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時事分析

川普「起義」與混亂的美國資產階級民主

2021年轟轟烈烈地拉開了序幕。昨天的事件毫無懸念地暴露了美國資本主義危機的深度——而這僅僅是個開始。即使在美國內戰前後的動蕩年代,我們也從未見過美國國會大廈被抗議者攻破–而且是在現任總統的鼓勵下攻破的!美國政府的恐怖襲擊反制措施被啟動,催淚瓦斯在走廊裡飄散,至少有一人被槍殺。正如前總統小布希所言,這些是人們在所謂「香蕉共和國」——即在一個被美帝國主義干預蹂躪的國家,而不是在美帝野獸自己的肚子裡——所看得到的場景。


美國資本主義及其體制就像一棟布滿白蟻的房子——而且腐爛正在迅速蔓延。它可能在表面上看起來結構健全,但如果你踏上門廊,地板會立即被踏破。辯證法解釋道,事物會變成它們的對立面。幾十年來,美國是主要資本主義國家中最穩定的國家。現在,全世界都在看著右翼抗議者在聯邦政府最重要的三座大樓之一內暴動。就像個樣板村一樣,美國政府的「萬能」機構已經暴露出其比表面上更弱小、更虛弱的一面。

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根本危機,導致世界帝國主義的「堡壘」出現了巨大的社會不穩定和衰退。這體現在尖銳的社會兩極分化與大規模的政治混亂相結合勞工階級內部的扭曲分化是由於資本主義的僵局和缺乏大膽的階級獨立的政治和工會領導造成的。如果把勞工階級幾十年來積壓的憤怒引導到建立一個新的群眾政黨,並利用工會的力量,以階級為基礎為所有工人的利益而鬥爭,2020年和今天的情況就會完全不同。

近年來,我們已經看到了許多急劇的、巨大的變化,但更多的巨變也即將到來。局勢的混亂、混亂和缺乏夠格的領導,給勞工階級帶來了許多障礙。但它也帶來了許多機會。列寧解釋道,社會進入前革命時期的第一個條件是統治階級內部的分裂,不能再以傳統的方式進行統治。在美國歷史上,只有內戰前的時代才能看得到統治階級及其政客們像今天這樣激烈地分裂。

在過去的幾百年裡,我們一次又一次地看到,當統治階級陷入癱瘓和矛盾的時候,群眾就會感覺到機會,並衝進突破口,試圖實現根本性的改變。然而,昨天我們看到的,並不是勞動群眾奮起反抗,掌握自己的命運改變社會。盡管那些揮舞著南部聯盟國旗幟[1]的參與者妄想自己正在進行著偉大的革命,但他們離革命最遠的社會份子。這些人是反革命的暴徒,他們感覺到了一個機會,通過強襲世界帝國主義反動的關鍵機構之一來顛覆體制,試圖把它進一步推向右翼。

國會之亂

美國國會原定於今年1月6日召開聯席會議認證選舉團投票的日子,被廣泛預期將是華盛頓緊張的一天。這是川普試圖將去年大選稱為「騙局」的高潮,總統在參議員認證選舉人的同時,組織了一場「拯救美國大遊行」。

這次集會聚集了數千名最狂熱的川普支持者,其中許多人是從全國各地的偏遠地區趕來的,包括數百名武裝民兵、「驕傲男孩」和其他極右派反動分子。

川普在去年6月強烈反對「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運動,甚至要求軍隊對其鎮壓,現在他卻在「讓美國再次偉大」帽子、美國國旗、川普旗幟、聯盟國旗和「警察的命也是命」運動旗幟的小海洋中發表演說。他呼籲他的支持者前進國會山莊前的賓夕法尼亞大道,向美國國會表示憤怒。川普的私人律師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甚至呼籲群眾掀起「比武審判」。

當局面對此次暴亂的態度與其面對「黑人的命也是命」抗爭的舉措大相逕庭。防暴警察和國民警衛隊在華盛頓每座建築和街角巡邏的軍事化場景沒有出現。警方對川普遊行完全沒有準備,警隊內甚至有人公開同情示威者。他們當然沒有去年用來對付BLM抗議者的數量和裝備,盡管在遊行前的幾周內,右翼團體網站都已經非常公開地在策劃暴力行動。

