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 时事分析

台湾:雇主监禁外籍移工以满足芯片生产需求

目前全球半导体芯片陷入短缺,台湾芯片制造商正尽其所能维持生产以满足需求,但岛内又出现了COVID-19病例,制造商们为了从销售激增中获得最大利润,将劳动者,尤其是来自东南亚的外籍移工,陷入完全不人道的境地。(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1年7月1日。译者:Xinsuo)


就在去年,台湾对疫情的处理还获得了国际社会的赞扬。民进党当局被成就冲昏头脑,忘乎所以。因领导疫情控制工作成为政治明星的卫生部部长陈时中,在今年2月甚至吹嘘「世界怎跟得上台湾」。

然而,自5月中旬以来,多起群居感染案例开始出现,特别是在该国北部,但在南部的屏东县也已经发现了一起Delta变异病毒群聚感染案例。政府已经在主要城市已经对公共活动、户外活动施加了限制。

但事实上,与世界其它地区一样,结束大流行在保证雇主的利润滚动面前显得无足轻重。这一点在关键的微芯片行业尤为突出,为了维持生产线满负荷运转,工人的生命被置于危险之中。

占全球半导体生产总量50%以上的台湾芯片工厂中,尽管出现了多起新冠肺炎疫情,但工人们仍被要求继续工作。工人们不但没有停工或得到必要防护,还受到「为了防疫」所制定的荒谬规定的约束,同时还得维持生产。

英国《每日电讯报》的记者尼古拉·史密斯(Nicola Smith )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芯片工厂的工人被「囚禁」在宿舍里,甚至被禁止刷牙。

工人们被告知,在封锁措施下,他们不得离开公司厂房,如果不遵守,他们就会受到雇主最卑鄙的恐吓。一名人力中介一度向移工们威胁道:

「如果你感染了新冠肺炎,你死了之后,你的尸体将在台湾立即火化,你的家人甚至无法看到你的尸体,家庭的资金链断裂……要是你没有死,你将负责隔离期间的所有费,包括医疗费以及其他与你接触过的人的费用。」

总部位于台北的友劲科技(Cameo Communications)公司也向员工发出类似的通告,威胁员工称,如果员工感染了病毒,公司将追究其个人责任,包括损害公司商业形像。

工人被要求「自愿」在公司营房中监禁,如果他们因执意上下班而意外感染,公司会设法毁掉他们的生活。与此同时,工人收到通知称,他们在办公场所的活动受到密切监视,另外他们必须从工厂商店购买商品。

这些警告显示了资本家对工人的看法。他们认为工人只是他们盈利机器运转的炉灰。

种族主义政策

这些工人中绝大多数是来自菲律宾、泰国、越南和印度尼西亚等国的移民,他们经常受到人力中介公司的制约,被雇主和中介共同剥削。他们不仅劳动强度高,还常因被中介索取高额费用而欠下大量债务。此外,就算在「正常」的时期下,台湾政府常年来的种族主义政策也让移工们深受其害

自疫情爆发以来,雇主和政府的种族主义加重。据估计,在台湾人数约450,000外籍移工大多被要求挤进了狭小的工厂和宿舍,使他们更容易受到感染。在疫情之前,资本家和房东「节省」了工人工作和生活空间,不顾工人的舒适,把他们塞满了工厂和宿舍。资本家用对待牲畜一样的方式对待工人,为COVID-19病毒的传播创造了理想的条件。在工业重镇苗栗县,感染人群中85%的是外籍移工,只有15%是台湾人。

在苗栗县的京元工厂,感染COVID-19的工人的行李在未经他们许可下被扔到街头。工人在被强制转移到其他设施隔离时,公司依旧收取他们的宿舍租金。//图片来源:曾玟学官方脸页在苗栗县的京元工厂,感染COVID-19的工人的行李在未经他们许可下被扔到街头。工人在被强制转移到其他设施隔离时,公司依旧收取他们的宿舍租金。//图片来源:曾玟学官方脸页

对此,国民党籍的苗栗县长徐耀昌针对外籍移工下达 「禁足令」,限制工人自由出入宿舍,那些在工厂宿舍外租房的人被赶回到拥挤的宿舍。印尼工人艾玛(Emma) 对《报道者》记者陈情:「我觉得我好像是一个犯人。」

