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T最新消息, 關於我們

國際勞動節:不妥協不放棄,IMT高舉紅旗繼續戰鬥!

今年的國際勞動節,是在統治階級對新冠病毒疫情以及資本主義危機處理失控所造成的不斷惡化的野蠻狀態中度過的。世界各地都發生了一場大規模的、地下憤怒集結,然而許多國家的改良派工人領導卻以疫情為借口取消了國際勞動節的集會。事實上,在過去的一年裡,許多同樣的領導人利用新冠病毒疫情來倡導「全國團結」並阻礙工人的鬥爭。盡管如此,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的同志們都盡可能參加了世界各地的國際勞動節抗議活動。(按:本文原文發表於2021年5月4日,譯者:k2e4z7x9)


奧地利

在奧地利,特別是在維也納,國際勞動節集會示威活動通常由社民黨(Social Democratic Party,SPD,又稱SP)主導。但今年維也納和其他城市的社民黨取消了國際勞動節的示威活動只在維也納挑選了幾十名黨員透過一場排練好的直播作秀。而那些想要繼續以往傳統,即在市政廳前度過國際勞動節的人被要求迅速離開。

這一政治真空意味著在社民黨的這一公關噱頭之後,少數右翼新冠病毒否認者能不受干擾的在這一傳統國際勞動節抗議地點舉行抗議活動。

然而,盡管工會和社會黨領導人在政治上昏了頭,但右翼卻還是不能劫持國際勞動節。全國各地成千上萬的人走上街頭參加一系列的示威活動。IMT奧地利支部「火花「(Der Funke)參加了7個城市(維也納、格拉茨、林茨、因斯布魯克、布雷根茨、斯泰爾和聖波爾滕)的11次游行示威,同志們在大多數城市的游行示威中都是一股強大的革命力量。

我們賣出了340份最新一期報紙,其中的主要內容是關於在奧地利發生的一個重要階級鬥爭:關於大眾集團關閉位於上奧地利一個卡車工廠的鬥爭,對其我們主張實行工人控制下的國有化。在那裡,以及在社會的其他地方,顯然需要一個替代資本主義的社會主義方案。

巴西

來自全國23個州的1000多名社運家呼籲在7月召開反對總統博索納羅(Bolsonaro )全國會議。

5月1日,舉行了一次全國性的在線活動,呼籲來自巴西23個州的1075名鬥士、活動家、工人和青年簽署提案。他們呼籲召開「全國鬥爭會議:打倒博索納羅!為一個沒有老板或將軍的工人政府鬥爭!」,這一會議將於7月10日在線舉行。

據該行動的召集人Caio Dezorzi稱,當前階段的1000多名早期簽署者將會是吸引更多人加入7月大會的最初的最有力的推動力量。這次行動的目的是討論發展反擊的方法和手段,並協助群眾動員起來推翻博索納羅政府。

致閉幕詞的塞爾日·古拉特(Serge Goulart)譴責了巴西工會聯盟(CUT)和其他中央工會組織在當天與政客費爾南多·恩裡克·卡多佐、西羅·戈麥斯等其他工人階級的敵人一起勾結采取行動。這是對他們階級合作和服從資本利益的政策的重申:而正是這種政策使博索納羅通過選舉舞弊成為國家元首。

來自巴西所有地區的20多位發言者參加了討論,解釋了等到2022年選舉時再試圖推翻博索納羅是一種政治犯罪。後者的政策已經使40多萬巴西人因新冠病毒疫情而死,政府卻在這時削減了衛生預算,並攻擊科學、教育、文化、環境,鼓勵飢餓和失業,此外還煽動了種族主義、大男子主義、恐同、仇外和各種只會導致被壓迫者分裂的偏見。

已有2000多人觀看了在我們同志們運作的臉書頁面「博索納羅下台」(「FORA BOLSONARO」)上直播的國際勞動節活動,這經由IMT的YouTube頻道轉播,可以在這裡看到全部內容。

讀者可以在此閱讀我們當地同志們發動推翻總統活動的聯署呼籲,以及目前一千多人簽署人的名單。

英國

IMT的英國支部《社會主義呼喚報》(Socialist Appeal )今年在英國各地舉行的一系列「扼殺法案」國際勞動節示威活動中進行了有力動員。這些抗議活動是為了反對保守黨政府試圖透過一項新的治安和犯罪法案來大規模限制人民抗議權。