當日下午2點前左右,在親川普的國會議員反對亞利桑那州選舉投票認證的同時,國會大廈外的人群衝過了微不足道的警察路障,湧入政府大樓,爬上牆壁,撞碎窗戶。這條突發事件迅速稱為全球頭條新聞,數百萬人看著暴徒躍過窗戶,在國會大廈的大廳內示威,而參議員們則蹲在地上,被護送到具武裝防守的會議室內。

抗議者們湧入大樓,並迫使使國會會議煞車。他們繼續占領和洗劫議員們的辦公室,包括議長佩洛西的辦公室,其信件和標語牌被當作戰利品搜刮。警方動用了催淚瓦斯,並召集聯邦調查局和其他武裝人員奪回大樓。整個華盛頓特區兵力2700人的國民警衛隊,和650名弗吉尼亞州國民警衛隊被動員起來恢復秩序。幾個小時後,紐約州長庫莫又派遣1000名紐約國民警衛隊,幫助國會山莊恢復平靜。在全國各地的一些州的首府,也出現了小規模同情、支持川普的示威活動和入侵政府大樓的事件,不過沒有達到華盛頓特區抗議活動的程度。

川普和他在國會內的死忠支持者們幾乎肯定沒有計劃讓人群入侵國會大廈——但他們確實有在玩火自焚。當極右派於2017年在弗吉尼亞州夏律第鎮(Charlottesville)發動示威時,川普曾熱情鼓勵。在去年秋季的總統辯論中,川普也駭人地指令「驕傲男孩」們:「請退後待命」。川普的攻擊犬們厭倦了待命,掙脫了狗鏈,齜牙咧嘴地衝向主子的敵人們。

這是一場波拿巴主義政變企圖嗎?

這一切當然是極富戲劇性的事件!但作為馬克思主義者,我們必須保持分寸感。這並不是一場有組織的、瀕臨推翻美國政府、強行建立法西斯政權以鎮壓工人和左派的政變。遠非如此!勞工階級仍然是這個國家的壓倒性多數,一旦動員起來為自己的利益而戰,就可以用小手指把這些垃圾掃到一邊。

波拿巴主義以拿破侖·波拿巴為名。當社會經歷了一個深刻而長期的不穩定時期,階級鬥爭陷入僵局,兩方相互疲憊時,就可能出現波拿巴主義。在這種情況下,可能會出現一些看似凌駕於階級之上的人,他們先是操縱和倚重一個階級或階層,然後再倚重另一階級或階層,在國家機器的支持下,重新實施秩序,以武而治。

我們必須保持一種分寸感。這些事件雖然極富戲劇性,但並沒有達到推翻美國政府政變的規模。//圖片來源:Frypie
我們必須保持一種分寸感。這些事件雖然極富戲劇性,但並沒有達到推翻美國政府政變的規模。//圖片來源:Frypie

要實現這一點,即將稱為波拿巴主義者的人必須得到軍方重要部門的支持。川普不具備這個條件。就在三天前,所有十位在世的前國防部長在《華盛頓郵報》上發表聯合聲明,捍衛選舉結果,並警告說軍事介入選舉將「把我們帶入危險、非法和違憲的領域」。如果軍隊真的被動用,那將會是為了除掉川普,而不是讓他當上獨裁者!

僅僅靠驕傲男孩、「匿名者Q」陰謀論[2]者和其他極右派不足以建立獨裁政權,他們也不是國家機器的一部分(盡管一些個別成員被確認為軍人和員警)。即使沒有組織和領導,這些數量上微不足道、組織性差的社會力量也可以通過勞工階級的大規模行動迅速被反制——儘管毫無疑問,這些人可以在個體規模上造成嚴重的傷害,而且如果不及早治療,即使是一個小小的癌細胞也會轉移成更致命的東西。然而,這種波拿巴主義威脅只有在未來十年或二十年內勞工階級不能奪取政權的情況下,而且只有在一系列嚴重挫敗之後,才會有實現的前景。現階段如果「反革命的鞭打」勢力朝奪政的方向移動,只會造成更大的社會不穩定,促使勞工階級覺醒。