不幸被感染的人将面临更悲惨的命运。遭隔离义工的个人物品未经同意就被扔进了垃圾桶,他们的铺位会立即交给另一名工人,但仍然要缴纳租金。中介和雇主不停的诱骗工人签订合同,让工人承担隔离期间产生的所有开支,即便政府一直在为雇主提供补贴用以支付这些费用。

在台湾,对外籍移工的种族主义一直存在,疫情不过是加剧了这种不人道的行为,并将它暴露在全世界面前。这恐怕不是台湾政府所渴望的那种「国际承认」。

利润高于生命

工厂中外籍移工的困境,集中体现了台湾资本主义对利润的贪婪。台湾也同其他地方一样,利润高于生命。

从芯片工厂京元公司的管理层,对员工中爆发疫情的反应上可见一斑。出事后,他们的第一反应不是停工,而是加强对外籍移工活动的管控,甚至对违反防疫规定的人员做出解约处罚。尽管此事件引起社会广泛的强烈抗议,在舆论压力下该公司也被迫停工,但几天后又恢复了生产,使更多工人面临感染风险。

以上的情况不是电子芯片行业特有的。在其他领域,雇主未能适当调整轮班(例如,必须忍受工作量暴增的物流工人),也未能提供足够的个人防护装备(例如外送员)。我们一次又一次地注意到,所有的不足归根到底都与一个问题有关,雇主所关心的不是保护工人,而是不顾疫情的追求利润最大化。

曾经说过「劳工是心里最软的一块」的民进党当局,现在又是如何处理疫情?5月17日,劳动部放宽了对工作日时长的限制,并延长了制造业、物流和交通运输行业的工作时间。6月8日,他们宣布将制造、批发、零售和仓储行业工人的法定最小轮班间隔从11小时缩短至8小时,影响近49万名工人。

也就是说,在面对这种顽固、传染性极强的病毒时,政府要求最难保持社交距离的行业工人延长工作时间。

发动劳工主导的反击

去年,世界各地的统治阶级及其政府一再的视生命如草芥,现在这一幕也在台湾上演。这并不是因为这个或那个政治家的「失职」或「无能」,而是因为我们都生活在一个资本主义社会,而维护资本家的利益是总是被摆在最最前沿。

台湾的两大资产阶级政党尽管争吵不休,但在对待工人的问题上却形成了统一战线。正如我们所看到的,无论是民进党全国政府还是国民党地方政府,都在无情地推行亲资本主义政策。

被驱逐后,返回宿舍的工人发现他们先前的住处已经空无一物,甚至床也被扔掉。他们只能在垫子上睡觉,第二天还要继续工作。//图片来源:曾玟学官方脸页被驱逐后,返回宿舍的工人发现他们先前的住处已经空无一物,甚至床也被扔掉。他们只能在垫子上睡觉,第二天还要继续工作。//图片来源:曾玟学官方脸页

由此可见,我们绝对不能寄希望于蓝营绿营。台湾工人阶级迫切需要一个属于工人阶级的、有社会主义纲领的政党。

台湾民众必须积极接触外籍移工,同外籍移工的斗争联系起来。他们是在同一个贪婪的统治阶级下受苦受难的阶级兄弟姐妹。

近日,一批苗栗青年向政府请愿,要求政府停止对外籍移工的种族歧视政策。这是一个良好的开端,但台湾各大工会应更加积极主动地争取外籍移工的权益,将其纳入自己的斗争中。

本月早些时候,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IMT)的台湾组织“火花”成员发表了一份声明,分析了当前局势。在声明中,我们提出了一个工人组织参与反击雇主压迫的计划。虽然病例数已经开始下降,但孕育病毒爆发的恶劣环境和雇主们的贪婪不会消失。我们恳请台湾的读者考虑我们的计划,与我们取得联系和讨论,并加入我们在台湾建立一个组织,传播革命思想,凝聚成一股力量,可以推翻这个利润高于一切的社会体制。

《火花》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台湾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加入我们」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讯「火花-台湾革命社会主义」脸页,谢谢!

发布留言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必填栏位标示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