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工運動, 台灣, 時事分析

台灣:民進黨反工人修法引發大規模抗議

台灣的勞動階級已經開始透過群眾運動和新興的工會團體來開始行動。民進黨近來的反工人修惡反而成為了把工人們推向行動的一記鞭打。


民進黨的蔡英文於2016年1月當選了中華民國總統,而民進黨也在立院113席中奪下了69席。在大選前,蔡英文和民進黨為了偽裝自身與同為資產階級政黨的國民黨有所不同,承諾了支持「實質週休二日」,向擁有「過勞之島」之稱的台灣勞動階級和年輕人們示好。

民進黨籍的台灣總統蔡英文 / Image: Flickr, CSIS

然而不到兩年的時間,民進黨就對台灣的勞動階級發動兩次攻擊。首先是在2016年底,假藉實施模稜兩可的「一例一休」法案,來貫徹前一個執政黨國民黨的砍七天國定假日政策。

世界之最的工時

這對於一年平均工作2104小時,也就是世界第四長工時的台灣工人們每天所面對的困境,無疑是雪上加霜。此一修法直接使台灣勞工團體在2016年10月25日號召三千餘人包圍立法院,要求退回修法,並與警方發生肢體衝突。

而2017年末,民進黨又再次以「一例一休」影響台灣經濟發展以及勞工「加班權益」,更變本加厲的提出讓台灣勞權倒退三十年的惡改勞基法。此次修法的內容包括了鬆綁「做七休一」(讓老闆們有辦法迫使員工連續上班12天)、增加加班時數上限、縮短工作日休息區間(從11小時縮短為8小時)等等。上述這些法案都得到了總統蔡英文、行政院長賴清德,和在立法院擁有大多數的民進黨黨團的大力支持。

台灣的工人們勞動於世界第四場的工時之下/ Image: Steve Jurvetson

台灣雖然身為一個比瑞典還要大的經濟體,但是這裡的工人們卻勞動於恐怖的工作環境中。在台灣,平均每隔五天就會有一例有過勞而造成的疾病,而每十二天就會有一名工人由於過勞而喪生,通稱過勞死。

民進黨政客們不僅對台灣工人們面對的恐怖環境漠不關心,在一意孤行推進這些修惡法案時的傲慢發言更是火上加油。

如甫上任的行政院長賴清德便提出反動的發言,認為一例一休是壓縮了台灣勞工的加班權益,而工人們應該視延長的加班時間為「做功德」。而立法委員邱議瑩更是荒唐的胡言亂語,不久前指稱在立法院外的勞團抗議吶喊都是「放錄音帶的」,而真正的勞工都在努力上班工作。總統蔡英文甚至有臉在民進黨中常會上決議推行修惡法案後,召集年輕黨工並自稱自認為「很左派」。

大規模抗議

民進黨官員種種荒唐的脫離現實的失態,加上如七大工商團體這樣的資本家團體對他們明顯的影響和支配,與實際上攻擊勞動階級的惡改法令相互呼應。這樣的明目張膽的污蔑與輕視勞動階級的舉動,也造成2017年12月10、23日在高雄與台北所發起的上萬人的大型抗議,可以說是台灣社會表達不滿的具體行動。

我們分別來看這兩次抗議,在這當中反應出現在台灣社會的情緒。首先是高雄約三萬人的街頭抗議,是由台南與高雄的十三個大工會所集結,加上一些非營利組織的支援。台南高雄兩地,傳統上都是屬於民進黨的大票倉,而民進黨2016總統大選時在高雄的得票率是66.39%。然而此次抗議直接挑戰了這個固有的政治思維,開始了階級性質的政治分裂。另外,根據內政部統計,高雄市自2000年以來,歷年參與任何集會遊行的人數鮮少高於幾千人,而這次一口氣就能夠在高雄聚集三萬人,也反映了整個地區基層勞工對社會和民進黨政府以及整個台灣建制的嚴重不滿。

