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T最新消息, 近期活动

2020年国际马克思主义大学:理念的力量

由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International Marxist Tendency,IMT)所主办的「2020年国际马克思主义大学」网路学习营(International Marxist University 2020, IMU),以一种从它筹备之初就把持的革命乐观主义,拉下了活动的帷幕。为期四天(7月25日–28日)的活动,有来自超过全球115个国家的6,500支持者报名参加IMU,而这场活动的网路开幕式的观看数就高达了10,000次以上,同时也为IMT筹得了超过250,000欧元的捐款。这是一场近代的国际马克思主义的盛事,我们在其他地方也找不到的最高层次的政治讨论。这场学习营是正统马克思主义理念与传统,以及加上使这场活动成为可能的,来自同志们与支持者们为革命奉献的精神的力量的最佳证明。


除了令人惊艳的参与人数之外,我们在社群媒体上也有杰出的曝光率。在活动四天内,来自全世界数百位的同志、支持者以及参与者,在社群媒体上分享了他们参与活动中讨论会的照片,而我们活动的主题Hashtag也在网路上转贴分享了上千次。而IMT对巴基斯坦政府绑架阿敏(Muhammad Amin)同志所做的抗争声援活动也得到热烈回响,共有数十个社群的贴文都要求巴国政府立即释放阿敏同志。这也表明了团结的纽带也将跨越国界的工人与年轻群众联结在一起。

改变世界的理念

这场学习营正如我们在前两天的报告中所说明的,从活动一开始就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但马克思主义大学却是更上一层楼!在7月27日,我们推出了六场非常有趣的讨论:论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论无政府主义、论历史唯物主义、论身份认同政治、论后现代主义,以及介绍IMT的历史。

贯穿27日内所有讨论会的主题,是改良主义与后现代主义思想当前的所有危机。正如IMT英国支部《社会主义呼唤报》的领导活跃人士乔什.霍尔罗伊德(Josh Holroyd)同志在捍卫历史唯物主义方法时所说的那样,大学校园的教授们已经放弃了尝试科学地解释历史的方法。 反之,这些教授只会说:「事情就是发生了」。

但也如同来自英国的劳里.奥康纳(Laurie O’Connel)同志,在他深具启发性的,关于对女性的压迫的讨论之中所说明的,马克思主义的历史研究方法,使我们能够了解压迫、剥削,以及资本主义制度的由来。这些罪恶并不是一直都存在的,而即然这些罪恶并不是一直都存在的,那也就表示它们是可以被废除的。

同样的,《卫马网》的编辑哈米德.阿里扎德(Hamid Alizadeh)同志在他的论后现代主义的演讲中,解释了近期内前殖民地国家的揭竿起义。如果马克思主义者与苏丹、黎巴嫩、阿尔及利亚等等的前殖民地的工人与年轻群众接触(这些人们一直都在争取自由和人性尊严),同时却对小资产阶级的社会落后性与宗教基本教义的拜物教做出任何让步,我们将永远赢得不了他们的支持。

正如英国马克思主义学生联合会的组织干部费欧娜.拉利(Fiona Lali)同志在讨论中所说的:「一旦将压迫与它的物质基础抽离,我们就失去了与之对抗的能力。」与其按照种族、国籍等等的分别来区分工人和年轻群众,而这么做也只是有利于当下,我们更必须在阶级基础上寻求工人与年轻群众们最大程度上的团结,来进行集体斗争,推翻资本主义并建立社会主义, 从而在根本上消除了压迫。

就如《卫马网》编辑艾伦.伍兹(Alan Woods)同志在IMT历史的讨论中所说明的,IMT对于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托洛茨基主义本源且正统的原则,有着独树一格的坚持。我们让小资产阶级的思想,如身份认同政治或后现代主义再无立场可言。正是这种对于真正马克思主义理念的承诺,说明了我们在世界范围内的增长,而这反映在我们让人激赏的世界学习营中。

最后一天的讨论会以宗教、酷儿理论与和平主义的讨论做为开场。来自加拿大的艾立克斯.格兰特(Alex Grant)同志为马克思主义对宗教态度的讨论,献上了精彩的导论。他说明,马克思主义者的哲学:辩证唯物主义,是无神论者哲学;而政教合一也是必然的反动。然而我们也必须接受,宗教信仰做为受尽苦难的阶级社会的产物,已经有其物质基础,而我们要克服这一点,就必须废除社会体制本身。只有劳工阶级不被其各自的宗教观点区分并团结起来,才能达成这项任务。

