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 时事分析

美国:谋杀弗洛伊德的的警员被定罪,但在资本的种族主义体制下不可能有真正的正义!

去年夏天,美国有数千万人参加了由种族主义警察谋杀乔治·弗洛伊德事件引发的「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BLM)运动。近一年后,2021年4月20日,杀害他的凶手德里克·沙文(Derek Chauvin)被判定犯有三项罪名:二级非故意重罪谋杀;三级「堕落心理」谋杀;以及二级过失杀人。对于乔治·弗洛伊德和所有不断面临警察暴力的人来说,沙文的定罪与正义相差甚远。(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1年4月21日)


一个警察被「追究责任」是一个像征性的姿态,是统治阶级对去年运动期间群众所展现的巨大能量的回应。但是,去年夏天的起义不仅仅是由弗洛伊德的谋杀引起的——它是数百万被压迫者每天经历的不断骚扰和剥削所产生的所有压抑的愤怒的爆发。仅在明尼亚波利斯,在过去20年中,警察就已经杀害了近50名黑人男子。在2013年至2020年期间,美国警察杀害了超过9000人——其中四分之一是黑人。去年的运动因肯塔基州的布雷恩娜·泰勒(Breonna Taylor)被杀和威斯康星州的雅各布·布雷克(Jacob Blake)被枪击而进一步发酵,并得到更多人的支持。它不仅要求为弗洛伊德伸张正义,而且还要求为所有无名的受害者伸张正义,他们的蓝衣杀手从未上过法庭。

在过去的八年里,在有记录的警察杀人事件中,只有151人被指控犯罪,更不用说定罪了。这相当于只有1.6%。例如,在基诺沙公然枪击布雷克的警官没有为他的行为面临任何后果。他也没有反映在这些统计数据中,因为他仍然活着,在背部被近距离枪击七次后,腰部以下瘫痪了。谋杀泰勒的警官没有面临任何指控。射杀13岁的亚当·托莱多(Adam Toledo)的芝加哥警官也没有被起诉,尽管录像显示这名孩子在被谋杀早已举手投降。

自3月29日沙文案开庭以来,每天都有超过3人被警察杀害。而在4月11日,在沙文的辩护律师还没来得及陈述案情时,达恩特·莱特(Daunte Wright)就在离明尼亚波利斯市中心不远的布鲁克林中心被警察杀害了。

去年夏天的愤怒爆发是由数百万人因不断受到骚扰和剥削而产生的压抑和愤怒引起的。//图片来源:Ted Eytan,Flickr
去年夏天的愤怒爆发是由数百万人因不断受到骚扰和剥削而产生的压抑和愤怒引起的。//图片来源:Ted Eytan,Flickr

对于这次最新的杀戮事件,人们立即做出了反应,数百人涌上街头抗议。国民警卫队已经做好了准备,提前为了 沙文案的判决进行部署。民主党州长蒂姆·沃尔兹(Tim Walz)通知明尼苏达人民,「明尼苏达州历史上最大的警力」将执行宵禁,便利地设定为从晚上7点开始——这是莱特被杀后为抗议活动设定的时间。但抗议者还是聚集在一起,并面临恶性镇压,几乎每晚都有橡皮子弹和催泪瓦斯造成的伤害。警察对抗议者的这种暴力远远不是一种力量的展示,与沙文的有罪判决一起,表明统治阶级对另一场群众运动深感担忧。去年的「黑人的命也是命」抗议活动在统治阶级的心中引起了恐惧。在其高峰期,它让特朗普总统躲在地下掩体里,威胁要对手无寸铁的平民动用全部的军队力量。

拜登上任的第一百天很快就到了,在特朗普担任总统的四年动荡期后,资产阶级希望重新建立起他们的制度的可信度。因此,在使用大棒的同时,也在使用胡萝卜。在审判期间,拜登致电给弗洛伊德的家人,说他「祈祷」得到「正确的判决」,国会议员玛克辛·沃特斯(Maxine Waters)说她希望沙文被认定为「有罪,有罪,有罪」。有罪判决是一致的裁决级努力的一部分,以证明司法系统是「公平的」——为了防止另一个全国性的、数百万人的抗争的爆发。