抗議修惡而絕食的勞團領袖/ Image: 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

而在台北的抗議行動,雖然人數不如高雄抗議的多,約一萬多人,但我們也看到勞動階級新成員的興起。台灣工人組織率之低,僅僅只有6.3%。而過去關於勞權的示威抗議大多都是由少數社運人士和資深工運人士發起,人數通常不超過幾千人,而這次台北的行動在人數上可說遠高於以往。更令人激賞的是新興勢力的加入,如成立約兩年,領導受到廣大社會支持的華航罷工的空服員工會。另外還有來自各地的學生團體,其中許多都曾經參加過引導國民黨政府倒台的太陽花學運。在人群中更不少見新加入工會團體的年輕工人。學生與年輕勞動階級的勢力已經很清楚的意識到,為了自身的權益而加入勞動階級的鬥爭是必要的。

對於建制的逐漸不信任

民進黨看來是真的以為他們在上次大選上的勝利,代表了人民願意縱容他們為所欲為。事實上,民進黨不再能吸引群眾的情況,其實在更早之前就已經顯現。造就了民進黨政權的2016年總統大選,其投票率是自1996年總統直選以來的新低,僅66.27%(最高的是2000年的82.69%,之後每年大選的投票率一路下滑,也顯示了資產階級民主制度逐漸失信於民)。而且他們在太陽花學運時已經被學生指出不是能夠對抗國民黨的選擇。由於太陽花運動沒有建構在一個革命性的綱領和政黨之上,民進黨得以在國民黨自取滅亡後的權力真空而趁虛而入而執政。最近接二連三的勞工運動,所傳達出的是社會上的各種矛盾仍然沒有被解決,而群眾也再度開始行動。

國民黨籍的蔣萬安試圖假裝支持工人/ Image: Kaishu Tai

而國民黨也在這一系列社會動盪中佔不到任何便宜。最早策劃砍七天國定假日的國民黨,試圖要在最近的勞工運動中假惺惺地扮演勞動階級的先導者。但是工人們也沒有上他們的當。現在少數國民黨政客仍然試圖介入勞工運動,尤其是蔣萬安,這位獨裁者蔣介石的直系血親與全然的機會主義者,假裝以在惡改勞基法的議程中阻止修法通過的方式來顯示他對勞動階級的支持,但也沒有得到工人們的擁護。

馬克思主義者們對於這三、四年來,台灣社會所發生的顯現階級性質的大型群眾運動,都表示熱烈歡迎。特別這兩年所發展出更明確的勞工運動如華航罷工、反砍七天假遊行,以及最近兩次的抗議運動,加上最近正在號召的一月八號包圍立法院,都反應出台灣勞動階級面對資本主義危機時所產生的反動時,越發激烈的情緒、訴求,以及開始試圖組織抗爭的意願。

需要建構和強化工人運動

然而對於這些勞工運動的領袖,此刻的義務應該是扶植並提升基層勞動階級們所展現的戰鬥意願。如同以往,目前工運抗爭的策略仍然是侷限在街頭抗議和透過輿論對政府的施壓。這個策略在過去台灣資本主義經濟在成長的時候,的確有可能讓資本家們做出一點零星的讓步。但是民進黨這次對勞動階級快速且大規模的攻擊,事實上反映著台灣資本主義已經進入危機。低投資、低生產的和降低生活水平的經濟環境都證明了這一點。行政院主計處預計台灣的民間投資成長率明年預期只會成長1.55%,而民間消費成長也只預期成長2%。在這個情況下,資產階級和其政府唯一能夠維持自己權勢的途徑,就是拿勞動階級的利益開刀。也因此資產階級所掌控的政府是不會輕易在輿論壓力前輕易讓步的。

太陽花運動雖富震撼性,卻沒有建立在一個革命性綱領之上 / Image: Artemas Liu

面對統治階級的攻擊,台灣的工人們必須將他們的鬥爭提高於街頭抗議或是個別罷工行動之上。工人領袖們終究必須要以更強大的手段來對抗統治階級,如以組織一起全國大罷工的方式,來向社會展現只有工人們才能夠改變社會。