現在美國社會內對當下極右冒險事件的一種不對等反面的回應正在醞釀著——不對等的原因是,美國社會中促進社會進步的力量遠遠超過了倒行逆施的右派暴徒。直接參加喬治·弗洛伊德運動或從支持其訴求和行動的千百萬人中的大多數,是這個國家真正的革命未來。運動在更高層次上重新發動進攻,只是時間問題。

川普的異想世界和共和黨的分裂

國家教育系統、資產階級政客、主流媒體、教會和其他資本主義統治機構向我們灌輸「美國是現存的或曾經存在的最民主的國家」的經文。馬克思主義者不接受這些庸俗的說詞。我們必須審視這個世界的真實情況。

雖然不經意間,川普其實已經幫助揭露了真相。拋開數十億的企業競選捐款和富甲天下的說客大軍,美國的「民主」並不是建立在「一人一票」的概念上。歸根究底,社會大多數人的想法和願望對政府政策沒有直接影響。政府三大部門的決策,最終都是為了維護和在資本主義體制的框架內進行的。在經濟和社會危機時期,這就給統治階級一點寶貴的斡旋餘地。

資產階級首先關心的是整個體制現今和將來的利益。他們明白,如果人們相信自己真的有發言權,他們就更有可能接受大企業的支配。但是,對現狀根深蒂固的不信任感正在滲透到左派和右派中。當越來越多的人開始看清現實時,維持資本主義的穩定性就越差,制度變革的前景就越大。

川普決心爭取留在白宮,加劇了共和黨內的深刻分歧。//圖片來源:Gage Skidmore
川普決心爭取留在白宮,加劇了共和黨內的深刻分歧。//圖片來源:Gage Skidmore

但川普只關心自己眼前的私利。他的自大行為正在撕開長期以來被掩蓋,不為社會多數人知悉的階級專政現實的布幕。這就是川普與他本人所屬的統治階級的多數之間持續衝突的根源。

川普自首次宣布競選總統以來,就積極破壞美國選舉制度的正當性。雖然他在2016年贏得了選舉人團選票和總統大位,但他的普選票則比對手少300萬張。當時他並不滿足於戰勝他眾多受辱的對手,順利成為地球上最強大的人,卻堅持認為當年存在大規模的選舉舞弊,並聲稱自己也贏得了普選票。在2020年大選前,川普斷言只有大規模舞弊才能讓他敗選,並拒絕承諾會促成權力的和平轉移

自去年11月以來,川普身邊的顧問們支持著他的大規模舞弊妄想。被任命監督選舉相關技術安全的共和黨人克雷布斯(Chris Krebs)在擔保了選舉結果的有效性後,被川普毫不客氣地解雇了。甚至一度被視為「川家軍」一卒的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在公開表示他沒有看到任何重大舞弊的證據時,也被炒魷魚了

川普對選民意志的「尊重」,從他最近給喬治亞州州務卿拉芬斯佩爾(Brad Raffensperger)的致電中可見一斑。盡管拉芬斯佩爾是右翼共和黨人和川普的支持者,但他還是監督了喬治亞州的總統選舉,並捍衛了選票統計結果,雖然選票統計顯示拜登獲勝。川普要求拉芬斯佩爾「重新計票」並「找來」他勝選所需要的11780張選票。

川普決心爭取留在白宮,加劇了共和黨內的深刻分歧。這些分歧在他2016年大敗黨內建制派後被掩蓋起來,而全黨因他的壓倒性引力而團結一致,甚至得到加強。即使是在2020年的失敗中,他也把黨內的人控制住了。但他輸不起的脾氣終於迫使黨內許多人在支持或反對資本主義統治的基礎機構之間選邊站。