由于事关重大,政府努力控制审判期间的信息、对话和「稳定」。在诉讼开始前不久,明尼亚波利斯政府在市中心的法院周围竖起了路障——这正是一个「自由、公平和有公信力的」司法系统的形像。在瓦尔兹州长的协调下,明尼亚波利斯市在审判期间部署了2000名国民警卫队士兵,作为「安全网行动」的一部分。警察在政府大楼周围布置了铁丝网,试图恐吓抗议者。尽管如此,在审判的第一天,约有1,000人在被封锁的亨内平县政府中心外抗议,此后几乎每天都有抗议活动。

数百人涌上街头抗议赖特的谋杀案,并遇到了国民警卫队的武装警卫。//图片来源:Chad Davis,Flickr
数百人涌上街头抗议赖特的谋杀案,并遇到了国民警卫队的武装警卫。//图片来源:Chad Davis,Flickr

该市还试图通过与社交媒体中有影响的人聘请传播宣传的计划来「影响」公众对审判的看法。招聘广告特别针对该地区的少数族群,向6名传播「城市产生的和批准的信息」的人各提供2000美元。民主党占多数的市议会试图做民主党人最擅长的事情——拉拢运动的领导人来推动他们的议程。面对公众的反弹,这些「工作机会」最终被收回了。

此外,资产阶级媒体试图在审判期间提供「中立」和「准确」的报道,州政府为新闻界提供了更大程度的「透明度」,这是州历史上第一次对刑事审判进行电视转播。圣保罗先锋报的一些「中立」报道刊登了明尼苏达大学法学院教授理查德·弗拉斯(Richard Frase)的社论,他为在亨内平县的农村地区寻找「对案件没有看法」的陪审员的需要辩护——这些地区恰好以保守派和白人为主。

与《先锋报》的「公正的」观点相反,黑人被告被全白陪审团定罪的频率是白人被告的1.25倍。由50或100名潜在陪审员组成的陪审团通常只有一到两名潜在的黑人陪审员——如果有的话——即使在全国最「多元化」的县。在这次审判中,辩方和控方都对300名陪审员进行了分类。最后由12名和两名候补陪审员组成的陪审团被誉为「比明尼亚波利斯更多元化」——这基本上意味着它不全是白人。

但在资本主义体制下,永远不可能有真正的「公正」和「正义」,因为是统治阶级为一个固有的种族主义制度制定规则。正如《共产主义ABC》中所说:「无论法院的组成如何,它的决议是早已为一卷卷条款限定好了的,这些条款规定了资产阶级的各种特权和劳动群众的无权地位。」你不能通过现今体制的司法或执法机构的更多「多样性」来驱除社会中系统性的种族主义。警察执行那些为维护少数财产拥有者的利益而通过的种族主义法律,而法院则维护这些法律并使之合法化。

在一个建立在剥削和压迫基础上的社会里,不可能有无私、公正的正义。//图片来源:Chad Davis,Flickr
在一个建立在剥削和压迫基础上的社会里,不可能有无私、公正的正义。//图片来源:Chad Davis,Flickr

资本主义的刑事司法系统对贫穷、工人阶级的黑人特别不利。仅仅基于种族而罢免陪审员是非法的,但律师可以轻易制造「种族中立」的理由来取消他们的资格。例如,沙文的律师尼尔逊(Eric Nelson)除名了76号潜在陪审员,称该陪审员「对明尼亚波利斯警察局有偏见」——仅仅是因为他有过日常种族主义的经历。这位潜在的陪审员描述说,在该地区发生枪击案或逮捕案后,警察会开车经过他所在的社区,播放「另一个人咬了尘土(嘲弄性地意指「又死了一个」)」的歌曲。然而,一位被选中的白人陪审员,声称对「黑人的命也是命」持中立态度,并强烈反对削减警察经费,但他没有被认为有「偏见」。

