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 台湾, 时事分析

台海危机最近为何升温?

关于中国、美国和日本在台湾问题上可能发生军事冲突的讨论最近明显升级。拜登政府正在继续执行川普在台海问题上与中国强硬对抗的政策,日本也紧随其后。同时,中国正在迅速扩大其在台湾海峡周围的军事活动。台湾和整个地区人民的生命被当作大国博弈中的一只棋子。危机为什么在现在升温?它将导致什么后果?出路又何在?


台海危机的起源

台海问题既敏感又复杂,需要梳理脉络才能加以理解。

台海问题是在1949年中国革命胜利和国民党反动政权的残余势力被驱逐到台湾之后起始的。对台湾的控制权是国民党在1945年才从日本人手中接下的,而台湾群众在1947年曾经起义反抗国民党政权

为了遏制革命在东亚的蔓延,美国帝国主义支持了台湾的蒋介石独裁政权并反对新成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也维持了前者在联合国作为中国的「真正」代表的地位。

然而,在1970年代,为了在中苏分裂中促成中国与苏联持续对抗,美帝国主义开始就台湾问题上做出让步,希望通过逐步结束与国民党政府的正式关系,并在纸面上承认台湾是中国的主权领土,来获得北京的青睐。同时,美帝国主义仍透过于1979年实施的《台湾关系法》来保持同台湾的关系,该法维持美国在台湾的势力,以确保一个独立于北京的政府继续在岛上存在,并持续向美国购买军备。

在此后的几十年里,台湾不断处于中国的控制之外,但也发生了一些重大变化。国民党仍然存在,但通过群众斗争,台湾已经从一介独裁政权转变为资产阶级民主体制。国民党不再是中共的历史宿敌,而是现在成为后者在岛内的盟友,对抗这目前执政的资产阶级民主进步党。

由于民进党源自于台湾民族主义运动,中共将其视为一种分裂主义的威胁,并拒绝与其交涉。中方经常威胁要「用武力统一台湾」,最近更派遣战斗机侵入台湾领空以展示他们的作战实力

美国和中国之间的紧张关系加剧的逻辑,使民进党成为今天美帝国主义影响台湾的主要管道。

拜登与美国帝国主义的处境

过去,在通过《台湾关系法》在台湾保持势力的同时,美国会避免与台湾政府进行官方和正式的互动。这主要是为了避免与中国发声公开冲突,让美国可以通过更「微妙」的方式来对付后者。 这些日子随着唐纳德·川普的就任而告终,后者在2016以美国总统当选人的身份接受了民进党籍台湾总统蔡英文的贺电,这是与美国有正式邦交关系的国家才有的待遇。在川普和中国的贸易战开打后,美国与台湾政府开始进行了公开的外交交流,贸易战的一部分。

狂人川普固然扰乱了世界资本主义秩序。但他不是世界陷入混乱的成因,而是世界资本主义体制矛盾的一种表现。川普所立定的政策方向也没有被拜登扭转。正如拜登延续了川普的大部分国内政策一样,他也维持了后者在过去四年里制定的大部分外交政策。在东亚,这意味着在包括台湾在内的一些敏感问题上提升与中国的公开冲突。

美国海军在亚太地区的最高司令菲力浦·戴维森(Philip Davidson)上将在39的国会听证会上声称,中国可能在未来6年内入侵台湾。几周后,另一位高级军官约翰·阿基里诺(John Aquilino)上将也公开重申这一观点。在海军将领们「敲响了警钟」之后,美国国务院随后发布了新的指导方针,明确鼓励台湾和美国官员之间进行「工作层级的会议」。

此后,由前民主党参议员克里斯·陶德(Chris Dodd)率领的美国代表团高调访台,并着重强调了陶德「与拜登的亲密个人关系」。陶德代表拜登会晤了总统蔡英文以及一些台湾官员和政客。

这场戏码随之而来的第三幕是美国逼迫日本首相菅义伟发表一份特别提到台湾的联合峰会声明。 虽然声明本身是模糊的,但自1969年以来就没有在这样的背景下提到过台湾,因为这样做意味着日本承诺会与美国一起干预中国任何进攻台湾的尝试。4月26日,英国政府也公开调度了一艘航空母舰前往日本,准备参加美国将参与的联合演习。

美国政府在台湾问题上的模棱两可的立场日益削弱,但它是否准备在军事上介入,仍然令人怀疑。这场冲突的意义在于,在亚洲,军事力量的天平已经从美帝国主义那里倾斜到了中国。//图片来源:美国太平洋舰队,Flickr
美国政府在台湾问题上的模棱两可的立场日益削弱,但它是否准备在军事上介入,仍然令人怀疑。这场冲突的意义在于,在亚洲,军事力量的天平已经从美帝国主义那里倾斜到了中国。//图片来源:美国太平洋舰队,Flickr