在倫敦,《社會主義呼喚報》的支持者組成了抗議活動中規模最大組織最嚴密的團體,約有80名同志參加。上千名工人和青年湧入特拉法加廣場大規模抗議壓制性的治安法。有些年僅15歲的青年對馬克思主義的思想持開放態度並加入了革命派的游行隊伍。

一千多人游行到內政部並高呼「扼殺法案 」和 「呵呵,種族歧視的警察必須滾蛋 !」。在警察毒手下喪命的美國黑人喬治·弗洛伊德和英國女性沙拉·埃弗拉德的記憶在群眾的腦海中浮現。一個標語寫道:「當雕像還比較安全」,這指的是新法案對破壞私有財產的人判10年監禁,而對犯強奸罪的人只判5年監禁,這一事實著實令人遺憾 。

盡管「扼殺法案」游行的氣氛很激進,但抗議活動在某種程度上仍缺乏組織,這說明需要領導。大工會本可以很容易地動員大量人員支持這一反對該法案的鬥爭。他們本可以借此召集工人和青年舉行罷工以結束這一可惡的治安法案。他們沒有動員的這一失敗再次表明我們階級運動的最大弱點是領導。

加拿大

2021年5月1日,加拿大支部Fightback/La Riposte socialiste的同志們介入了三個不同城市的國際勞動節集會。

多倫多

在多倫多,我們在組織全加拿大最大線上國際勞動節集會中發揮了關鍵作用。這次在ZOOM上的線上集會約有400多人參加,還有數百人通過現場直播參加。該活動得到了來自60多個組織的支持,包括全國一些最大的工會。這次集會的三個主要要求是:

停止給老板們的緊急救助,國有化疫情中的奸商!

打倒資本主義——為社會主義而戰!

全世界工人和被壓迫人民聯合起來!

集會發言的完整視頻可以在這裡找到。

魁北克

在魁北克,IMT的同志們參加了由工會組織的國際勞動節大型集會。有超過4000名工人參加了游行,蒙特婁港的碼頭工人剛被聯邦政府剝奪了罷工的權利,他們走在了游行隊伍的最前面。

IMT組織的同志有50多人,我們直接在碼頭工人的後面游行。我們的一位同志還接受了新聞采訪,主張抵制用來破壞罷工的不公正法律。

除此之外,我們還有兩個同志參加了魁北克市的國際勞動節游行。我們的主張得到了一批示威者的歡迎,這一點從我們報紙售出近100份就可以看出

埃德蒙頓

在埃德蒙頓,由於艾伯塔省嚴峻的新冠病毒疫情形勢,國際勞動節也在線上舉行。艾伯塔省的活躍病例率在加拿大是最高的,這激起了人們對保守黨政府的痛恨,也激發了今年國際勞動節的戰鬥情緒。約有100人聚集在ZOOM上,有來自郵政工人工會、埃德蒙頓區勞工委員會、移民權利活動家、女性權利活動家、反帝國主義團體和反擊組織的特邀發言人。

我們的Lars同志發表了一篇激昂的演說 ,譴責政府對工人階級的野蠻攻擊,並痛斥他們控制疫情失敗舉措。你可以在這裡觀看該演講

捷克斯洛伐克

2021年5月1日,捷克斯洛伐克的同志們在國際勞動節這天開辦了一個題為「馬克思主義VS斯大林主義」的在線教育課。這次活動是自學校創辦以來最大的一次,包括了三次單獨的會議 ,有超過20名現場參與者。在當前的政治形勢和疫情下,這是整個捷克和斯洛伐克左派舉行的最大國際勞動節活動之一。

討論的主題是:國際勞動節的歷史和今天的革命前景,斯大林主義的起源,以及斯大林主義在捷克斯洛伐克的興衰。舉辦這次學習活動的重點原因在於,捷克斯洛伐克團體在發展中受到了越來越多的來自(自己在分崩離析的)斯大林主義團體的污蔑,而共產黨周圍的一些年輕同志也同情我們的想法。我們還必須反對把共產主義等同於斯大林主義,把爭取工人階級的權利和統治等同於官僚主義、極權專制主義等類似的資產階級宣傳。這場學習活動試圖澄清事實,並在這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功。

