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 土地正義, 時事分析, 社會運動

政府霸權強拆,只有組織起來才能對抗未來更大攻勢!

2020年10月13日凌晨3點,民進黨政府對南鐵東移餘下的兩戶,即對於陳黃兩家的強制迫遷行動,出動了令人詫異的優勢警力,直接要將這件多年未解的爭議做一次性的「解決」。

當場,開元路橋、前鋒路等等的黃家附近各個巷口就被警方站位看守,讓其他關心這件爭議的人士無法進入,只剩下當場留守的抗議者獨自面對鐵工局的人海壓制。

鐵工局人員在宣讀強拆命令後,便依所謂的「行政執行法」,先以「禮」勸告黃春香與抗議者離開現地,後以「兵」直接打破黃家後方玻璃門,進行強制驅逐。在全部抗議者尚未離開時,便執行強拆。

早上7點後,遭驅逐的抗議者再次集結,直接突破路口的封鎖,先是突破第一道圍籬以及第一波盾牌員警的阻擋。但在第二道防線,卻面對到了包含霹靂小組在內的警察阻擋,無法順利攻破。幾位突破過的抗議者,則遭到霹靂小組的直接架離。

但比起身體上的受傷,更讓參與抗爭的火花(台灣IMT)成員所心寒的,在推擠中所聽到的,霹靂小組的大聲「勸阻」:

「聽不懂人話是不是啊?」

「這樣很好玩嗎?」

原來在國家機器面前,抗爭者們只是所謂的「愚民」,甚至是麻煩當有趣的「好事者」。

但我們清楚抗爭者們不是「愚民」。他們花了多少時間要與政府進行協商、溝通,而政府卻毫無一點交流之意。最後他們只能在不得不的情況下,全力組織了這次抗爭。

而我們也清楚抗爭者們也不是「好事者」。他們非常清楚,今天是為了保衛人民的財產權與居住權的大義,才願意在徹夜難眠又忐忑不安的身心狀態下,挺身與國家機器對抗。

但這一切都被政府的以逸待勞,以及強大的鎮壓力量所擊潰。

幾個街頭外的青年路陳家,幾乎在同一時間也遇到政府的突襲,並在人員未疏散的情況下,房屋後方遭到了「象徵性」的拆除。這場抗爭的結果是令人婉惜的,因為這個野獸般的資產階級政府,已經以國家機器的勢力,取得牠們想要的了。但是這個政府也取得了牠們最害怕的,也就是升高再升高的民怨。這場悲劇,只是在台灣島上的藍綠兩大野獸財團政黨,交互胡亂執政的一個結果。

誰壟斷了土地,誰就壟斷了土地帶來的收益。政府對人民土地的豪取強奪,不止是檯面上與居民之間的徵收角力,在這之後接手土地實際收益的財團,才是這場大富翁遊戲的真正統治者。我們可以直接指出,土地問題實質上就是階級矛盾的問題。而在當前資本主義的體制下,在土地問題上的輸家,幾乎都是實質擁有自身勞動成果的人民。

在土地問題上,與勞工階級當前所面臨的被剝削問題,有著實質的連結。而儘管這樣的說法過於簡單,但實際上就是:我們永遠不會曉得,某天我們的家園,特別是背負了十幾二十年房貸的實幹勞動者們的家園,會不會被資本利益這把利刃,給硬生生的切割開來。

南鐵東移爭議的結果,也直接展現了,當人民對上資產階級與其政治幫凶時,這之間過於巨大的力量不對等。但如前所述,土地問題與構成這個社會的多數人有關,我們理當要將各個之間看似不相關,但實則有著不可分離關係的議題本質看清楚。並且我們呼籲,應當將各個議題互相連結,呼籲各方工運與社運領袖們,能將受到各自壓迫的群眾們團結起來,才能獲得強大並能持續發展的社會能量,用以反抗一切強加於社會之上的迫害。

就如同美國工運家和民謠歌手喬·希爾(Joe Hill)在被處決前說的那樣:切莫哀悼下去,快將反抗組織起來!

《火花》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台灣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加入我們」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