台湾长年以来在任何正式场合都被美国当作一种不存在的东西。但在当今美国的虚张声势和对台湾新「亲近」举动背后,藏匿者美国意识到它不再是亚洲最强大的军事力量的惊恐。尽管中国离推翻美国在全球的霸权地位仍有一段距离,但在其「后院」亚洲范围内称霸是咫尺之间的事。

如此的情势让西方帝国主义的谋士们惊慌失措。《经济学人》杂志最近煽情地发表了一篇将台湾誉为「全世界最危险的地方」的社论,以以下事实为他们的佐证:

「中国海军在过去5年里启航了90艘大型舰艇和潜艇,是美国在西太平洋地区的四到五倍之多。中国每年制造100多架先进的战斗机;它已经部署了太空武器,并拥有可以打击台湾、美国海军舰艇和美国在日本、韩国和关岛的基地的精准导弹。在模拟中国攻击台湾的战争游戏中,美国已经开始输了。」

拜登的进来的一系列举措,就是试图通过发挥美国潜在的力量来重新确立其在亚洲的主导地位。

台湾对美国确实有一定的经济重要性——例如作为领先世界的微晶片生产国——但这并不是根本问题。如果事情严重道一定程度,美国会放弃对台湾的影响。台湾的重要性在于它成为了两个帝国主义大国角力的场地。

诚然,某些过去的外交常态已因需要而被撕毁,但美国在保卫台湾不受中国威胁方面没有做出绝对的承诺。这种模棱两可的态度并不是偶然的。美国不可能真的与中国开战。如果就台湾问题上爆发战争,中国会无所不用其极地试图取胜。因此,美方这种模棱两可的态度成为他们避免面对这种情况的逃避条款。

缺乏保卫台湾的明确承诺也是美国胁迫台湾购买更多美国武器的一种手段。多年来,美国对台湾的武器销售持续上升。仅在2020年内,台湾就从美国购买了50亿美元的武器,而后者还胆敢抱怨台湾的国防开支仍然太低。但连美国人都不认真相信,在没有美军的直接干预下,台湾仅凭美国的武器就能阻止中国的入侵,这一点连狂热的帝国主义智库卡托研究所都指出了。美国对台湾的任何形式的「支援」,其实都是在骗取台湾的公帑。

菅义伟和日本:美国迟疑的跟班

站在拜登身边,摆出一副勇敢的样子的,是日本的菅义伟政府。然而菅义伟并不热衷于就台海问题上同中国发声冲突。正如《金融时报》所披露的,日本只是在美国的疯狂劝说下才被哄骗着发表了提及台湾的联合声明。在美日联合声明发表后不久,菅义伟随后在国会会议上澄清,在涉及台湾问题时,日本 「根本不以军事介入为前提」。

日本如此迅速地在军事参与上划清界限,反映了一个简单的事实:它在军事上已经不是中国的对手。一项估计表明,日本需要将其国防开支从国内生产总值的1%增加到2%,即每年多花费1000亿美元,才能在军事方面有效地对抗中国。这是他们几乎无法负担的开支。在去年经历了有史以来最大幅度的经济收缩之后,日本的债务与GDP之比在所有工业化国家中是最高的。况且日本正在经历著第四波新冠病毒爆发。

尽管如此,日本在与中国的整体竞争中不会简单地与美国决裂。它仍然是一个强大的资产阶级国家,是世界最大的,在世界市场上与中国利益竞争几个跨国集团的所在地。日本资本与西方资本也深深交织在一起。

日本菅义伟政府踌躇滿志地支持美国。政府虽乐于渲染反中情绪,但它面临着自己的内部问题,没有能力认真挑战中国。//图片来源: 公共领域
日本菅义伟政府踌躇滿志地支持美国。政府虽乐于渲染反中情绪,但它面临着自己的内部问题,没有能力认真挑战中国。//图片来源: 公共领域

菅义伟的考虑还有一个国内层面。他所领导的右派自由民主党政府正濒临危机。在从前任首相安倍晋三接下了元首职位后,菅式的政府仍然继续灾难性地错误处理疫情。他本人亦因自己儿子所涉及的贪污丑闻而招致社会反感。日本民众对执政政府的不满表现在近来自民党在地方补选中的一连串挫败,不仅威胁到菅义伟的连任野心,也威胁到自民党在日本政治中的主导地位。