丹麥

國際勞動節示威活動在丹麥傳統上是一年一度的重要活動。它在上一次戶外舉行時(2019年)有3萬至4萬名參與者。

今年的情況有所不同。官方勞工運動以疫情為借口取消了所有國際勞動節的抗議活動,因此轉而舉辦在線活動。然而目前丹麥的感染率相當低——酒吧、學校和公共生活已經重新開張了。這顯然是官僚們的伎倆,他們不會走出像牙塔去見那些他們聲稱所代表的人。

自然,丹麥支部「革命社會主義者」(Revolutionære Socialister,RS)並不滿足於此,所以決定首次組織我們自己的國際勞動節集會。這是一項艱巨的任務,是這個組織有史以來嘗試過的最大的任務,沒有我們全體同志的參與是不可能的。我們向其他左翼組織和工會聯系,並從組織外找到了許多優秀的演講者,以及我們自己的同志們的一些精彩演講。

組織這次活動是為了抗議社民政府的種族主義、政治家在氣候問題上的不作為,以及雇主在大流行病期間對工人的攻擊行為。我們舉行了兩次靜止的抗議活動和一次在他們之間的游行。我們帶著橫幅、紅旗、音樂、戰鬥的吶喊在哥本哈根最大的街道之一游行,這無疑對許多人產生了巨大的影響 ——無論是旁觀者和參與者。值得注意的是,這次示威的氣氛比以往國際勞動節的抗議活動要激進得多:群眾是義憤填膺的,並准備和願意戰鬥。

在第一階段的抗議和游行中,大約有400人參加。我們總共賣出了相當於新台幣135,608元的材料,大約有50人報名加入和了解IMT的情況。

總而言之,這是一次極其成功的活動,它確立了RS在丹麥是一個嚴肅的、真正的革命左翼組織。

薩爾瓦多

薩爾瓦多「人民青年陣線」(Bloque Popular Juvenil,BPJ)的馬克思主義者成功介入了今年的國際勞動節游行。在經過長達一年多無法印刷我們的報紙《人青戰鬥報》後,我們得以重新印刷。我們把新一刊的封面獻給了弗洛倫齊的英雄女工,她們為反對資本主義制度的不公正進行了堅定的鬥爭。

我們分發了315份印好的文件。所有同志,特別是新同志的熱情是其中的關鍵。我們成功售出了價值相當於新台幣1764元的馬克思主義文獻。被傳統左翼政黨背叛的工人階級發現自己沒有一個革命性的階級工具來維護自己的利益。作為馬克思主義者,我們致力於建立一個在理論和組織上做好准備的干部組織,並能夠果斷地干預薩爾瓦多和整個中美洲階級鬥爭的強有力的組織,BPJ萬歲!IMT萬歲!

印尼

由於疫情和當局的鎮壓,今年的國際勞動節示威活動在更平靜的氣氛中進行。人數相對往年來說較少,每個城市約500人。盡管如此,印尼支部的同志們還是手裡拿著革命的報紙和文獻,在許多城市與工人和青年一起走上街頭。

在雅加達,多名示威者迅速被警察逮捕 ,其中包括我們的一名同志。數十輛警用卡車載滿了示威者。 這次大規模逮捕沒有任何司法理由。警察告訴我們:「這是一個工人的節日。而你們是學生,這就是為什麼我們不准你們參加這次集會」。我們回答他們,「讓我們看看有什麼法律規定大學生、中學生和青年不能參加工人的示威活動」。他們也無言以對。

當局理所當然地害怕五一集會上的青年和學生 。去年,這些年輕人引發了一波大規模示威游行。而今天,統治階級一看到任何示威就充滿了焦慮。疫情和隨之而來的危機暴露了政府的無能。他們看到身旁的社會氛圍一觸即發。這就是為什麼他們試圖預先阻止任何大規模的示威活動以免引發社會爆炸。泰國和緬甸就在海峽對岸,他們很清楚那裡正在發生的事情。

