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 時事分析

台灣:雇主監禁外籍移工以滿足芯片生產需求

目前全球半導體芯片陷入短缺,台灣芯片制造商正盡其所能維持生產以滿足需求,但島內又出現了COVID-19病例,制造商們為了從銷售激增中獲得最大利潤,將勞動者,尤其是來自東南亞的外籍移工,陷入完全不人道的境地。(按:本文原文發表於2021年7月1日。譯者:Xinsuo)


就在去年,台灣對疫情的處理還獲得了國際社會的贊揚。民進黨當局被成就衝昏頭腦,忘乎所以。因領導疫情控制工作成為政治明星的衛生部部長陳時中,在今年2月甚至吹噓「世界怎跟得上台灣」。

然而,自5月中旬以來,多起群居感染案例開始出現,特別是在該國北部,但在南部的屏東縣也已經發現了一起Delta變異病毒群聚感染案例。政府已經在主要城市已經對公共活動、戶外活動施加了限制。

但事實上,與世界其它地區一樣,結束大流行在保證雇主的利潤滾動面前顯得無足輕重。這一點在關鍵的微芯片行業尤為突出,為了維持生產線滿負荷運轉,工人的生命被置於危險之中。

占全球半導體生產總量50%以上的台灣芯片工廠中,盡管出現了多起新冠肺炎疫情,但工人們仍被要求繼續工作。工人們不但沒有停工或得到必要防護,還受到「為了防疫」所制定的荒謬規定的約束,同時還得維持生產。

英國《每日電訊報》的記者尼古拉·史密斯(Nicola Smith )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芯片工廠的工人被「囚禁」在宿舍裡,甚至被禁止刷牙。

工人們被告知,在封鎖措施下,他們不得離開公司廠房,如果不遵守,他們就會受到雇主最卑鄙的恐嚇。一名人力中介一度向移工們威脅道:

「如果你感染了新冠肺炎,你死了之後,你的屍體將在台灣立即火化,你的家人甚至無法看到你的屍體,家庭的資金鏈斷裂……要是你沒有死,你將負責隔離期間的所有費,包括醫療費以及其他與你接觸過的人的費用。」

總部位於台北的友勁科技(Cameo Communications)公司也向員工發出類似的通告,威脅員工稱,如果員工感染了病毒,公司將追究其個人責任,包括損害公司商業形像。

工人被要求「自願」在公司營房中監禁,如果他們因執意上下班而意外感染,公司會設法毀掉他們的生活。與此同時,工人收到通知稱,他們在辦公場所的活動受到密切監視,另外他們必須從工廠商店購買商品。

這些警告顯示了資本家對工人的看法。他們認為工人只是他們盈利機器運轉的爐灰。

種族主義政策

這些工人中絕大多數是來自菲律賓、泰國、越南和印度尼西亞等國的移民,他們經常受到人力中介公司的制約,被雇主和中介共同剝削。他們不僅勞動強度高,還常因被中介索取高額費用而欠下大量債務。此外,就算在「正常」的時期下,台灣政府常年來的種族主義政策也讓移工們深受其害

自疫情爆發以來,雇主和政府的種族主義加重。據估計,在台灣人數約450,000外籍移工大多被要求擠進了狹小的工廠和宿舍,使他們更容易受到感染。在疫情之前,資本家和房東「節省」了工人工作和生活空間,不顧工人的舒適,把他們塞滿了工廠和宿舍。資本家用對待牲畜一樣的方式對待工人,為COVID-19病毒的傳播創造了理想的條件。在工業重鎮苗栗縣,感染人群中85%的是外籍移工,只有15%是台灣人。

在苗栗縣的京元工廠,感染COVID-19的工人的行李在未經他們許可下被扔到街頭。工人在被強制轉移到其他設施隔離時,公司依舊收取他們的宿舍租金。//圖片來源:曾玟學官方臉頁在苗栗縣的京元工廠,感染COVID-19的工人的行李在未經他們許可下被扔到街頭。工人在被強制轉移到其他設施隔離時,公司依舊收取他們的宿舍租金。//圖片來源:曾玟學官方臉頁

