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相片来源:《焦点事件》,欧碧薇)
台湾, 时事分析

大难临台,出路何在?

(封面相片来源:《焦点事件》,欧碧薇。以下文章仅代表本文作者立场。)

去年曾一时躲避了灾难的台湾,现在也被拉进了世界危机的漩涡之中。在经历过一连串人祸、旱灾、断电后,台湾的群众现在要面对着疫情的降临。但是领导著这个社会的统治阶级和他们的政治代表们,居然没有从去年一整年世界各地的经验中学到任何的教训,正在重蹈覆彻,企图以牺牲劳工阶级的生计来保障自己的利益。接下来,我们将会经历什么样的遭遇?这些遭遇又如何告诉我们现有体制必须要被推翻?

在去年一整年内,我们世界各地的同志们就不断指出:如果不是各国政府在疫情初始阶段为了保障经济运作而推迟必要的防疫措施,疫情就不可能会泛滥到如此严重的地步。从中共当局一开始企图打压李文亮医师来掩盖病毒消息、欧美各国政府第一时间拒绝必要防疫措施而导致上千万人感染和无数人丧生、日本政府缓慢处理造成第四波流行、印度总理莫迪因急于竞选造势而促成的毁灭性第二波等等例子不胜枚举。当权者们迟钝的处理方式,不仅造成了不必要的爆发和死亡,最后也必须要将国家经济放置于更加漫长且严峻的封锁措施下来缓和疫情。

在目睹了一整年世界各地的先例后,蔡政府仍然重复了他国的错误,延迟了必要的防疫措施,造成今天的「失守」。我们将会发现:台湾政府的各种失误,是被同样一套资本主义逻辑造就的。

劳工成为资本的炮灰

在疫情面前,资本家和政客们首先想到是保护他们的财源。如何不让生产停止是统治阶级最关切的问题,而其他一切都是从属于它,包括人命。

这一点,我们从今日京元电子资方对其员工发生群聚感染的反应上就可以看出。在如此密集的工作环境内,资方获悉发生群聚感染后的第一反应不是停工,而是加强对移工个人行为管制,甚至以解约惩治违反防疫规定的移工。后来在各方压力下才同意停工的京元电却在几日后火速复工,重启了更多劳工被感染的可能。

在其他行业内,雇主不是没有适量调节人力和工作(如必须忍受突然提高工作量的物流工人)、就是没有提供足够的职灾保障(如外送员)。一次又一次,我们看到了资方的考量不是保护为他们卖命的劳工,而是如何在非常情况下继续最大化每个工人可以为他们创造的利润。

而曾说过「劳工是他们心中最软的一块」的民进党政府呢?劳动部目前一如既往地为虎作伥,既于5月17日以天灾、事变或突发事件为由,放宽制造、通路、物流业七休一与延长工作时间上限之规定。随后劳动部又于6月8日再度迳行公告,制造业、批发业、综合商品零售业、仓储业劳工,轮班间隔将由11小时缩短为8小时,这也将影响将近49万人。

也就是说:面对这个以高传染力、长潜伏期的病毒,政府却要求那些工作上最难以维持社交距离的劳工们必须劳动更长的时间。请问:这到底如何能防止病毒蔓延?

然而正是在这方面台湾的统治阶级确是相当有「国际观」的。在去年疫情爆发初期,同样强迫劳工在危险的情况下继续工作的尝试在全球比比皆是。以一度是全球疫情中心的义大利为例,政府在第一时间坚持要求尤其是在工业地区的劳工们继续上班,只是含糊不清地承诺「保障工作安全」。只有在巨大的野猫罢工潮压力下,义大利政府才同意准许停工以及具体升级防疫安全等等措施。义大利的经验对台湾的劳工们来说是非常可取的。我们必须要觉悟到中华民国政府,跟所有资产阶级政府一样,是「资有、资治、资享」的政府,而不是劳资之间的「公平」仲裁者。因此劳工们如果要保护自己的安危,谴责资方和政府是不够的,直接抗争才是争取具体保障的途径。

「同心抗疫」之名和打压民主之实

在阶级矛盾加剧的同时,政府也会高调挥舞著「同岛一命」、「同心抗疫」等等的口号,进而将政府的批判者们打成某种「不配合」、「没建设性」甚至「破坏防疫」的全民公敌。同时以防疫为借口来打压任何形式的抗议活动,维护既有的统治体系。

我们组织在疫情爆发初期就已经预料到各国的当权者将会极力营造这种「全国团结」的氛围。如同战争开始爆发时一般,这种气氛可能在第一时间鞭策社会多数来接受政府的领导,并孤立少数的批判者。结果就是当权者被容许大行其道,并维护他们的体制。

