政见不同的各个集团之间的界限。」

《火花》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台湾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加入我们」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讯「火花-台湾革命社会主义」脸页,谢谢!

发布留言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必填栏位标示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