對此,國民黨籍的苗栗縣長徐耀昌針對外籍移工下達 「禁足令」,限制工人自由出入宿舍,那些在工廠宿舍外租房的人被趕回到擁擠的宿舍。印尼工人艾瑪(Emma) 對《報道者》記者陳情:「我覺得我好像是一個犯人。」

不幸被感染的人將面臨更悲慘的命運。遭隔離義工的個人物品未經同意就被扔進了垃圾桶,他們的鋪位會立即交給另一名工人,但仍然要繳納租金。中介和雇主不停的誘騙工人簽訂合同,讓工人承擔隔離期間產生的所有開支,即便政府一直在為雇主提供補貼用以支付這些費用。

在台灣,對外籍移工的種族主義一直存在,疫情不過是加劇了這種不人道的行為,並將它暴露在全世界面前。這恐怕不是台灣政府所渴望的那種「國際承認」。

利潤高於生命

工廠中外籍移工的困境,集中體現了台灣資本主義對利潤的貪婪。台灣也同其他地方一樣,利潤高於生命。

從芯片工廠京元公司的管理層,對員工中爆發疫情的反應上可見一斑。出事後,他們的第一反應不是停工,而是加強對外籍移工活動的管控,甚至對違反防疫規定的人員做出解約處罰。盡管此事件引起社會廣泛的強烈抗議,在輿論壓力下該公司也被迫停工,但幾天後又恢復了生產,使更多工人面臨感染風險。

以上的情況不是電子芯片行業特有的。在其他領域,雇主未能適當調整輪班(例如,必須忍受工作量暴增的物流工人),也未能提供足夠的個人防護裝備(例如外送員)。我們一次又一次地注意到,所有的不足歸根到底都與一個問題有關,雇主所關心的不是保護工人,而是不顧疫情的追求利潤最大化。

曾經說過「勞工是心裡最軟的一塊」的民進黨當局,現在又是如何處理疫情?5月17日,勞動部放寬了對工作日時長的限制,並延長了制造業、物流和交通運輸行業的工作時間。6月8日,他們宣布將制造、批發、零售和倉儲行業工人的法定最小輪班間隔從11小時縮短至8小時,影響近49萬名工人。

也就是說,在面對這種頑固、傳染性極強的病毒時,政府要求最難保持社交距離的行業工人延長工作時間。

發動勞工主導的反擊

去年,世界各地的統治階級及其政府一再的視生命如草芥,現在這一幕也在台灣上演。這並不是因為這個或那個政治家的「失職」或「無能」,而是因為我們都生活在一個資本主義社會,而維護資本家的利益是總是被擺在最最前沿。

台灣的兩大資產階級政黨盡管爭吵不休,但在對待工人的問題上卻形成了統一戰線。正如我們所看到的,無論是民進黨全國政府還是國民黨地方政府,都在無情地推行親資本主義政策。

被驅逐後,返回宿舍的工人發現他們先前的住處已經空無一物,甚至床也被扔掉。他們只能在墊子上睡覺,第二天還要繼續工作。//圖片來源:曾玟學官方臉頁被驅逐後,返回宿舍的工人發現他們先前的住處已經空無一物,甚至床也被扔掉。他們只能在墊子上睡覺,第二天還要繼續工作。//圖片來源:曾玟學官方臉頁

由此可見,我們絕對不能寄希望於藍營綠營。台灣工人階級迫切需要一個屬於工人階級的、有社會主義綱領的政黨。

台灣民眾必須積極接觸外籍移工,同外籍移工的鬥爭聯系起來。他們是在同一個貪婪的統治階級下受苦受難的階級兄弟姐妹。

近日,一批苗栗青年向政府請願,要求政府停止對外籍移工的種族歧視政策。這是一個良好的開端,但台灣各大工會應更加積極主動地爭取外籍移工的權益,將其納入自己的鬥爭中。

本月早些時候,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IMT)的台灣組織“火花”成員發表了一份聲明,分析了當前局勢。在聲明中,我們提出了一個工人組織參與反擊雇主壓迫的計劃。雖然病例數已經開始下降,但孕育病毒爆發的惡劣環境和雇主們的貪婪不會消失。我們懇請台灣的讀者考慮我們的計劃,與我們取得聯系和討論,並加入我們在台灣建立一個組織,傳播革命思想,凝聚成一股力量,可以推翻這個利潤高於一切的社會體制。

《火花》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台灣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加入我們」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