以美国纽约州为例,民主党籍的州长安德鲁·库默(Andrew Cuomo)在疫情爆发初期推迟防疫并导致纽约确诊数一度居世界之冠。尽管如此,在库默终于开始认真处理疫情后他却一时成功地在媒体前营造了某种果断、刚毅的抗疫领导形象,并被美国各大媒体疯狂吹捧成美国最受欢迎的政治人物。在库默声望达到高点的几个月内,他曾企图削减州政府对公立学校的预算,威胁到公立学校教师们的生计,而纽约公立学校的教师们也都隶属于经常「忤逆」库默的纽约州教师工会。在「库默热(Cuomomania)」终于冷却后的今年,可靠消息指出库默在疫情期间涉嫌压低当地安养院内的死亡人数。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到为了配合「团结抗疫」而放弃对当权者的批判是如何危险的思维。

在一定程度上,台湾在过去一年半载内的相对防疫成功也让蔡政府得以延长这种情绪。对卫福部长陈时中的造神运动就是其中一部分。而现在疫情爆发后,政府更是加倍企图营造这种气氛,绿营人士各种的带风向、网军倾巢而出,雷厉风行地抹黑任何批判蔡政府的人,不论这些批判是否合理。更有甚者,如台南市长黄伟哲将防疫直接譬喻为国民党威权时期的「保密防谍」心理,要求民众应该追查「就在你身边」的确诊者,而不是监督政府的处理策略。

绿营执政者的防疫宣传用词宛如回到国民党戒严时代。//图片来源:周天观
绿营执政者的防疫宣传用词宛如回到国民党戒严时代。//图片来源:周天观

而「举国同心」旗帜不仅是在舆论、认知上对异议者的孤立,各国政府也常以防疫为借口打压民主人权,尤其是集会自由。今年四月,人权观察组织(Human Rights Watch)就已经警告全世界至少有83个国家政府以防疫为由对言论、结社、出版等自由进行打压,其中除了向来威权的政权外,也包括「民主」的英国、法国、西班牙等政府。在我们身处的亚洲内,除了香港特区政府以防疫为由禁止六四纪念晚会这个令人心痛的例子外,也看得到中国、泰国和缅甸当局分别借此打压异议人士。目前在台湾,中央疫情指挥中心已经被赋予向内政部警政署提出指示的权力500人以上的户外集会目前也被原则性命令停办。部分公司也擅自企图阻止工会干部接受媒体采访。「同岛一心」鼓吹服从领导的宣传,再加上这些以非常情况为由的人权限制,都应该让真正想要「捍卫台湾民主」的人警觉,而不是放心。

我们要注意的是,当局势必会将游行抗议描述为群聚感染的温床,借此劝阻权益受损的人上街抗议。然而去年多国内爆发的抗争却鲜有造成疫情大爆发的案例。例如参与去年美国巨大的「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BLM)抗议行动吸引了可能高达全美10%的人口参加,却少有证据显示这些抗议促成了相对程度的疫情扩散。当然,在参与抗议时必要的社交距离和戴口罩等守则都是需要被遵循的,而在各地的BLM抗议内也不乏群众主动发放免费口罩并积极维护防疫措施。因此,台湾的群众必须要理解:疫情不是抗争克服不了的障碍,而当我们的阶级利益被压迫时,反抗斗争仍然是我们的义务。

旧问题不会被疫情耽搁

在疫情之下,我们人生中各式各样的计划都被防疫耽搁了。社交生活被打断,人生规划必须重新洗牌,工作收到严重影响。但是我们将会发现统治阶级造成的旧有问题却完全没有被耽搁,反而持续困扰著劳苦大众的生活。

我们首先看到关键的疫苗供应问题却被地缘政治角力扭曲地鸡飞狗跳。台湾人民的生命安全已经被沦为中美帝国主义和其在岛内买办博弈的棋子,现在我们赫然发现自己的疫苗也从属于大国角力的考量。正如《焦点事件》所汇整的,台湾不过是中美两国在世界各地透过「疫苗外交」而争夺势力范围的一部分。在世界各地,各国的人民都由于各式各样的「疫苗民族主义」而生活在假新闻或是无法接种的担忧之中。在大国博弈和药商的盈利动机之下,直至最近世界上绝大部分的贫困国家人民仍然无法获得疫苗

美国近来对台湾的关怀并不是基于某些政客所说的「捍卫自由」,而是首先关心维持台湾半导体产业的持续运作,以及台湾在美国亚洲战略内扮演的角色。//图片来源:外交部官方脸页
美国近来对台湾的关怀并不是基于某些政客所说的「捍卫自由」,而是首先关心维持台湾半导体产业的持续运作,以及台湾在美国亚洲战略内扮演的角色。//图片来源:外交部官方脸页