台灣政客們的本質也預示了台灣工人們日後的抗爭絕不是一兩天或一兩個月內能夠解決的。因此工人們必須從世界各地的激進工人鬥爭中擷取經驗和教訓。目前許多工會領袖們已經開始朝向比以往激進的方向移動,但是只有左傾的領袖是不夠的。更需要的是從下到上的改變工會組織,讓基層會員們真正能夠掌握控制權。另外,大規模地將非組織工人們組織起來也是相當迫切的任務。

不過就算工運有了一批富戰鬥力的領導,工作還不算是完成。台灣還需要一個能夠提供替代藍綠兩黨的群眾工人階級政黨,而這也只能是一個大型的社會主義工人政黨。

組建工人政黨

目前台灣工人們還沒有屬於他們自己的政黨。這也就是藍綠兩黨的得以執政並推動眾多修惡的基礎。然而,工人們正在領悟到他們並不再能相信這兩個政黨,而他們只能夠相信他們自己的力量。資本家們被迫以攻擊工人的方式來維持他們在全球經濟的地位和他們所主宰的社會系統,而工人們只能以推翻資本主義系統的方式來達成他們的訴求,而不是試圖修復、改良它。

國民黨和民進黨是兩個被不同派系統治階級緊緊操控的選舉機器,只會在選戰時動員部份社會階層。勞動階級則需要一個政黨來進行民主性的討論、辯論和表決所有基本問題,並教育社會主義的訴求和以他們自身階級觀點為基礎的時事分析。只有透過這個方式才能讓更廣大的工人階級來參與政治活動。

列寧對資產階級政治的分析相當適用於今天台灣工人們面對的情況/ Image: public domain

列寧在1917年八/九月之間寫下的一番話仍然相當適用於今天的台灣:

「在資本主義社會裡,在它最順利的發展條件下,比較完全的民主制度就是民主共和制。但是這種民主制度始終受到資本主義剝削制度狹窄框子的限制,因此它實質上始終是少數人的即只是有產階級的、只是富人的民主制度…由於資本主義剝削制度的條件,現代的雇傭奴隸被貧困壓得喘不過氣,結果都『無暇過問民主』,『無暇過問政治』,大多數居民在通常的平靜的局勢下都被排斥在社會政治生活之外。」(列寧,《國家與革命》,第五章)

工運領袖們當下的責任是建立一個以為工人和貧困百姓利益為基礎的政黨。以對抗統治階級攻擊為出發點,這個政黨必須解釋工人和貧困百姓們的長遠目標只能透過充公資本家資產,將大財團、壟斷企業和銀行國有化,將其置於工人的民主管理,並以一個不為牟利而是為了滿足真正社會需要而制訂的民主計劃來運行經濟。

同時這個政黨必須連結於國際勞動階級——與首先是東亞,即中國、韓國\朝鮮、日本、菲律賓和其他地方的工人——並肩作戰。台灣工人今天的鬥爭是更廣大勞動階級對抗資本主義鬥爭的一部份,因為歸根究底,資本主義是他們今天所有問題的根源。

各種產業的工會都爭相成立,而每種職業的工人都各有各的訴求想要解決。然而在今天資本主義進入危機的情況下,已經很明確表現出,這些訴求在資本主義內部沒有任何解決的方法。

工人階級在組織自己階級上所踏出的每一步,發起的每一次新動員,都是台灣勞動階級開始醒悟的一部份。馬克思主義者們支持這個勞動階級所邁出的每一步。他們必須歡迎每一個新工會的成立。他們必須不遺餘力的支持每一起由工人和青年發動的罷工和抗議,並與他們並肩作戰。但是同時,他們必須要在所有的運動之中倡導更高一層的理解。並且在每一次的日常鬥爭中指向未來,並解釋唯有社會主義才能夠永久實現和鞏固工人們的訴求。而在達成這個目標的第一個步驟,是在台灣工人和青年之間建立一個熟識馬克思主義理念的趨勢。

(編按:本文完稿於2018年1月8日)

《火花》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台灣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加入我們」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