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 反史達林/毛主義, 歷史回顧, 馬克思主義理論

六四天安門事件:一份馬克思主義的閱讀指南

6月4日是1989年中國天安門運動被殘酷鎮壓的32週年。今年我們無疑會看到許多資產階級評論員發表文章,一如既往地利用1989年的悲慘事件煽情,為的不是解釋這場運動的實際內容,而是聲稱「共產主義/社會主義」如何是一個失敗的、不可行的制度,藉此斷言資本主義是人類唯一可取的社會體制。也因此,西方的媒體不斷把六四學運描繪成一場爭取在中國實施資產階級議會民主和復辟資本主義的運動。


然而,1949年的中國革命事實上是20世紀最重要的事件之一,它為中國的發展提供了巨大的推動。就像1917年的俄國革命一樣,全球的富人和當權者竭力掩蓋這些革命為工人和農民所取得的成就:使數億人擺脫了農村的落後狀態,摘掉了封建地主的枷鎖,使這兩個國家從帝國主義的淫威下解放出來。

然而,俄國革命被孤立在一個國家的事實,導致了特權官僚機構和史達林的畸形政權的崛起,使革命初期的真正工人民主被撲滅。[關於這一過程的分析,可以閱讀托洛茨基的優秀著作《被背叛的革命》]。我們必須明白的是,1949年的中國革命並不是1917年俄國十月革命的再版,因為它從一開始就以史達林的政權為藍本並具有官僚化的畸形特質。史達林主義的崛起及其專制的統治方法被用來掩蓋這些革命對參與革命的群眾的真正意義之真相。

真正的馬克思主義者拒絕美化這些政權,只希望揭開真相。就中國而言,這意味著我們反對中共當局對1989年事件的官方解釋,以及他們掩蓋真相的企圖。但我們也反對西方媒體對1989年事件的描繪。

事實是,在毛澤東去世和鄧小平崛起之後,中國采取了漸進的市場改革政策。這意味著在計劃經濟中引入市場元素。正是這種逐步市場化的後果——其中之一是導致非常高的通貨膨脹率——創造了點燃1989年運動的環境。當時的中國政權被大規模的青年抗議活動所動搖,抗議活動於4月中旬在天安門廣場開始,6月4日結束,政府派軍隊鎮壓了青年,殺死了數百甚至數千人。

我們必須捫心自問:這場運動是反對社會主義而支持資本主義,還是一場本能地朝著爭取工人和青年權利、爭取真正的社會主義、實行工人民主而不是官僚精英統治的方向發展的運動?

本閱讀指南旨在幫助任何想了解1989年事件及其起因的人來釐清這一切。

首先,馬克思主義者明白,過去在中國存在的根本不是真正的社會主義,而是一個可怕的扭曲。那時的中國沒有工人對工業的控制,也沒有得以讓工人階級管理社會的民主。的確,資本主義已經被1949年的革命所鏟除,計劃經濟已經到位,但權力掌握在一個有特權的官僚階層手中,以獨裁的方式管理社會。

如此政權的行徑很容易被有心人士用來在全世界的工人和青年眼中詆毀真正的社會主義。西方的資本家用對正在為更好的社會而奮鬥的工人和青年說:「你們想要革命嗎?革命就會變成那樣!」,並把資本主義說成是無法超越的最佳社會體制。

另一方面,中共政權也把1989年的運動說成是親資本主義的反共暴動,把他們自己的政權說成是真正的共產主義政府。時至今日,西方的一些左翼人士仍將中國說成是一個真正的社會主義政權,拒絕承認該政權在過去是史達林主義性質的,也拒絕承認它後來成為了一個資本主義政權。這些為中共當局辯護的人拒絕承認1989年天安門事件中有任何積極意義,並將當時的抗議者描繪成自始至終都是美帝國主義中情局操縱來推翻中共的走狗。這一立場的諷刺之處在於,鎮壓天安門運動的官僚正是逐步推動導致資本主義在中國復辟的那些人。

我們可以看到,天安門抗議活動不僅僅是簡單的支持或反對「社會主義」。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歷年來對天安門發表了大量文章,分析事件本身及其在歷史上的意義。以下的閱讀書單包括了一系列從馬克思主義角度分析中國1989年運動的文章。

這份清單中的第一篇文章是由丹尼爾·摩利撰寫的「中國:從革命到天安門」。此文提供了天安門事件背後的重要的背景脈絡,解釋了於1949年成立的中共政權的性質,它在1980年代開始引入的親市場政策,以及這些政策的影響如何造成不滿情緒,從而造就了1989年的天安門運動。

文中還分析了學生運動的正面因素和負面因素,包括確實有一些階層對資本主義抱有幻想——事實上,其中許多人後來成為事實上的資產階級自由主義持不同政見者,有些人後來流亡國外,在西方大學裡為自己創造了舒適的學術生涯。

然而,1989年運動內重要因素之一是工人階級的角色,這透過了北京工人自治聯合會(工自聯)的登場而表現。工自聯並不是一個親資本主義的組織,而是中國工人反對鄧小平在當時推動的市場「改革」的真正表達,因為這些改革加劇了不平等和惡化了工作條件。