由奥地利的尤拉.凯普希可(Yola Kipcak)同志所导论的酷儿理论讨论中也持同样的看法。当她解释,当小资产阶级的身份认同理论家们申论,一直以来都是压迫带来团结,我们必须聚焦在:是什么让我们团结起来。也就是说,是为了消除同性恋恐惧症、跨性别恐惧症、性别歧视和其他偏执形式的根源:资本主义,而进行的共同斗争。与其将我们的斗争分散在个别阵营的彩虹旗下,我们更必须为了社会的革命性变革,将所有劳工阶级的势力整合起来。

共产主义者们不屑于掩盖我们的目标,而我们必须反对阶级敌人对我们的全部毁谤。正如班恩.格莱尼基(Ben Glinecki)在论和平主义的演讲中所指出的,有些人物谴责马克思主义者是暴力且嗜血的政变策划者,又为了保护他们的利益而支持一个造成了史上那些最大且最血腥的战争,且持续对人类予以残酷损害的体制。马克思主义者并不崇尚暴力,但我们也不愿意接受阶级社会的野蛮主义。做为革命工人运动的一部份,我们准备与腐败的资本主义体制战到至死方休。「唯一为了正义的战争是阶级战争。唯一为了阶级战争斗争的正义手段,是为了真正引领人类走向解放的手段。」

全世界工人与青年们,联合起来!

活动的结业式,由《卫马网》的编辑荷黑.马丁(Jorge Martin)所导论。他宣布,尽管由于新冠疫情的挑战,这场网路学习营仍是IMT史上最成功的学习营。来自地球上几乎所有国家的成千上万的参与者,在网路上观看这次活动的讨论会。我们期待在即将到来的,在80年前的8月20号被杀害的托洛茨基纪念集会上,取得更大的成功。

群众对于我们理念的热情程度,可说是打脸了那些口口声声说工人对于理论不感兴趣的犬儒「知识份子」。相反的,荷黑提及了一位智利的工地工人与一位加拿大的清洁工人,说他们收听了这次学习营,并在工作场所将音量开大,让其他同僚也能一起听讲!这只是社群媒体上数百个例子中的两个!

除了马克思主义大学的成功,荷黑为我们报告了IMT主要官网《卫马网》,在三个月的疫情期间浏览人数来到180万人次。新冠疫情这场大型公共卫生危机,触发了IMT在世界范围内的急速成长:反映了增长中的世界各地对资本主义的质疑,尤其是在年轻群众之间。这些情况与许多其他的所谓的社会主义组织形成强烈对比,而这些组织现在都在分裂与危机中载浮载沉。荷黑说:「让我们与众不同的是我们在马克思主义理论中的扎实基础,以及我们对工人运动的友好,而非宗派主义的态度。」

荷黑解释,理论不光是知识面的训练,而且是行动面的指南。正如在马克思所题的《费尔巴哈提纲》中写道:「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荷黑之后为了那些还没加入IMT的听众们提出呼吁,加入IMT,为了我们改变社会的斗争而努力。有了称职的领导干部,荷黑说:「届时,就是无产阶级胜利之时!」

来自国际间的同志们都稍后都受邀演讲,谈论在每个大洲上马克思主义势如破竹的进军。巴基斯坦的帕拉斯(Paras)同志说明了,目前这个IMT最大的支部在该国工人与年轻群众陷入贫困、疾病、压迫与国家腐败的每个区域,都展开了影响力。革命的情况近在眼前,而我们的同志们正在争相建立必要的领导阶层,以成为广大群众的参照点,为前进的方向指明道路。

来自巴西的露西.迪亚兹(Lucy Diaz)报告,由于当地软弱又反动的博索那罗政府,对于新冠病毒危机却做出毫不在意的反应,导致劳工阶级的愤怒。做为当地第一个采用「博索那罗下台」(Fora Bolsonaro)口号的左翼组织,IMT巴西支部的同志们,在反击对抗腐败政府中起到非常重要的领导作用,并且在这一基础上继续不凡的成长。

下一位费欧娜同志,是来自我们在上一时期经历过大量成长的英国支部。在科尔宾(Jeremy Corbyn)运动失败后,一整个社会阶层变得士气低落,激进化的年轻群众开始得出激进的结论,并由于反动的强森(Boris Johnson)政府在面对新冠疫情灾难般的处理方式,让这些群众越发激进。这些都指出了马克思主义在群众中的重大进展,特别是工人与年轻群众之间,而这些都是由英国同志善用了定期且良好出席率的网路会议的成果。英国同志还计划短期内将其转为周刊形式,这是向前迈出的一大步!

