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T最新消息, 國際, 近期活動, 關於我們

第21屆義大利馬克思主義者大會:沒有比現在更該投身革命的時刻!

2020年12月5日至7日,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IMT)義大利支部「左翼階級鬥爭」(Sinistra classe rivoluzione)第21屆代表大會召開。由於疫情的原因,我們在線上召開會議,雖然條件沒有十分便利,但絲毫沒有影響參會者的熱情。有94名特別代表和來自40多個城市的約200名嘉賓出席了會議。(按:本文原文發表於2020年12月14日。)


會議的第一天,國際秘書處佛萊德·偉斯頓(Fred Weston)做了當今世界局勢分析的報告,其中18名代表也作了發言,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首席理論家艾倫·伍茲(Alan Woods)也通過了線上視頻進行了發言。我們正面臨著資本主義歷史上最嚴重的危機:甚至比上世紀30年代(許多人將其與當前形勢相比)更深刻、更廣泛。資本主義現在已經滲透到了世界的每一個角落,正處在一個無法克服矛盾、被矛盾不斷扼殺的地步。在2020年之前,資本主義系統已經瀕臨崩潰:任何事件都可能引發嚴重的社會危機。新冠病毒大流行就是一個導火索。現如今,新冠病毒正逐漸成為一個極其重要的政治因素。這是一個通過意外事件體現必然性的例子。

與此同時,美國的相對性衰落愈發明顯。在全球競爭中,中國已經從一個穩定的因素變成了一個不穩定的因素。中國將發展經濟作為首要目標,並時刻準備面對新的挑戰。中美之間的對抗是我們這個時代的主旋律,然而它並不會因喬·拜登的當選而得到解決。相反,在拜登政府的領導下,這場衝突很可能會具體化,還會對歐盟的發展產生決定性的影響,歐盟是美國領導的反中聯盟的第一跟隨者。

佛萊德·韋斯頓同志介紹了世界局勢分析。//圖片來源:SCR
佛萊德·偉斯頓同志介紹了世界局勢分析。//圖片來源:SCR

在歐洲,獲得復蘇基金的喜悅暫時掩蓋開了困擾歐洲的矛盾(盡管如此,這些矛盾已經開始浮出水面,即朝著建立一個共同的歐洲邁進)。國家正在大規模干預經濟,累積各類債務。在經濟危機結束後,提出以快速增長的速度償還這些債務的想法,被認為是純粹的烏托邦主義。數據表明,投資受到嚴重阻礙,生產率大幅下降。英國脫歐問題作為另一個定時炸彈也在隨時影響著整個歐洲的走向。自2016年6月全民公投以來,歐洲資產階級一直在對英國脫歐問題頭疼不已。脫歐協議的不穩定性持續發酵,也無疑加劇了災難爆發的可能性。

危機中的制度

資產階級正在失去對資本主義制度的控制,傳統執政黨正在讓位給新興政黨。新興政黨及其組織的運動打破了幾十年來統治階級強加給他們的意志灌輸模式。一方面是特朗普、博索納羅、鮑裡斯·約翰遜;另一方面是傑裡米·科爾賓和伯尼·桑德斯這樣的人物,他們讓全世界的資產階級感到震驚。拜登的成功當選,以及凱爾·斯塔莫奪回了工黨的控制權又讓他們松了一口氣。但事實是,我們正處於階級鬥爭和革命的時代!在大流行之前,我們已經感受到了這樣的氛圍,尼日利亞的鬥爭,印度的大規模襲擊,拉丁美洲和中東的叛亂運動等等。在抗擊疫情過程中,「黑人的命也是命」運動迫使美國總統躲在白宮下面的掩體裡。抗議者縱火焚燒明尼阿波利斯的警察局的行為也得到了大多數美國人的認可。最近幾天,法國針對馬克龍的安全法和警察對一名黑人制作人的殘酷毆打而舉行的大規模示威游行,再次證明了一個根本性的問題:正是這個制度的野蠻性,導致了很多事情在今天不同的背景下產生了不同的、大規模的反應!

會議的第二天,賈迪略同志宣布義大利會議開幕,30位同志參加了討論。亞歷山德羅描繪了一個「陷入貧困的國家」,數以百萬計的人靠打零工為生,工人下崗,家庭沒有積蓄收入銳減,壓力劇增。隨著不斷的裁員,我們將看到一場「失業海嘯」。義大利資產階級也暴露了它的寄生性,要求得到一切甚至更多(貸款,擔保,不可償還的投資)並通過進一步集中工業和銀行資本的方式來應對危機。我們再一次看到了馬克思所描述的「一邊積累財富,一邊積累痛苦(……)的過程。」

