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T最新消息, 亞洲, 時事分析, 民主抗爭, 社會運動, 關於我們

IMT印尼支部成員遭逮捕,只因抗議緬甸獨裁者出席東協會議!

上週六(4月24日),一群在印尼抗議緬甸政變頭目敏昂萊將軍抵達雅加達參加東協峰會的社運人士,包括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印尼支部「革命社會主義組合」(Perhimpunan Sosialis Revolusioner,PSR)的成員遭到當地警方逮捕。當印尼總統佐科·维多多(Joko Widodo,又名佐科威)試圖向緬甸將軍「宣揚民主價值」時,卻命令自己的警察部隊壓制為民主而抗議的人士。


為了確保這場受各界高度關注峰會的穩定,特別是不給這些來自緬甸的「貴客」丟臉,佐科威政府動員了4000多名安全部隊來防止任何示威。東協秘書處大樓,也就是這次峰會的場地,被成群的便衣警察層層包圍。PSR的成員被十幾名警察包圍,在沒有任何正當理由的情況下被迅速逮捕。他們被警察告知這是為了「保護」他們,沿用了前獨裁政權對非法逮捕的雙言巧語形容。

許多人對東協峰會寄予厚望,希望它能對緬甸軍政府施加壓力。到目前為止,軍政府的雙手已經沾滿了700多名緬甸民眾的鮮血。但是,東協只不過是一個強盜的俱樂部,是為了方便資本主義對東南亞的掠奪而建立的。在當下事件上,它再一次證明了自己如此的本質。那些對東協抱有幻想的人最好記住,在它存在的整個過程中,它對凶殘的蘇哈托政權默不作聲。現在緬甸發生軍事政變,東協也沒有原因做出任何不同的態度。

然而,在這個充滿政治激化的世界裡,東協各國的領導人被告知他們應該就緬甸問題至少做出表態,以免他們治下的人民開始聯想到,他們自己的政府和緬甸的軍事獨裁政權之間根本沒有區別。在這次峰會上,外交技巧得到了發揮,而自古以來被統治階級鑽研的廢話藝術也發揮地淋漓盡致。

拒絕各國政權的虛偽,只能靠群眾的聲援!

東協峰會發表的《五點共識》被吹捧為處理緬甸危機的一大突破。但緬甸的民主運動理所當然地譴責和拒絕它。

這份共識從第一點就開始侮辱了緬甸人民和所有願意思考的人的智商。它呼籲「立即停止暴力」、「各方[!]應實行最大限度的克制」。但是,今天在緬甸到底是誰在殺害誰?誰要對700多名男女老少的大屠殺負責?馬來西亞總理穆希丁·亞辛(Muhyiddin Yassin)的發言總結了這一共識背後的精神,他說:「我們盡量不要過多地指責他方,因為我們不在意暴力是誰造成的。」

緬甸勞苦大眾唯一可以信賴的國際聲援是來自他們在印尼和其他國家的階級兄弟姐妹。//圖片來源:印尼革命青年陣線
緬甸勞苦大眾唯一可以信賴的國際聲援是來自他們在印尼和其他國家的階級兄弟姐妹。//圖片來源:印尼革命青年陣線

但緬甸的勞苦大眾非常在意誰在制造暴力:即軍方。而東協的這條共識已經達到了它的外交目的:譴責暴力,而不指出誰該為這種暴力負責。這就像川普曾經在談到夏律第鎮一場造成一名反種族主義抗議者被殺害的極右翼集會時說的那樣,「兩邊都有非常好的人」。

而第二點共識則呼籲「各方進行建設性的對話」。但是,當將軍們發動政變,將人民淹沒在血泊中時,建設性的對話早已被拋出窗外。當一方是全副武裝,而另一方則手無寸鐵時,對話是不可能的。事實上,如果憲法是由一方制定的,而另一方只能在暴力威脅下接受,那麼對話就是永遠不可能的。就連這些將軍們也不遵守他們自己草擬的、對他們最有利的遊戲規則。緬甸的勞動人民已經明白,軍方只會對一種「對話」做出回應:激進的群眾行動。

最後,《五點共識》承諾東協將提供「人道援助」。但是更多的繃帶和消毒劑並不能阻止軍隊的警棍和子彈。運動的自我組織能力和資源足以提供所需的醫療服務,以照顧成千上萬被鎮壓蹂躪的人。這種對人道援助的呼籲是又一屏煙幕,而現在需要的是由工人衛隊組成的武裝防衛,以同軍隊的暴行正面對決,最終終結軍事獨裁。

緬甸勞苦大眾唯一可以信賴的國際聲援是來自他們在印尼和其他國家的階級兄弟姐妹。他們不應相信所謂的「國際社會組織」:東協、聯合國等。佐科威政府非法地、不分青紅皂白地逮捕訴求聲援緬甸的社運家,清楚地暴露了這個政權的虛偽,它一邊宣揚民主,一邊扼殺民主。緬甸、印尼、泰國、新加坡和東南亞其他地區的革命家都面臨著一個共同的敵人:資本的獨裁專政。

全力聲援緬甸革命!

以革命推翻緬甸軍政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