面对这种情况,菅义伟和自民党内的各个敌对派系突然团结了起来,希望在日本民众中煽动反华情绪,以转移他们对自身失败的注意。但日本与中国发生公开军事冲突终将会遭到日本群众的严正反对。虽然日本大概会继续与美国联手对抗中国,但他们只能在越来越有限的范围内与华盛顿的政策保持一致。

中国:一只纸老虎

虽然美国和日本最近的举动不过是虚张声势,但这并不一定意味着中国可以简单地「夺回」其社会主义宪法所规定为 「中华人民共和国神圣领土的一部分 」的台湾。

中国可能正在接近简单占领台湾所需的军事能力,但这种行动背后有更深刻的政治考虑。关于「统一台湾 」的民族主义言论是中国共产党日益增长的民族沙文主义宣传的组成部分。随着阶级斗争在中共主导资本主义复辟后逐渐上升,中共越来越需要鼓动民族沙文主义来阻碍阶级意识的成长。但是最近中国工人和青年仍然越发质疑中国的资本主义体制。面对这种情况,中共政权只好加码民族主义造势,并多次派遣战机进入台湾领空

中共的民族主义言论只会进一步提高赌注,使该政权几乎没有回旋余地。如果他们入侵台湾,但不能把这个冒险进行到底的话,中共将冒着严重损害其在中国群众中的正当性的风险。对中共来说,最大的未知数是美国准备在多大程度上进行干预。

但实际的犯台将会带给中共更严峻的挑战。假设中共成功占领台湾,他们必定要面对他们要治理的台湾的群众。美帝国主义和中国之间的冲突越来越大,而中共的民族沙文主义越来越严重,这对台湾政治产生了深刻影响。台湾人民对与中国统一的想法越来越反感。与中国统一的支持率已经经历了数十年的下降,现在降到了个位数字。台湾的大多数成年男性也依法必须接受军事训练。在这样的前提下占领台湾,意味着中共必须处理由台湾群众发动的长年革命动荡和反叛,这不仅会让中共付出巨大的代价,而且会导致中国内部的政治不稳定加剧。

这就是为什么当去年中国境内的网上有右翼人士开始呼吁政府在美国被疫情吞噬时入侵台湾的时候,一家官媒被迫发文回应熄火,承认「(武统)还没有到刻不容缓的地步。」。

台湾的角色

在东亚的这场对峙中,台湾群众被夹在中间,被各个大国当作单纯的谈判筹码。在这场帝国主义之间的冲突中,没有任何一方能给台湾或该地区的劳动人民带来任何好处。唯一的出路是劳工阶级通过革命推翻现有制度来掌控局势,这种革命也势必会超越国界。

习近平的政权加强煽动民族沙文主义。中美之间正在酝酿的冲突对台湾内部的政治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图片来源:VOA新闻
习近平的政权加强煽动民族沙文主义。中美之间正在酝酿的冲突对台湾内部的政治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图片来源:VOA新闻

中美帝国主义之间日益激烈的冲突,扭曲了台湾的政治。它让台湾资本主义阶级的以民进党为首一派得以把台湾人民的基本政治选择呈现为接受中国的统治或 「自由与独立」。实际上,他们的主张意味地只是台湾对美帝国主义的顺从。

当然,台湾群众拒绝在资本主义基础上与中国统一是完全合理的。中共利用大中华沙文主义来统治中国工人阶级,就像国民党独裁政权曾经对台湾群众所做的那样。台湾群众经过几十年的斗争,并争取了部分民主权利,为什么又要重新屈服于一个压制工人阶级民主和文化权利的政权?

另一方面,台湾的现状意味着台湾劳工阶级对资产阶级和美帝国主义的屈服。实施了前任国民党政府计划的反工人政策的资产阶级民进党,把自己推销为台湾人民唯一的选择,通过靠拢美国来保卫台湾不被中国吞并。他们会继续煽动民族主义情绪和恐惧,来让他们得以继续牺牲工人的利益来维持统治阶级的意志。

台湾的工人和青年除了自己之外不能相信任何人。他们必须把资产阶级和他们的政党赶下台,把社会管理权掌握在自己手中。一个自由的台湾只有通过劳工阶级领导的社会主义革命转型,甩掉任何形式的帝国主义的桎梏才能实现。台湾的社会主义革命将成为整个地区,包括中国本身的群众的灯塔。只有当亚洲所有国家的工人团结起来推翻资本主义,建立一个兄弟的东亚社会主义联邦,才能驱散长年弥漫在整个地区的战争迷雾。

《火花》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台湾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加入我们」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讯「火花-台湾革命社会主义」脸页,谢谢!

发布留言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必填栏位标示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