艾倫·伍茲以視訊參與討論。//圖片來源:SCR
艾倫·伍茲以視訊參與討論。//圖片來源:SCR

義大利工業家聯合會(Confindustria)一致推選卡羅·博諾米為主席,帶領工人階級發起猛烈的攻擊。但是,義大利資產階級試圖接近無產階級的嘗試被證明是無效的。統治階級內部的分裂是對工人階級的大規模響應的恐懼的結果。今年3月的罷工迫使政府停止了大多數非必要的生產,這是不應該忘記的。政府處於極端不穩定的狀態,並試圖改善與工會的關系。但是,工人們對這個政府不再抱有任何幻想,工會機構的權威已經確立。在三月份統治階級提出的團結也已成為過去。

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人們需要為憤怒找到一個合理宣泄的渠道,很多人寄希望在選舉活動上,包括「五星運動」。現在情況已經大不相同,在運動中的承諾和幻想已經被政府擊破。在這個秋天,我們已經目睹了幾場重要的鬥爭(金屬工人、文化產業工人、快遞工人)。新的行業開始轉移,年輕工人開始組織起來,階級鬥爭就要到來。

人們希望有一個能夠代表義大利工人階級利益的,能夠為工人階級表達訴求的政黨出現。然而,到目前為止,資產階級中還沒有這樣一個政黨,甚至沒有一個改革派政黨能夠遏制工人的憤怒並將其引導到「安全渠道」上來,這很是讓人擔心。

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呼吁廣大的工人:7月,我們義大利總工會(CGIL)推出了另一個平台「Giornate di marzo」(三月天),以組織我們階級中那些今天認為有必要對這一制度進行大規模政治鬥爭的階層。我們大會只包括一個工會委員會,由幾十名工會積極分子和工人參加,負責評估國內的階級鬥爭形勢,並為今後的衝突作準備。

本次大會要求巴基斯坦當局釋放我們一個月前在當地被「失蹤」的同志。//圖片來源:SCR
本次大會要求巴基斯坦當局釋放我們一個月前在當地被「失蹤」的同志。//圖片來源:SCR

與此同時,我們也看到了激進主義在學生中不斷蔓延,這是近年來新出現的一個情況,這一趨勢在反對氣候變化的「周五為未來」運動中明顯的表現了出來。這一代的年輕人都感到資本主義制度沒有任何的用處。關閉學校的做法正是證實了這一點。到目前為止,在1月重新開學的計劃還沒有確定下來,但有一點是肯定的:他們將會在與關閉時相同的條件下重新開放校園,而不是采取實質性措施來確保安全返回課堂。

我們的年輕同志們圍繞著「Alziamo la testa」的口號(開闊我們的視野)建立了一個平台,通過在每所學校建立有著明確奮鬥綱領和提議的學生會/組織的方式來向這些學生致意。此次大會的一個特別青年委員會對這項工作進行了評估,還提出今後要為他們提供後勤保障。

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前進吧!

在這種特殊的背景下,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的支持者有了不小的發展,從4月到9月,我們在全球範圍內吸引了550位新同志。我們認為這是由於人們良知的改變,這僅僅是一個開始,這種變化已經影響了如此多的年輕人和工人。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在義大利也獲得了巨大的發展,這是政治覺醒的結果。我們始終堅持馬克思主義原則,堅持利從組織和鬥爭的角度來對此作出回應。我們相信,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能夠抓住新的機遇來應對未來的挑戰。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的其他部門還向大會發來了問候視頻。

如何建設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是第三天議程的中心議題,有32名代表在會上發言。在過去的幾個月裡,我們努力保持了密集的政治活動,通過定期的網上聯系,我們與許多以前沒有接觸的人取得了聯系。今天,我們在托斯卡納、威尼托和普利亞等地區建立了新的組織。在受新冠疫情影響嚴重的地區,貝加莫和提契諾州同樣也取得了進展。我們正在進行的工作,將來會取得更大的成果!

在不久的將來,我們的出版社AC Editoriale將發行列寧和托洛茨基的義大利語版本:這也是艾倫·伍茲和泰德·格蘭特真正的目標,這有效地回應了批評者提出的一些錯誤觀念。在兩位偉大的俄國革命者,精彩地闡明了他們的思想和革命活動。我們還將紀念義大利共產黨誕辰100周年。明年1月,我們將舉行一次全國性的研討會,借此機會分析我國工人的革命傳統,社會主義領導人的錯誤和背叛,老改革派內部真正的共產主義者的成熟以及隨後的崛起,還有與第三國際有聯系的新政黨的成立等問題。

我們還將在3月6日至7日組織一次全國婦女鬥爭大會,以應對對婦女造成嚴重影響的衛生突發事件和毀滅性的經濟危機。照顧孩子,增加工作量和企業裁員,這些糟糕的狀況都落在了職業婦女的肩膀上。此外,由於管控隔離措施強加,暴力和殺害婦女的行為也在增加,特別是在家庭內部。而且,我們還認為,有必要對多年來反對婦女的性自由以及終止妊娠權的反動運動做出堅決的反應。這是一個革命的好時機,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和工人階層正在尋求馬克思主義的思想,我們隨時歡迎。激勵我們的是思想信念以及對工人階級的深切關心:唯一真正的革命階級!

《火花》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台灣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加入我們」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