至於美國資產階級,他們普遍從不認為川普是他們階級利益的可靠代表,現在他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有力地表達了對總統的不滿。這其中包括歷來是大企業代言人的美國商會,以及代表1.4萬家大企業的全國制造商協會(NAM)。NAM敦促副總統彭斯在川普完成最後兩週任期之前,「認真考慮」彈劾他。就連支持川普的《紐約郵報》——右翼傳媒大亨默多克(Rupert Murdoch)的喉舌——最終也呼籲川普接受選舉結果。

未來的出路

在疫情和經濟崩盤的背景下,我們不能忽視勞動階級握有的巨大潛力。勞工階級是國家的絕大多數,沒有他們,什麼也生產不出來,什麼也運輸不出去。勞工階級不僅能夠使資本主義經濟停擺,而且也是唯一能夠打敗川普主義、從根本上改造社會的社會力量。

勞工階級應該動員來為爭取大膽的社會訴求綱領而抗爭,包括保證每週1000美元的最低工資,停止房客驅逐,限制房租不超過房客收入的10%。鑒於危機的深度,這些要求如果得到數百萬工會工人的認真推動,將鼓舞千萬人,並獲得巨大的呼應。這也將削弱川普擺出「勞工之友」形象的犬儒企圖。

只有勞工階級才有能力讓資本主義經濟停擺,打敗川普主義,從根本上改造社會。//圖片來源:國際碼頭和倉庫工人工會
只有勞工階級才有能力讓資本主義經濟停擺,打敗川普主義,從根本上改造社會。//圖片來源:國際碼頭和倉庫工人工會

為這些訴求而戰的群眾運動將跨越反動的黨派分化,在階級的基礎上團結工人。如果沒有領導,這是不可能發生的。盡管年輕一代工人中存在著不滿的情緒和日益增長的階級意識,當下的美國工會領導沒有提出這樣的觀點。馬克思主義者必須與目前在工會中從事建立反對派網絡的人合作,用革命的馬克思主義理念為工人的鬥爭注入活力。數以百萬計的工人正在朝著階級鬥爭的方向前進,這一點從疫情以來爆發的數百次野貓式罷工以及谷歌等重要企業工作場所內組織新工會的嘗試中可以看出。

雖然川普的任期只剩下幾天,但人們普遍談論彈劾或援引美國憲法第25條修正案,該修正案提供副總統和內閣罷免無法「履行職權」的總統的職權。新冠病毒疫情持續肆虐,疫苗推廣不均衡,幾乎每天都有創紀錄的死亡人數。民主黨最近在喬治亞州參議員第二輪選舉內取勝後,現在控制了國會兩院和總統府。隨著經濟蕭條的逼近,他們將受到考驗,現在沒有嚴重的借口不通過措施,實現為數百萬苦苦掙扎的工人提供高於姑息性救濟的支援。

事態發展迅速。我們將在未來幾天和幾週內提供更多更新和分析。但有一點是明確的:只有階級獨立和激進的行動才能指明前進的方向。美國左派的弱點與大多數左派試圖遷就和配合民主黨有直接關系。這就是導致目前災難的方法。但是,現在改弦更張還來得及!有了革命的觀點和階級獨立的綱領和組織,勞工階級可以構建它所需要的領導層,以終結美國資本主義現在和未來的恐怖。我們應該為工人政府而戰!只有革命社會主義才能打敗川普主義!

我們正在目睹美國資產階級民主和整個世界資本主義的持久死亡呻吟。這一切都發生在氣候變化加速的生存危機陰影之下。馬克思主義者的歷史任務是建立能夠催化勞工階級以革命的民主和物質富足的世界取代資本主義的臭屍的主觀因素。革命和改造群眾意識的分子過程正在推動千百萬人朝這個方向前進。如果你同意這些想法,我們邀請你加入IMT

註釋

 [1] 譯註:美利堅聯盟國(Confederacy of America)是美國內戰前夕南方各維持黑奴的州政府所組成的政權。在當今的美國這回內,聯盟國旗幟通常被極右和白人至上主義者擁護。

[2] 譯註:匿名者Q(QAnon)是盛行於美國右派之間的陰謀論,認為川普正在同美國政府權貴高層內的撒旦教戀童網路發動秘密聖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