義大利

由於在5月1日受到惡劣天氣的影響,幾個城市的主要工會取消了這一傳統活動。

我們最重要的行動是於國際勞動節前夕即4月30日星期五在博洛尼亞舉行的參與行動,在該省的一個主要金屬工廠前,同志們銷售《革命報》(Rivoluzione)並分發像征國際勞動節的康乃馨,每朵康乃馨上都纏著一條紙帶,上面有「左翼階級革命」(Sinistra Classe Rivoluzione,SCR,IMT義大利支部)的標志和我們的口號。工人們捐贈了185歐元以示他們對馬克思主義思想的支持,之前我們的兩位同志再次當選為工廠代表也證實了這一點。

義大利博洛尼亞的同志們在該省一家主要金屬工廠外分發《革命報》和像征國際勞動節的傳統鮮花康乃馨。//圖片來源:SCR, IMT Italy
義大利博洛尼亞的同志們在該省一家主要金屬工廠外分發《革命報》和像征國際勞動節的傳統鮮花康乃馨。//圖片來源:SCR, IMT Italy

國際勞動節當天,博洛尼亞的同志們參加了幾次示威活動:兩次由工會組織,一次是反法西斯的,另一次是由送貨員組織的。他們總共賣出了85份報紙,為戰鬥基金籌集了265歐元,並收集了一些有意加入IMT的人的聯系方式。

在帕維亞(倫巴第),同志們組織了一次導游參觀,紀念1921年21歲時被法西斯殺害的該市共產黨創始人費魯喬·吉納格利亞(Ferruccio Ghinaglia )。40多人參加了活動,特別是考慮到天氣的原因,這是一個相當大的數字。步行在新的SCR帕維亞總部結束,在那裡我們提供了食物和飲料。

在米蘭,國際勞動節的前一天晚上,我們在UPS物流中心前擺了一個攤位,賣給了工人們34份報紙。

在帕爾馬,我們的同志參加了由無政府主義工會USI組織的活動。共有13名同志參加組織了一個攤位並分發了報紙。

在羅馬,唯一的國際勞動節活動是由義大利航空公司的工人組織的,該航空公司最近宣布破產,由CUB(幾個「基層」工會之一)組織了一次集會。約有一百人參加,我們為戰鬥基金籌集了52歐元,並售出了六份報紙。

即使在那不勒斯,傳統工會也沒有組織任何活動。然而我們參加了惠而浦工人的集會,這些工人為反對關閉工廠奮鬥了多年,我們在過去幾個月裡組織了工廠的長期游說活動。我們很受歡迎:有150名工人在場,我們賣了18份報紙。

近幾十年來的4月25日(納粹占領解放日)已成為左翼工人和青年春季日歷中日益重要的日子。在這一天,我們在義大利任何舉行了活動的地方進行了干預。我們取得了巨大的成功,特別是考慮到現在是處於疫情期間。我們賣出了500份《革命報》,為戰鬥基金籌集了超過750歐元,並遇到了30個有興趣加入的新人。

義大利的工人和學生們生氣勃勃,積極向上,「左翼階級革命」始終與他們在一起!

帕爾馬的同志們參加了4月25紀念日游行,紀念從納粹占領下解放出來。//圖片來源:SCR, IMT Italy
帕爾馬的同志們參加了4月25紀念日游行,紀念從納粹占領下解放出來。//圖片來源:SCR, IMT Italy

奈及利亞

奈及利亞工人與世界各地的工人一起參加了由奈及利亞勞工大會(NLC)和工會大會(TUC)聯合組織的國際勞動節集會。這一天的主題是 「新冠病毒疫情,社會和經濟危機:對體面工作和人民福利的挑戰」

奈及利亞分部「工人和青年替代運動」( Campaign for Workers’ and Youth Alternative,CWA)的成員在拉各斯和奧約州的伊巴丹參加了活動。我們的同志共售出139份《工人選擇報》(Workers’ Alternative)。

在拉各斯州,國際勞動節集會在奧尼坎體育場舉行。這次活動完全由州政府控制和贊助。這反映了奈及利亞工人階級目前面臨的僵局。工人們的要求,抗議和煽動示威的標語都沒有出現,這些都被犧牲在歡樂和輕浮的氣氛中。

拉各斯州州長巴巴吉德·桑沃奧盧 (Babajide Sanwo-Olu)先生表示自己是工人的同情者,他在演講前、期間和之後都喊出了聲援的口號,然後轉頭就向州NLC和TUC的領導層贈送汽車和許諾土地。有關工人的福利、最低工資、新冠病毒疫情對普通工人的影響、工廠的惡劣工作條件、工作不安全以及驚人的失業率等問題都沒有得到解決。

