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回顧, 泰德·格蘭特, 組織策略, 著作與文獻, 馬克思主義理論

於英國工黨黨大會上申訴開除黨籍決定的發言

(譯者按:這份演說是英國馬克思主義理論家泰德·格蘭特(Ted Grant)於1983年9月在英國工黨黨大會上的發言,申訴當時黨內右派於當年2月其本人和馬克思主義的《戰鬥報》(The Militant)編輯部發動的開除黨籍令。格蘭特當時所領導的戰鬥趨勢(Militant Tendency)透過馬克思主義的群眾工作理論廣泛地在工黨基層推廣革命理念,而他們取得的成功也招致了工黨右派的攻擊。盡管格蘭特等人無法於這此當大會駁回開除令,但是戰鬥趨勢仍然在而後幾年在工黨和英國工運內扮演著亮眼的角色,工黨官僚也始終無法開除所有戰鬥趨勢的支持者,直到1990年代初戰鬥趨勢內部領導層決定不顧格蘭特警告,采取極左主義路線並率領戰鬥派脫離工黨後,戰鬥趨勢對工黨的影響才逐漸消失。)


主席同志,同志們,對於工黨來說,今天是一個遺憾的日子。我們在這邊討論關於(我們的)開除黨籍令,而不是討論——正如我們在歷年黨大會上一直在做,並將繼續做的那樣——我們該如何踢走保守黨的根本方法。(掌聲)

據稱,我們的罪行是,我們(戰鬥趨勢)是在黨內做組織。然而,「團結派」[1]也是有組織的。我們所推動的這個運動現在已經達到了這樣成果:有工黨黨籍的國會議員們不再理所當然地擁有被黨提名的「神聖權利」,他們現在要接受重選[2],對基層黨員負責。(掌聲)他們不再有選舉黨魁的「神聖權利」;現在黨魁是由整個黨大會內的選舉產生的,這一點是絕對正確的。但顯然還有一項「神聖權利」,那就是右翼有組織(黨內黨)的權利。但是對於那些能夠有效對抗右翼的人來說,就沒有這種權利了。

如果我們看看我們黨的歷史,我們就會發現,是那些(後來成立)社民黨[3]的叛徒——羅傑斯(Bill Rodgers)、歐文(David Owen)、威廉斯(Shirley Williams)——在脫黨前首先提出了在工黨內發動獵巫的問題。事實上,他們離開工黨的理由之一就是戰鬥趨勢沒有被開除出黨。我們的敵人在報刊、媒體上,由保守黨、柴契爾、泰比特(Norman Tebbit)、豪(Geoffery Howe)和所有其他人發起了一場巨大的運動,要求工黨必須驅逐戰鬥派,才能夠穩定黨內情況。

當清黨發生後,這些人是否心存感激?不僅沒有,他們反而利用這一點來顯示工黨的不團結。工黨在全國大選前的四、五次的全國執行委員會會議都被用來討論關於戰鬥派的事,而不是準備一場能夠戰勝保守黨的運動,這難道不是一種絕對的恥辱嗎?(掌聲)

根據吉姆·莫蒂默[4]本人去年11月的說法,大多數選區的工黨都不贊成排斥戰鬥派。除了這些人之外,我還要加上工會中絕大多數的基層人員。他們希望團結;他們不想花幾年時間討論這個問題。

如果我們考慮現有的情況,沒有人可以否認,在大選中最好的黨工,在地方選舉中最好的黨工,在工黨中任何時候最好的黨工,都是戰鬥派的支持者。(掌聲和插話聲)

我們在伯蒙德賽補選前就警告過全國執行委,在補選前夕開除我們絕對是瘋狂的。我們要求將聽證會推遲一周、一個月或他們任何他們決定的其他時間。但是右派說,如果這些驅逐被執行,將有助於選舉勝算。我們在伯蒙德賽看到了(失敗的)結果。我們在全國大選中看到了(同樣失敗的)結果,這是獵巫為我黨所帶來的後果。

主席同志和同志們,接下來是我最後的一點。邁克爾·富特[5]曾經被開除出了這個黨。奈·貝文[6]曾被開除出這個黨。(台下插話) 莫蒂默曾被開除出黨。(台下插話「沒有,沒有」)是的,這是完全正確的,這些人都曾被開除出黨。

無論這次投票的結果如何,無論我們是否獲得勝利,是否被開除,我們仍將繼續為工黨的勝利而努力。

我們仍將繼續努力,以確保保守黨政府被趕出去,並期待是一個具有社會主義政策的工黨重返執政。無論提出什麼樣的方案,戰鬥派都會像過去一樣,繼續為這場工人運動的勝利而努力。馬克思主義是不可能脫離工黨的。你們的這些開除行動是不可能成功的。我們會回來的。我們將恢復我們的黨籍,如果不是在一年內,就是在兩三年內。我們會回來的。

在每個工會會議上,在每個區委會,在每個管委會,在每個工廠代表委員會會議上,我們都會把這個問題提出來討論,我們會回來的。(鼓掌)

(申訴在卡片投票表決中[7]失敗。4,972,000對1,790,000。)

《火花》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台灣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加入我們」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注釋

[1] 編者注:「團結派」(Solidarity)是當時工黨內一個有自己的成員、資金和全職組織者的組織,由工黨中的一部分右翼成立。

[2] 譯者注:重選(re-selection,又稱de-selection)是工黨黨內的民主程序,即一個地方工黨所有黨員有權對其選區內的工黨政客發動投票,取消地方工黨對其的支持,借此讓個別政客無法在下次選舉中得到工黨提名和支持。工黨官僚長期阻礙重選程序被發動,借此讓右派工黨政客得以在任期內為所欲為,不受基層黨員監督。但在戰鬥趨勢蓬勃發展的時期,也增強了更多激進的工黨黨員發動重選來問責其選區內的工黨政客。

[3] 編者注:英國社會民主黨(Social Democratic Party)成立於1981年,是由格蘭特發言內提到的三位工黨國會議員和羅伊·詹金斯(Roy Jenkins)領導的分裂的結果。他們都是前工黨內閣成員。譯者補注:社民黨系為工黨內極度右翼的人事在不滿工黨高層無法清除黨內左派(尤其是戰鬥趨勢)後發動的分裂,旨在全國上下選舉內破壞工黨選情以防止在英國出現左翼政府。社民黨而後與英國自由黨(Liberal Party)合並成為現今的英國自由民主黨(Liberal Democratic Party)。

[4] 編者注:吉姆·莫蒂默(Jim Mortimer)當時是工黨的總書記。他本人在1930年代因支持共產黨前沿組織而被開除。

[5] 譯者注:邁克爾·富特(Michael Foot),當時的工黨黨魁和黨內左派人物。

[6] 譯者注:奈·貝文(Aneurin 「Nye」 Bevan),二戰後工黨黨內左翼領袖和前英國工黨政府內閣,最著名的政績是創立英國國民醫療服務體系(National Health Service,NHS)。

[7] 譯者注:「卡片票」(card vote)是英國工黨和工運內部的一項表決傳統。一般決議案通常都是以會議在場代表人數的多數決審理,但是當遇到特別有爭議的表決案時,會議可能會決定以「卡片票」決定。此時,各大工會代表得到的票數將不再只是一人一票,而是按照各工會成員人數計算票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