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相片來源:《焦點事件》,歐碧薇)
台灣, 時事分析, 精選

大難臨台,出路何在?

(封面相片來源:《焦點事件》,歐碧薇。以下文章僅代表本文作者立場。)

去年曾一時躲避了災難的台灣,現在也被拉進了世界危機的漩渦之中。在經歷過一連串人禍、旱災、斷電後,台灣的群眾現在要面對著疫情的降臨。但是領導著這個社會的統治階級和他們的政治代表們,居然沒有從去年一整年世界各地的經驗中學到任何的教訓,正在重蹈覆徹,企圖以犧牲勞工階級的生計來保障自己的利益。接下來,我們將會經歷什麼樣的遭遇?這些遭遇又如何告訴我們現有體制必須要被推翻?

在去年一整年內,我們世界各地的同志們就不斷指出:如果不是各國政府在疫情初始階段為了保障經濟運作而推遲必要的防疫措施,疫情就不可能會氾濫到如此嚴重的地步。從中共當局一開始企圖打壓李文亮醫師來掩蓋病毒消息、歐美各國政府第一時間拒絕必要防疫措施而導致上千萬人感染和無數人喪生、日本政府緩慢處理造成第四波流行、印度總理莫迪因急於競選造勢而促成的毀滅性第二波等等例子不勝枚舉。當權者們遲鈍的處理方式,不僅造成了不必要的爆發和死亡,最後也必須要將國家經濟放置於更加漫長且嚴峻的封鎖措施下來緩和疫情。

在目睹了一整年世界各地的先例後,蔡政府仍然重複了他國的錯誤,延遲了必要的防疫措施,造成今天的「失守」。我們將會發現:台灣政府的各種失誤,是被同樣一套資本主義邏輯造就的。

勞工成為資本的炮灰

在疫情面前,資本家和政客們首先想到是保護他們的財源。如何不讓生產停止是統治階級最關切的問題,而其他一切都是從屬於它,包括人命。

這一點,我們從今日元京電子資方對其員工發生群聚感染的反應上就可以看出。在如此密集的工作環境內,資方獲悉發生群聚感染後的第一反應不是停工,而是加強對移工個人行為管制,甚至以解約懲治違反防疫規定的移工。後來在各方壓力下才同意停工的元京電卻在幾日後火速復工,重啟了更多勞工被感染的可能。

在其他行業內,雇主不是沒有適量調節人力和工作(如必須忍受突然提高工作量的物流工人)、就是沒有提供足夠的職災保障(如外送員)。一次又一次,我們看到了資方的考量不是保護為他們賣命的勞工,而是如何在非常情況下繼續最大化每個工人可以為他們創造的利潤。

而曾說過「勞工是他們心中最軟的一塊」的民進黨政府呢?勞動部目前一如既往地為虎作倀,既於5月17日以天災、事變或突發事件為由,放寬製造、通路、物流業七休一與延長工作時間上限之規定。隨後勞動部又於6月8日再度逕行公告,製造業、批發業、綜合商品零售業、倉儲業勞工,輪班間隔將由11小時縮短為8小時,這也將影響將近49萬人。

也就是說:面對這個以高傳染力、長潛伏期的病毒,政府卻要求那些工作上最難以維持社交距離的勞工們必須勞動更長的時間。請問:這到底如何能防止病毒蔓延?

然而正是在這方面台灣的統治階級確是相當有「國際觀」的。在去年疫情爆發初期,同樣強迫勞工在危險的情況下繼續工作的嘗試在全球比比皆是。以一度是全球疫情中心的義大利為例,政府在第一時間堅持要求尤其是在工業地區的勞工們繼續上班,只是含糊不清地承諾「保障工作安全」。只有在巨大的野貓罷工潮壓力下,義大利政府才同意准許停工以及具體升級防疫安全等等措施。義大利的經驗對台灣的勞工們來說是非常可取的。我們必須要覺悟到中華民國政府,跟所有資產階級政府一樣,是「資有、資治、資享」的政府,而不是勞資之間的「公平」仲裁者。因此勞工們如果要保護自己的安危,譴責資方和政府是不夠的,直接抗爭才是爭取具體保障的途徑。

「同心抗疫」之名和打壓民主之實

在階級矛盾加劇的同時,政府也會高調揮舞著「同島一命」、「同心抗疫」等等的口號,進而將政府的批判者們打成某種「不配合」、「沒建設性」甚至「破壞防疫」的全民公敵。同時以防疫為藉口來打壓任何形式的抗議活動,維護既有的統治體系。

我們組織在疫情爆發初期就已經預料到各國的當權者將會極力營造這種「全國團結」的氛圍。如同戰爭開始爆發時一般,這種氣氛可能在第一時間鞭策社會多數來接受政府的領導,並孤立少數的批判者。結果就是當權者被容許大行其道,並維護他們的體制。