在奧約州首府伊巴丹,國際勞動節集會在奧克-阿多的自由體育場舉行。工人們穿著定制的服裝,上面刻著各種贊美該州州長塞伊-馬金德(Seyi Makinde )工程師的字樣。

與拉各斯州一樣,奧約州NLC和TUC領導人的發言以拍州長馬屁為主。這些諂媚之詞的基礎是每月25日或之前持續支付工人工資。勞工領導層將工人獲得工資的權利描述為一種特權。

沒有人提到30,000,00奈及利亞元最低工資如何因天文數字的通貨膨脹率、燃料價格和電費的增加以及其他許多對工人的攻擊而變得毫無用處。這表明勞工部的領導層已經變得多麼墮落和信譽掃地。

這一點在一名普通工人拒絕購買同樣參加集會的另一個社會主義組織的報紙時得到了證實,因為他們的名字中有「勞工」一詞,因此轉而購買了我們的報紙(《工人選擇》)。這位工人辯稱他不想與任何與工會有關的東西有任何瓜葛。

奧約州州長塞伊·馬金德工程師的講話同樣缺乏實質內容,充滿了對工會領導人的諂媚之詞。

這些事件進一步證實了托洛茨基曾經說過的話。「人類的危機歸根結底可以歸結為工人階級的領導危機」。

普通工人直接受苦於他們領導人和政府之間的妥協和詭詐的協議 。他們感到委屈並准備起義。我們聽到了鐵路工會奧約州分會抵制集會以抗議他們領導人的消息,。工人隊伍中存在著憤怒和挫折感,工人階級積累的憤怒轉化為質的飛躍只是一個時間問題。當這種情況發生時,工會的奸詐和反動領導將無法阻擋工人階級的步伐。

挪威

今年挪威分部「社會主義革命組」(Sosialistisk Revolusjon)的同志們與其他當地的左翼和活動團體一起在克裡斯蒂安桑慶祝國際勞動節。我們與Kampkomiteen、Rød Ungdom、Sosialistisk Ungdom、Latin-Amerika Gruppen以及其他左翼組織的成員一起慶祝了這一天。

雖然各團體在某些問題上有分歧,但各方都同意將國際勞動節作為一個鬥爭和團結日子來紀念的重要性。人們舉起紅旗,高呼口號,反對對敘利亞的戰爭和侵略 ,為巴勒斯坦和庫爾德斯坦爭取自由,最後要求富人為他們自己的危機付出代價。

游行從市中心開始,最後以在舉行演講的城市廣場結束 。弗雷德裡克同志作了一次講話,總結了去年的事件和今天的重要性,以及我們不應只是為今年秋天的投票拍手叫好,還必須在議會外為社會主義而鬥爭。盡管工會和左翼政黨選擇呆在家裡,但這一天還是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引用那首老歌

「懦夫畏縮不前,叛徒冷嘲熱諷,但我們仍要讓紅旗在這裡飄揚!」

巴基斯坦

在第三波新冠病毒疫情期間,巴基斯坦各地慶祝了2021年國際勞動節 。政府利用疫情這個借口對集會進行了嚴格的限制,盡管工人階級組織首當其衝地受到了這些所謂的限制,而宗教和資產階級政治集會卻逍遙法外。盡管有這些障礙,但巴基斯坦IMT的勞工陣線——紅色工人陣線(Red Workers’ Front,RWF)——還是在嚴格遵守社交距離守則的情況下舉行了盡可能多的「五一」活動。

紅色工人陣線為2021年國際勞動節活動印制了10,000張海報,這些海報被貼滿了全國各地——從北部的吉爾吉特-巴爾蒂斯坦到南部的卡拉奇,從東部的拉合爾到西部的奎達。我們的活動海報得到了工人們的熱烈響應,因為它的口號很激進,也因為我們是今年國際勞動節唯一真正印刷海報的人。

在與許多工會和協會的聯絡下,我們最初計劃在大約十幾個大城市舉行國際勞動節活動。由於國家當局的巨大壓力—在新冠病毒疫情限制的幌子下——我們只能進行少數的活動。幾乎沒有一個主要的工會獨立舉行任何有意義的勞動活動。