在原載於端傳媒而被我們翻譯成英語後發表的「邊緣化的六四論述:八九春夏,其實發生的是『兩場運動』」(吉漢著)一文中,對當時天安門廣場上出現的不同趨勢提出了非常值得參考的觀點。文章對當時運動內確實存在的更傾向於自由資產階級民主的階層進行了分析,同時也縱覽無產階級參與者的角色。文章顯示,工人們本能地不是反對「社會主義」,而是訴求走向真正的社會主義。這是值得強調的一點,因為無論是西方的評論家,還是中國的官方說法,都沒有興趣提及這一重要的因素。

事實上,正是在這場從學生抗議開始的運動開始吸引有組織的工人參與後,鄧小平政權才最終結論他們需要采取嚴厲的鎮壓措施。這時,他們把軍隊招了進來,藉此明確地警告中國群眾天安門這種抗議活動將受到野蠻的打擊。隨後,他們試圖埋葬所有關於這樣一場工人運動的記憶。

天安門運動對今天也有重要的教訓。進來我們目睹到了和89運動有不少共同點的群眾運動,特別是在東南亞。這些運動顯然是由世界範圍內的資本主義危機引發的深度發酵所推動的。然而,這些運動內確實民主性質的訴求占主導地位,例如在香港和泰國。這使得公開的資產階級自由主義分子得以成為運動的主導者,也使得更多公開的反動趨勢能夠將運動導向階級鬥爭之外。

早在1989年,正是那些公開的親資份子疏遠了工人。他們認為,堅持不懈地爭取民主意味著向西方資產階級民主政權靠攏,比如歐洲或北美國家。在今天的緬甸,我們也看到了一場革命規模的運動內起初普遍幻想西方「民主國家」會來幫助他們。當然這種幻想隨即就破滅了。

在世界資本主義深陷危機的情況下,每個國家的貧困和失業都在增加,把運動簡單地限制在民主訴求上意味著削弱運動本身的能量,因為空洞的民主訴求對工人階級的吸引力較小,而工人階級卻是唯一能夠持續為真正的民主而鬥爭的力量。因此,這些通常是由年輕人推動的民主運動——至少在早期階段——需要采用階級觀點,並理解爭取連貫的民主鬥爭不能停留在單純的民主要求上,而必須著手解決勞動人民面臨的緊迫問題。這意味著,爭取真正民主的鬥爭必須成為推翻資本主義和建立工人民主即社會主義的鬥爭。否則,在將運動的目標限制在民主訴求上,最終是無法達成任何目標的,就連民主改革的目標都達不到。

青年在打開革命的閘門方面可以發揮關鍵作用,但他們也必須采取階級觀點。因此,在參與這種性質的運動時,馬克思主義者的任務就是要積極支持群眾的進步願望,同時堅定地與反動分子進行意識形態鬥爭。1989年運動的領導層由於被反動的人士主導,至少在某些階層中是這樣,而官僚機構正是看中了這一知名弱點,因為他們可以利用它把運動描繪成某種反革命陰謀。

然而,在粉碎了敢於挑戰政權的學生和工人之後,中國官僚機構意識到他們必須謹慎行事,因此決定放慢市場改革的步伐,但在兩三年內,他們感到有足夠的信心繼續實施他們的計劃。從1990年代初開始,向資本主義過渡的速度加快,最終導致整個經濟按照市場規律運作的局面,所有這些都由中共黨國贊助和支持的。

關於我們對上述過程的分析,可以參考《中國通向資本主義的新長征——第二部分》,和John Peter Roberts的著作《中國:從不斷革命到反革命》一書中的相關章節。我們提供的事實和數據追溯到1978年的中共第一個試探性改革步驟——一開始是在整體計劃經濟下的市場刺激,最終導致2000年代資本主義方法成為主導。那些指責天安門運動是親西方、親資本主義和反共產主義的官僚們,實際上是計劃經濟體制面對的最大危險。盡管他們高喊著「人民」和「社會主義建設」的言辭,高層的官僚們並不滿足於成為特權的官僚精英,而是渴望所有權和將其財富傳給後代的權利。要了解今天的中國是什麼,以及它不是什麼,這些文本是必不可少的讀物。

推薦閱讀

事件總覽

本文是一篇對六四運動從頭到尾的全面概述。這篇文章研究了運動發生的社會和歷史背景,同時也為未來的鬥爭總結了關鍵的經驗教訓。

學生運動的作用

這份由我們台灣的一名同志所撰寫的傳單,探討了在六四鬥爭前學生的激進化現像,並研討了學生領袖在運動中的錯誤。

工人的作用

這篇最初於2019年5月28日由香港端傳媒所發表的文章,我們在隨後獲取許可後翻譯成英文並重發在《捍衛馬克思主義》網站上。我們認為這篇文章對1989年在中國發生的事情提供了一些可取的見解,特別有趣的是它對當時中國工人內部運動作用的評論。然而,我們並不同意文章結尾對今天情況的悲觀看法。

資本主義在中國的復辟

這份研究資本主義如何在中國恢復的文件於2006年7月由IMT的世界大會通過。該文件的第二部分研究了導致六四事件的過程以及該事件對1990年代變化的影響。

本章更詳細地概述了中國資本主義復辟的整個進程。(尚無中文版)

《火花》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台灣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加入我們」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