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 土地正义, 时事分析, 社会运动

政府霸权强拆,只有组织起来才能对抗未来更大攻势!

2020年10月13日凌晨3点,民进党政府对南铁东移余下的两户,即对于陈黄两家的强制迫迁行动,出动了令人诧异的优势警力,直接要将这件多年未解的争议做一次性的「解决」。

当场,开元路桥、前锋路等等的黄家附近各个巷口就被警方站位看守,让其他关心这件争议的人士无法进入,只剩下当场留守的抗议者独自面对铁工局的人海压制。

铁工局人员在宣读强拆命令后,便依所谓的「行政执行法」,先以「礼」劝告黄春香与抗议者离开现地,后以「兵」直接打破黄家后方玻璃门,进行强制驱逐。在全部抗议者尚未离开时,便执行强拆。

早上7点后,遭驱逐的抗议者再次集结,直接突破路口的封锁,先是突破第一道围篱以及第一波盾牌员警的阻挡。但在第二道防线,却面对到了包含霹雳小组在内的警察阻挡,无法顺利攻破。几位突破过的抗议者,则遭到霹雳小组的直接架离。

但比起身体上的受伤,更让参与抗争的火花(台湾IMT)成员所心寒的,在推挤中所听到的,霹雳小组的大声「劝阻」:

「听不懂人话是不是啊?」

「这样很好玩吗?」

原来在国家机器面前,抗争者们只是所谓的「愚民」,甚至是麻烦当有趣的「好事者」。

但我们清楚抗争者们不是「愚民」。他们花了多少时间要与政府进行协商、沟通,而政府却毫无一点交流之意。最后他们只能在不得不的情况下,全力组织了这次抗争。

而我们也清楚抗争者们也不是「好事者」。他们非常清楚,今天是为了保卫人民的财产权与居住权的大义,才愿意在彻夜难眠又忐忑不安的身心状态下,挺身与国家机器对抗。

但这一切都被政府的以逸待劳,以及强大的镇压力量所击溃。

几个街头外的青年路陈家,几乎在同一时间也遇到政府的突袭,并在人员未疏散的情况下,房屋后方遭到了「象征性」的拆除。这场抗争的结果是令人婉惜的,因为这个野兽般的资产阶级政府,已经以国家机器的势力,取得牠们想要的了。但是这个政府也取得了牠们最害怕的,也就是升高再升高的民怨。这场悲剧,只是在台湾岛上的蓝绿两大野兽财团政党,交互胡乱执政的一个结果。

谁垄断了土地,谁就垄断了土地带来的收益。政府对人民土地的豪取强夺,不止是台面上与居民之间的征收角力,在这之后接手土地实际收益的财团,才是这场大富翁游戏的真正统治者。我们可以直接指出,土地问题实质上就是阶级矛盾的问题。而在当前资本主义的体制下,在土地问题上的输家,几乎都是实质拥有自身劳动成果的人民。

在土地问题上,与劳工阶级当前所面临的被剥削问题,有着实质的连结。而尽管这样的说法过于简单,但实际上就是:我们永远不会晓得,某天我们的家园,特别是背负了十几二十年房贷的实干劳动者们的家园,会不会被资本利益这把利刃,给硬生生的切割开来。

南铁东移争议的结果,也直接展现了,当人民对上资产阶级与其政治帮凶时,这之间过于巨大的力量不对等。但如前所述,土地问题与构成这个社会的多数人有关,我们理当要将各个之间看似不相关,但实则有着不可分离关系的议题本质看清楚。并且我们呼吁,应当将各个议题互相连结,呼吁各方工运与社运领袖们,能将受到各自压迫的群众们团结起来,才能获得强大并能持续发展的社会能量,用以反抗一切强加于社会之上的迫害。

就如同美国工运家和民谣歌手乔·希尔(Joe Hill)在被处决前说的那样:切莫哀悼下去,快将反抗组织起来!

《火花》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台湾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加入我们」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讯「火花-台湾革命社会主义」脸页,谢谢!

发布留言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必填栏位标示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