盡管有這些障礙,我們還是與鐵路工會一起在拉合爾的鐵路柴油機車棚舉行了一次參加人數眾多的活動。同樣,我們與公共工程部門的工人工會一起在巴哈瓦爾布爾舉行了一次抗議集會。

位於洛德蘭的勞動活動地點被當局當場取消,所以我們在洛德蘭新聞俱樂部前舉行了像征性的抗議活動。我們帶著我們的傳單和月報《工人輝煌》(workernama)出色地介入了俾路支省勞工聯合會和俾路支省雇員和工人大聯盟在奎達組織的兩個國際勞動節活動。

同樣,我們參加了全巴基斯坦鐵路工會大聯盟在卡拉奇坎特火車站舉行的像征性的國際勞動節活動,以及巴基斯坦鋼鐵廠工人在PSM所有員工行動委員旗幟下組織的國際勞動節活動。在所有這些活動中,我們的領導同志都有機會上台發言,他們的發言受到了工人們的熱烈歡迎。帕拉斯·揚同志在卡拉奇發表了言辭激烈的演講,而阿夫塔布·阿什拉夫和阿迪爾·扎伊迪在拉合爾向鐵路工人發表了演講。

由於對現場活動的嚴格限制,我們還在4月30日通過Mazdoor 電視台舉行了一次出色的網上國際勞動節集會。參加集會的有來自巴基斯坦水電開發局、鐵路、巴基斯坦廣播電台、卡拉奇供電公司、公共工程部門、市政工人、醫療工作者、教師、公務員協會、工業部門工人等的工會領導人和激進、戰鬥性的工人。

這個在線活動引起了工人們的共鳴,並獲得了超過10,000次瀏覽。同樣,Mazdoor電視台也播出了關於國際勞動節歷史和當前全球經濟形勢的兩個節目,有數以千計的勞動人民收看了這兩個節目。

5月1日晚,進步青年聯盟(PYA)還組織了一次備受贊譽的在線詩歌坐談會,並在Mazdoor電視台播出。

西班牙

馬德里

IMT的西班牙支部「階級鬥爭社」(Lucha de Clases)在馬德里的16名成員和同情者參加了由UGT-COO工會在當地召集的游行活動。我們賣出了19份報紙,以及31歐元的資料。在游行期間,我們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其他團體的成員問我們是誰,一些感興趣的人把他們的詳細資料留給我們。數以千計的人參加了游行,同志們的情緒很高。我們開始在馬德裡的左派中建立起形像,並正大步向前邁進。

塞維利亞

六位同志和一位同情者參加了塞維利亞的兩次示威:UGT-COO的示威和更激進的小型工會的示威。每場示威都有1500到2000人參加,後者的氣氛更加年輕。我們總共賣出了19份報紙,以及其他文獻和商品。

維多利亞·加斯蒂茲和多諾斯蒂

在維多利亞和多諾斯蒂,主要的國家和地方巴斯克工會組織了4次示威活動。天氣很差,但同志們還是介入了四次示威中的三次,同時在出售報紙和文獻。

巴倫西亞

巴倫西亞的國際勞動節在參加人數方面相當薄弱,因缺乏組織而受到影響。由UGT和CCOO召集的示威被封鎖在Ayuntamiento廣場,只有那些有票的人才能進入。然而盡管有這些限制,我們的同志還是賣出了一些報紙,我們能夠得到八個年輕人的詳細資料。

巴塞羅那

下午,一些規模較小的工會召集了一次大規模的示威游行,而在國際勞動節的上午,各個工會都有各種各樣的示威活動,這不幸造成了不團結和力量的分散。盡管如此,我們還是用宣傳我們加泰羅尼亞馬克思主義學校的傳單和銷售報紙進行了有效的干預。很明顯,支持獨立左派的中堅分子在這個城市裡對我們越來越熟悉,我們的同志也得到了許多與會者的認可。

格拉納達

在格拉納達,兩名同志參加了替代聯盟集團和爭取尊嚴的示威示威。約有300人參加,其中包括至少50名來自SAT(安達盧西亞的一個工會)組織Infoca計劃(森林消防員和維修工人)的工人。