弗洛伊德因为是黑人而被法外处决时,资本主义的看门狗打开了他们的腰包,为这行径慷慨支付巨额账单。沙文从明尼亚波利斯警察和治安官协会获得了超过一百万美元的法律资金,除了一名私人律师外,他还有11名律师可供支配。

辩方的理由是,弗洛伊德的死亡不是9分钟锁喉的直接结果,而是由于吸毒和其他不相关的健康问题。但证据很清楚,明显与此相矛盾。弗洛伊德是在请求饶命时被慢慢掐死的。控方在审判开始时展示了来自安全摄像机和手机的视频。证人被控方请上证人席,包括一名前摔跤手,他解释说沙文使用的是「血噎术」。一位拥有超过36年经验的法医对尸检作了简单的总结。「执法者的活动导致了弗洛伊德先生的死亡」。

在数百万看到弗洛伊德最后时刻的痛苦视频的人心中,没有任何疑问,他是在光天化日和冷血的情况下被残忍地谋杀的。但是,虽然这一种族主义罪行的直接肇事者是沙文,但他只是一连串机构中的一个环节,这些机构旨在维护一个以剥削和种族主义为根基的系统。资本主义产生了对武装力量的需求,以捍卫私有财产并镇压工人阶级和穷人。正是资本主义催生了种族主义意识形态和暴力,以分化和统治工人阶级。资本主义帮助和怂恿了弗洛伊德的谋杀。沙文和其他站在他身边的警官是这个体制的产物。

然而,警察部门并没有受到审判——与沙文一起在场的其他三名警官也没有受到审判,他们的审判要等到8月份。去年12月,市议会在承诺解散警察部队后投票扩充了该市的警察人数,但他们也没有受到审判。只要这种制度继续存在,数以百计的杀手警察将继续逃脱谋杀。

在一个建立在剥削和压迫基础上的社会,不存在盲目、公正的正义。没有什么是存在于真空中的。一个种族主义的、剥削性的社会不会产生一个不偏不倚的司法系统,一个「色盲」的警察队伍,或人道的康复性监狱。法院不是中立的正义仲裁者,而是为统治阶级利益服务的国家武装,我们不能幻想法院会起诉一个他们所属并维护的系统。只要维持一支由捕奴员演变而来的警察队伍,就不可能有正义。

去年夏天,运动中的许多人得出结论,需要的是「减免」或「废除警察」。但是,消除执法机构的唯一方法是推翻支配这些法律的体制。归根结底,这不是「解散」明尼亚波利斯警察部队那么简单,整个系统必须被颠覆。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BLM运动需要更大的组织、协调和明确的斗争方案。有组织的劳工必须将其全部力量投入到运动中。在莱特被杀害后的抗议活动中,我们看到了有组织的劳工潜在力量的一瞥。在人们知道国民警卫队一直在使用圣保罗地区劳工联合会大楼作为基地后,普通工人出现在现场,要求他们撤离,国民警卫队不慌不忙地离开。许多工会对抗议者表示声援,包括明尼苏达护士协会、明尼苏达工人联盟和圣保罗教育工作者联合会

去年夏天在明尼亚波利斯出现的邻里监督委员会是一个具体的例子,说明工人的自卫和自我组织可以是什么样子。随着条件的要求,它们应该被恢复,由劳工运动协调,用民主领导来巩固,在每个工作场所和社区建立,并在整个双子城和全国推广。除了保护我们的街区不受警察和极右警员的侵害外,这些委员会与工人阶级的有机联系,将在协调大罢工的准备工作中发挥重要作用——劳工领袖应该呼吁并动员大罢工。这是一个真正的大规模运动和自觉的行动。这也是挑战资本家及其体制的主导地位的唯一方式!

只有真正的巨大群众运动和工人阶级的自觉力量才能为弗洛伊德和这个制度的其他数十亿受害者赢得哪怕一盎司的正义。为了结束种族主义,我们必须结束资本主义。这就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IMT)为之奋斗的目标,我们邀请你加入我们!

《火花》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台湾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加入我们」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讯「火花-台湾革命社会主义」脸页,谢谢!

发布留言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必填栏位标示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