在岛内,蓝绿两边互相指控各自所依附的帝国主子在阻挡疫苗。近日台湾从日本和美国之手获得第一批疫苗,缓和了燃煤之急,绿营人士也借此大肆歌颂美国。我们完全可以理解广大民众由于终于得到疫苗而感到喜悦。但是我们仍然要提醒大家:美国近来对台湾的关怀并不是基于某些政客所说的「捍卫自由」,而是首先关心维持台湾半导体产业的持续运作,以及台湾在美国亚洲战略内扮演的角色。在世界资本主义体制内,我们作为小国国民始终是其他资本势力的筹码。我们维护生命的权利丝毫没有被疫情的爆发而变得更加重要。

同样,疫情也没有让轮流统治台湾劳工阶级的蓝绿资本势力缓和他们的恶斗和作秀。关于民进党执政者的行径我们已赘述不少,但蓝营的吵闹也令人作呕。一如既往,他们哭天喊地,用夸张煽情的口吻控诉民进党如何草菅人命,但结论永远不是对这个体制做出根本的质疑,而只是诉求群众下一次用选票将他们送回总统府,然后实行跟民进党同样的主要政策。蓝营的名嘴和媒体也开始提出「同岛不同命」的口号。在这里,我们请所有台湾的劳工和青年戒慎:的确,在这片土地上,统治阶级和劳苦大众的当下面对的命运是不同的。但是就如我们跟蔡英文、陈时中、苏贞昌还有他们背后的财团有着不同的命运一般,我们和江启臣、韩国瑜、郭台铭或柯文哲这些人也一点交集也没有。台湾群众现在一如既往地需要属于阶级的群众劳工阶级政党,因为缺乏这个政党的资产阶级两党制也在疫情下持续地蹂躏着我们。

劳工阶级只能、也必须靠自己

去年在世界各地重复发生的防疫迟疑、劳权受损和打压民主,现在正在台湾重新上演。这一切并非源自于个别行政「失职」或是「无能」,而是因为我们同样存活在一个以资本利益为社会优先考量的资本主义社会。这也就是为什么看似草菅人命的政策一再被推陈。正如列宁所解释的:资本主义本身就是永无止境的恐怖。

反转这一切的唯一途径就是阶级独立。也就是作为社会大多数,并实际在运作社会的劳工阶级终止他们对资产阶级的依赖和听从,推翻资产阶级的专政,并以自己的力量来处理疫情或是其他资本主义体制无法有效处理的重大问题。如此,我们才能够达到例如以下的防疫措施:

  • 所有复工、停工等决定交由所有劳工,防疫措施的落实由劳工监督。资方不得已任何理由强迫劳工上工。
  • 劳工不分本地或移工,坚决反对任何差别待遇,只要是工人都应有完全一样的待遇和权利!
  • 保证所有人都有无限的病假工资。拒绝无薪假。必须立即将临时工正规化,或者保证失去工作的工人有相当于生活工资的福利。应该为父母和照顾者提供带薪假期,以照顾孩子和那些受学校、幼儿园等关闭影响的人。
  • 病床的数量必须大幅增加,如果有必要,必须立即建立新的医院——或者通过征用和重新利用空的建筑,如酒店等,或者通过从头开始建造新的设施。杜绝医护人员过劳或缺乏物资。由医护工会指挥医疗物资发放。
  • 必须对所有必需品实行严格的价格控制。征用能够生产稀缺的卫生产品和医疗设备的工厂。
  • 阻止所有驱逐租房客的行为。被超级富豪用作投机工具的空屋应该被置于公共控制之下,为街友提供住所。
  • 受影响地区应暂停所有非必要的生产,以防止疾病的传播,但凡需要关闭的企业应保证工人的全薪。所有公共部门的外包必须立即结束,服务由内部提供,其工人由国家雇用,以确保他们继续获得工资。
  • 应在工作场所为需要工作的人设置健康和安全措施,费用由资方承担。如果老板们声称没钱,那么我们必须要求他们公开账目给劳工以示证明。
  • 这些步骤应该由工人自己讨论和决定,由厂房工人代表和选举产生的工作场所委员会监督其实施。如果工会力量薄弱或不存在,那么这就是开始组织和要求承认工会的机会。
  • 不能通过增加预算赤字或国债来找到抗击大流行病的必要资源,这些资源将由工人在以后的紧缩政策中支付。应该立即对大企业征税。我们还必须提出将银行国有化的要求,以便将资源用于需要的地方,为家庭、小企业和受停产影响的部门提供资金。
  • 面临破产的行业应被国有化,置于工人阶级的控制之下,以保护工人的工作和生计。垄断企业的闲置财富应被征用,以资助所需的紧急措施。

「同岛不同命」并不是疫情造成的,劳工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的不同命运是在这个社会下的必然结果,它也不会跟着疫情结束。台湾的劳苦大众们只能站起来掌握自己的命运,而马克思主义的纲领将会是他们战斗的最佳利器。

《火花》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台湾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加入我们」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讯「火花-台湾革命社会主义」脸页,谢谢!

发布留言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必填栏位标示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