馬拉加

在馬拉加,5名同志和1名同情者參加了活動。大約有2,000人參加了示威。少數納粹分子試圖擾亂活動,但他們立即被示威者驅逐了。我們總共賣出了103歐元的材料,並取得了一些聯系。CGT工會召集了一個單獨的集會,有100-150人參加,我們也參與其中。

瑞典

白天,在瑞典的幾個城市——哥德堡、斯德哥爾摩、馬爾默、卡爾斯塔德、赫爾辛堡、韋克舍、於默奧等等——組織了小型集會活動後,同志們和支持者們聚集在一起參加了「革命的51」在線集會。在經歷了一年的疫情和資本主義危機之後,170名參與者的戰鬥精神是可想而知的。

這些演講描述了資本主義的野蠻行徑,疫情之後的階級鬥爭,工人運動鬥爭,以及為社會主義而鬥爭的必要性。

工人們有大量的不滿情緒,但工人運動並沒有顯示出戰鬥性的前進方向。在集會的最後一次演講中,Ylva Vinberg總結道。

社會主義對他們(工人)來說並不存在,因為工人運動否定了這種可能性。但當我們用工人運動的創始思想——馬克思主義的思想——來重新喚起工人運動時,就沒有什麼能阻止工人階級為一個能給我們帶來真正未來社會的社會主義而鬥爭。

「這是有可能的。它是必要的。無產階級在這個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鎖鏈,他獲得的將是整個世界。全世界工人們團結起來!」

「太鼓舞人心了!」,「講得好!」,「感謝你們的精彩演講!在這個黑暗的時代,它是如此的鼓舞人心」,這是活動中一些熱情的評論。許多人表示有興趣加入IMT,我們希望歡迎許多新的階級戰士加入正在穩步增長的IMT隊伍。

瑞士

同志們在今年瑞士舉行國際勞動節活動的所有主要城市進行了干預。在巴塞爾和日內瓦這兩個城市,盡管天氣多雨,但仍有一千多人參加了示威活動——只比新冠病毒疫情前的年份略少一點。青年在這些游行中的大量出現表明了他們對變革的渴望和與資本主義作鬥爭的潛力。

瑞士分部參加了在伯爾尼、蘇黎世、弗裡堡、溫特圖爾和圖爾高的不同國際勞動節集會。這些活動的規模較小。在蘇黎世和伯爾尼,示威活動被禁止了。雖然在伯爾尼未經授權的示威活動中有數百人參加,但警方在蘇黎世鎮壓了所有示威者。同志們出售了新一期的《火星報》,(德語版Der Funke和法語版l’etincelle》。共賣出350份,我們遇到了許多有興趣加入瑞士馬克思主義者的人。

由於目前新冠病毒疫情的狀況,周末討論的主要焦點是「Maischule」也就是是一場為期兩天的德語馬克思教育學習營,是我們在周末的示威活動後組織的。它涉及的課題包括瑞士階級鬥爭的前景和我們的任務,婦女受壓迫的根源,馬克思主義者在工會中的作用,以及關於巴黎公社的閉幕會議。所有會議的質量都很高。170名與會者使會議取得了巨大的成功,這成為瑞士革命力量建設的一個重要裡程碑。

美國

盡管勞動勞動節起源於紀念芝加哥工人鬥爭和干草市場屠殺 ,但在美國,正式的「勞動節」被定在9月,這是統治階級在有意識切斷社會主義和工人階級的戰鬥性階級鬥爭精神。因此圍繞國際勞動節的許多勞工傳統已經消失。盡管如此 ,今年仍有一些由左翼團體和移民權利組織組織的示威活動。

美國支部《社會主義革命報》(Socialist Revolution )同志們參加的城市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多。紐約市、明尼亞波利斯、波士頓、紐澤西州紐瓦克、費城、亞利桑那州鳳凰城、舊金山灣區、洛杉磯、威斯康星州密爾沃基、科羅拉多州博爾德、密蘇裡州聖路易斯、芝加哥、俄勒岡州波特蘭、德州達拉斯等等。

紐約市

在紐約市,數十名同志參加了在曼哈頓唐人街和聯合廣場的兩個不同集會。他們設立了書攤,分發傳單和小冊子——並賣出了100多份《社會主義革命報》!同志們後來參加了在亞馬遜富豪貝佐斯曼哈頓豪宅前舉行的抗議游行。