接着是来自俄国的奥列格(Oleg)同志,他首先是向目前正在从意外事故中康复起来的俄国支部创始人阿列克谢(Alexei)同志致敬。我们也对阿列克谢同志致以革命的问侯。奥列格同志提到在1991年苏联解体后,工人运动衰退的程度,意味着俄国的革命遗产也被完全掩埋了。然而,我们的俄国同志也正为挖掘这些革命遗产而斗争:以系统的方式建立属于他们的势力,并确保十月革命的精神能让当前俄国政权的流氓们难以入眠。

而义大利支部的亚历西奥.马尔科尼(Alessio Marconi)同志也谈到今年初重击义大利的新冠疫情,是如何迫使群众的意识产生转变,因为基层工人为了抵制被迫在不安全的条件下重新上工,而自发地进行罢工。义大利同志们组织了一次非常成功的「工人不是炮灰」团结声援运动,让他们能组织大型的座谈会,并与新的革命先锋队联系起来。而义大利同志也持续赢得工人们与校园学子的支持,这些群众将在即将到来的事件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最后是来自「世界资本主义的要塞」美国的劳拉.布朗(Laura Brown)同志的报告。经历过了如桑德斯(Bernie Sanders)运动、新冠疫情危机、「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运动,这些剧烈的发展后,有超过6,000人向我们美国的同志询问如何加入IMT。美国支部的网路书店(Marxist Books)的销售量增加了两倍,美国支部网站(Socialist Revolution)的流量也增加了两倍。在全美六十座城市与市镇都有我们的同志。除了川普(Donald Trump)对「马克思主义」的民主党人与BLM运动的疯癫情绪外,美国确实有大量群众对社会主义与共产主义理念有兴趣:而美国统治阶级也应该害怕!

在活动前与学习营期间的募款,以及星期天的大型募款活动,我们斩获了将近280,000欧元:这是一个惊人的数字,证明了我们所有同志与支持者的奉献牺牲,以及他们对于建设一个更加美好世界的承诺。

未来属于马克思主义者!

最后,学习营由伍兹致以闭幕词。他说:「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觉得我正在与全世界的人对话。」他肯定地说,IMT代表着劳工阶级跨越了所有边界,不可分割的团结。因此我们反对所有分化工人并使其互相反对的思想。这意味着我们的政治讨论不是抽象的。如果我们要赢得阶级斗争,工人与年轻群众必须以正确的方法,以及最重要的,以正确的理念武装起来。伍兹说道,我们这样做是遵循托洛茨基的脚步,这位革命家为捍卫马克思主义与布尔什维克主义的真正理念与传统,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最后伍兹总结道:

「IMT是世界上唯一有资格继承托洛茨基遭到残酷杀害前,所建立的国际遗产的组织。我们必须对我们的同志抱以极大的信心。我们必须得出以下结论:如果我们不去执行这些必要的任务,也不会有别人为我们执行…IMT肩负著世界社会主义革命的命运!」

这场学习营的任务是为了保卫马克思主义的理念,并反对所有形式的毁谤、反动、修正主义。每一位主讲与讨论的同志都坚定地做到了这一点,而他们都展现出了对马克思主义科学出色的掌握。但是这场学习营本身就是这些理念有效性与力量的证明。当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与宗派主义者们,还在对这个在恐怖与混乱中动荡不安的世界旁观,却对所见之事物做不出任何合理的说明时,马克思主义者意识到,我们正在看着旧社会的垂死挣扎,而新社会正在为其新生而斗争。

这种清晰的思路,以及对美好未来的信念,正在赢得更多的工人与年轻群众到IMT的旗帜之下。而这些都扎根在理论的基础上,并让我们进入革命时期,还能以乐观的态度向前看,且决心在我们有生之年内去完成社会主义革命的任务。

马克思主义大学学习营告一段落了,但建立社会主义的斗争仍在继续!迈向胜利!

《火花》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台湾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加入我们」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讯「火花-台湾革命社会主义」脸页,谢谢!

发布留言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必填栏位标示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