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女性解放, 時事分析, 社會運動

美國:最高法院強襲墮胎權益——必須以階級鬥爭反擊!

一個前所未有的重磅消息震撼了已經兩極化的美國政治和階級鬥爭。在一份被泄露的由最高法院大法官塞繆爾·阿利托(Samuel Alito)起草的內部備忘錄顯示,這個反動機構內的多數大法官概述了其將在司法上推翻羅伊訴韋德案的理由。而該案是於1973年作出歷史性裁決,裁定美國憲法保護孕婦有墮胎的自由而不受政府過度限制。作為部分美國統治階級企圖將階級鬥爭轉向所謂「文化戰爭」的犬儒手段,墮胎權這項本應是基本民主權利將被肆無忌憚地毀掉。(按:本文原文發表於2022年05月04日,譯者:符號看像限)


阿利托的論點很簡單。由於墮胎問題在憲法中沒有被明確列舉為聯邦權力,因此它僅是各州的權利問題。因此,羅伊訴韋德案是「惡劣的、立論異常軟弱的」、最重要的是違憲的(無論大法官們個人對墮胎持支持還是反對態度)。因此,這個法律先例應該到此為止!

這樣一個被嚴密保護的法律意見被不名身份的人泄露出來,恰恰生動地反映了統治階級的深刻分歧。因為統治階級正在尋找一種方法來消除其制度內在矛盾的循環。這體現了資本主義現狀捍衛者的軟弱而非力量。但這並不能改變這樣一個事實:幾乎在一夜之間,美國大多數州的數千萬女性將被推入上世紀的野蠻狀態。

幾乎在一夜之間,美國大多數州的數千萬婦女將陷入上世紀的野蠻狀態。//圖片來源:Fibonacci Blue,Flickr幾乎在一夜之間,美國大多數州的數千萬婦女將陷入上世紀的野蠻狀態。//圖片來源:Fibonacci Blue,Flickr

如果沒有聯邦法律對這項基本權利的保護,那些選擇墮胎的孕婦將被迫依賴不安全和不受監管的黑醫院,並將冒著失去生命、儲蓄和生計的風險。當然,富有的婦女可以找到終止妊娠的方法,她們可以根據自身需求到州外或國外旅行,並花重金請私人醫生進行墮胎手術。但對貧窮和工人階級女性來說完全是另外一回事,這也是全球數十億婦女所面臨的嚴峻現實。即使是在地球上最富裕的國家,資本主義的反動力量也有可能將社會拖入黑暗時代。

因此,從表面上看這只是針對工人階級女性的一次特別惡劣的攻擊。但從根本上說,這是對所有工人階級基本權利的攻擊。我們決不能把自身命運交到敵人、資產階級的手中。現在是時候吸取一些慘痛的教訓,並重新高舉工人運動的一個最基本的原則:對一個人的傷害就是對所有人的傷害!

盡管民主黨在女權問題上擺足了「進步姿態」,但在過去的幾十年裡,他們恰恰為墮胎權和墮胎機會的倒退作出不少「貢獻」。例如,拜登曾在1973年說他不認為 「女性對自己身體的控制應只能由她自己決定」。他在1977年則利用自己的政治影響力阻止聯邦政府對遭到強奸和亂倫而懷孕的受害者提供墮胎資助。而歐巴馬和拜登幾年前在競選期間都承諾他們將把墮胎權寫入法律,但即使在民主黨控制眾議院、參議院和白宮的時期,這一承諾也未兌現。

在經過幾十年的「裝模作樣」後,我們應該清楚地認識到這一切從頭到尾都只是一場騙局。羅氏案今天面臨著被推翻的未見,這本身就應該要打破任何對最高法院、憲法、民主黨以及整個美國資產階級民主的幻想了。這些都是剝削和壓迫階級的機構,其利益與工人利益截然相反。這就是依靠資產階級的合法性而非階級鬥爭的結果。這就是所謂的「較小的惡」和階級調和的結果。答案不是為工人階級爭取「較少」的惡,而是結束階級社會的所有罪惡!這就是我們的答案。前進的道路不是通過階級調和,而是在階級獨立的基礎形成一個群眾工人政黨。

保護女性和所有工人權利的前進的道路不是通過階級調和,而是在階級獨立的基礎形成一個群眾工人政黨//圖片來源: 美國《社會主義革命報》保護女性和所有工人權利的前進的道路不是通過階級調和,而是在階級獨立的基礎形成一個群眾工人政黨//圖片來源: 美國《社會主義革命報》

選擇如何對待、處理自己身體的權利是一項個人基本民主權。在這個意義上,我們捍衛羅伊訴韋德案。但這種權利不應該取決於未經選舉產生的法官、法院和其他官員,也不應該取決於200多年前由富有男白人財產所有者為適應少數奴隸主而起草文件的主觀、不斷變化的解釋。此外,我們訴求的不僅僅是「墮胎權」。在失去工資甚至工作後,開車12小時到最近的墮胎機構支付昂貴手術費用的「權利」也並不是真正的「權利」。這就是為什麼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不僅要爭取所有的生育權(包括墮胎),而且要爭取在安全的條件下,能在所有醫院普遍的獲得這種服務(作為國家社會化醫療保健系統的一部分在服務點免費提供)。

我們應該上街抗議、發泄我們的憤怒嗎?勞工領袖應該動員他們的成員支持我們正受到攻擊的階級姐妹嗎?毋庸置疑,是的。但僅抗議是遠遠不夠的。任何的權益如果沒有透過物質力量來捍衛,那也只是一紙空文。在當下,應由動員起來的工人階級爭取政治和經濟權。如果勞工領袖們真的認真地有在捍衛他們的成員和其他工人階級,那他們應該召集一次總罷工,並把他們所有的資源投入到罷工中,使之成為現實。不幸的是,就當下美國工人領袖的嘴臉來看,他們不可能會訴諸如此總罷工的實現。但盡管如此,這也是我們必須奮力倡導的觀點

最高法院多數派立場的消息給所有工人敲響了警鐘。這看似是資本主義體制下生活的 「新常態」,實則不過是「舊常態」的再次回歸罷了。再加上病入膏肓的制度性動蕩,統治階級只有通過奪回過去工人階級鬥爭所贏得的所有成果來暫時緩解他們岌岌可危的政權。因此,是的,我們必須上街抗議。但最重要的是我們應該為階級鬥爭、階級戰爭和社會主義革命做好准備。這條路並不容易,但沒有比這更偉大的事業,也沒有其他選擇。

《火花》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台灣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加入我們」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