明尼亞波利斯

明尼亞波利斯的同志們參加了國際勞動節游行,參加游行的還有其他左派組織,以及一些工會工人,如服務業雇員國際工會(SEIU)和明尼蘇達教師聯合會。在強大的BLM運動和最近對謀殺弗洛伊德凶手進行審判期間的抗議活動之後,許多人在尋找革命的社會主義思想,我們的同志們散發了許多傳單、小冊子和雜志。

波士頓

波士頓的同志們在波士頓下議院舉行的例行國際勞動活動中擺了一個攤位。然後他們游行到努比亞廣場,在那裡,他們成功接觸到了那些與自疫情以來被政治化並不斷尋找革命組織的人們。一位同志發表了激昂、富戰鬥性的演講,紀念了2020年的BLM起義,並提出建立一個獨立的群眾性工人階級社會主義政黨的要求,這受到廣泛好評。

鳳凰城

在鳳凰城,當地分部參加了「美國民主社會主義政團」(Democratic Socialists of America,DSA)為支持「捍衛工會組織權」(PRO)法案而組織的汽車大篷車和拉力賽。它的高峰出席人數約為70人,
這其中包括來自DSA和當地工會CWA、AEU和IUPAT的成員。這次活動規模大到吸引了兩個反動的反抗議者,同志們遇到了許多對馬克思主義和組織充滿熱情的人。

密爾瓦基

在密爾沃基,當地一個移民權利組織在一個拉丁裔工人社區組織了一次慶祝國際勞動節的活動並要求進行移民改革。同志們擺了一個攤位,是在場的唯一一個有桌子和政治文獻的馬克思主義團體。現場氣氛歡快而激進富戰鬥性,有諸如「Si se puede(我們可以!) 」和「團結的人民永遠不被擊潰 」這樣的傳統移民權利口號,也有諸如「密爾沃基是一個工人階級城市!」這樣的勞工口號。同志們後來參加了游行,並以對共和黨參議員羅恩·約翰遜(Ron Johnson)的抗議結束了游行。

紐澤西州紐瓦克市

DSA在紐瓦克組織了一次國際勞動節集會和游行,大約有200名來自移民權利和其他當地倡導組織的人參加。SEIU 32BJ和Rutgers Newark AAUP/AFT工會表示支持這次活動,盡管他們沒有出現在現場。我們的同志們是唯一帶來大量政治教育材料的團體,這引起了參與群眾的極大興趣。

委內瑞拉

盡管委內瑞拉殘酷的經濟危機已經持續了5年多,並造成了勞動大眾的深度衰退 ,但在全國各地的幾個城市還是發生了小規模的示威活動。

近年來,該國工人階級的生活條件已邁入世界上最糟糕國家的行列,他們的工資是世界上最低的。今年國際勞動節,馬杜羅政府宣布將工資提高289%。新的最低工資標准是每月10,000,000 Bs.,但實際上每月只有3.5美元。

人民革命替代(APR) 在加拉加斯人民勞動部前設立了一個糾察隊。來自不同國家工會的領導人參加了活動。IMT委內瑞拉支部「階級鬥爭社」(Lucha de Clases)的代表分別是來自 FOGADE、 SUTAG (印刷公司)和 INSOPESCA 的工會領袖威廉•普列托(William Prieto)、埃利塞爾•吉爾(Eliecer Gil)和盧米爾•卡斯特裡洛(Lumir Castrillo) 。他們發言捍衛了工人的權利,這些權力遭到政府資產階級調整政策的殘酷侵犯。

共產黨領導人和工會積極分子也發了言,其中包括共產黨總書記和國民議會APR的代表奧斯卡·菲格拉(Oscar Figuera )。就在示威活動附近,來自玻利瓦爾工人聯盟的國家領導人正在快速進行新冠病毒測試,因為他們要參加在總統府舉行的官方國際勞動節活動,在場的每個人都喊出了口號。「皮納特(Piñate勞工部長)——叛徒,你為老板辯護!」以及,「玻利瓦爾聯盟出賣了工人,親近了資本主義!」

在巴基西梅托的勞拉州 ,階級鬥爭社也參加了國際勞動節示威,其他的抗議活動在巴裡納斯、卡拉沃沃和阿拉瓜等地區舉行。

《火花》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台灣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加入我們」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