以美國紐約州為例,民主黨籍的州長安德魯·庫默(Andrew Cuomo)在疫情爆發初期推遲防疫並導致紐約確診數一度居世界之冠。儘管如此,在庫默終於開始認真處理疫情後他卻一時成功地在媒體前營造了某種果斷、剛毅的抗疫領導形象,並被美國各大媒體瘋狂吹捧成美國最受歡迎的政治人物。在庫默聲望達到高點的幾個月內,他曾企圖削減州政府對公立學校的預算,威脅到公立學校教師們的生計,而紐約公立學校的教師們也都隸屬於經常「忤逆」庫默的紐約州教師工會。在「庫默熱(Cuomomania)」終於冷卻後的今年,可靠消息指出庫默在疫情期間涉嫌壓低當地安養院內的死亡人數。從這裏,我們可以看到為了配合「團結抗疫」而放棄對當權者的批判是如何危險的思維。

在一定程度上,台灣在過去一年半載內的相對防疫成功也讓蔡政府得以延長這種情緒。對衛福部長陳時中的造神運動就是其中一部分。而現在疫情爆發後,政府更是加倍企圖營造這種氣氛,綠營人士各種的帶風向、網軍傾巢而出,雷厲風行地抹黑任何批判蔡政府的人,不論這些批判是否合理。更有甚者,如台南市長黃偉哲將防疫直接譬喻為國民黨威權時期的「保密防諜」心理,要求民眾應該追查「就在你身邊」的確診者,而不是監督政府的處理策略。

綠營執政者的防疫宣傳用詞宛如回到國民黨戒嚴時代。//圖片來源:周天觀
綠營執政者的防疫宣傳用詞宛如回到國民黨戒嚴時代。//圖片來源:周天觀

而「舉國同心」旗幟不僅是在輿論、認知上對異議者的孤立,各國政府也常以防疫為藉口打壓民主人權,尤其是集會自由。今年四月,人權觀察組織(Human Rights Watch)就已經警告全世界至少有83個國家政府以防疫為由對言論、結社、出版等自由進行打壓,其中除了向來威權的政權外,也包括「民主」的英國、法國、西班牙等政府。在我們身處的亞洲內,除了香港特區政府以防疫為由禁止六四紀念晚會這個令人心痛的例子外,也看得到中國、泰國和緬甸當局分別藉此打壓異議人士。目前在台灣,中央疫情指揮中心已經被賦予向內政部警政署提出指示的權力500人以上的戶外集會目前也被原則性命令停辦。部分公司也擅自企圖阻止工會幹部接受媒體採訪。「同島一心」鼓吹服從領導的宣傳,再加上這些以非常情況為由的人權限制,都應該讓真正想要「捍衛台灣民主」的人警覺,而不是放心。

我們要注意的是,當局勢必會將遊行抗議描述為群聚感染的溫床,藉此勸阻權益受損的人上街抗議。然而去年多國內爆發的抗爭卻鮮有造成疫情大爆發的案例。例如參與去年美國巨大的「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BLM)抗議行動吸引了可能高達全美10%的人口參加,卻少有證據顯示這些抗議促成了相對程度的疫情擴散。當然,在參與抗議時必要的社交距離和戴口罩等守則都是需要被遵循的,而在各地的BLM抗議內也不乏群眾主動發放免費口罩並積極維護防疫措施。因此,台灣的群眾必須要理解:疫情不是抗爭克服不了的障礙,而當我們的階級利益被壓迫時,反抗鬥爭仍然是我們的義務。

舊問題不會被疫情耽擱

在疫情之下,我們人生中各式各樣的計劃都被防疫耽擱了。社交生活被打斷,人生規劃必須重新洗牌,工作收到嚴重影響。但是我們將會發現統治階級造成的舊有問題卻完全沒有被耽擱,反而持續困擾著勞苦大眾的生活。

我們首先看到關鍵的疫苗供應問題卻被地緣政治角力扭曲地雞飛狗跳。台灣人民的生命安全已經被淪為中美帝國主義和其在島內買辦博弈的棋子,現在我們赫然發現自己的疫苗也從屬於大國角力的考量。正如《焦點事件》所彙整的,台灣不過是中美兩國在世界各地透過「疫苗外交」而爭奪勢力範圍的一部分。在世界各地,各國的人民都由於各式各樣的「疫苗民族主義」而生活在假新聞或是無法接種的擔憂之中。在大國博弈和藥商的盈利動機之下,直至最近世界上絕大部分的貧困國家人民仍然無法獲得疫苗

美國近來對台灣的關懷並不是基於某些政客所說的「捍衛自由」,而是首先關心維持台灣半導體產業的持續運作,以及台灣在美國亞洲戰略內扮演的角色。//圖片來源:外交部官方臉頁
美國近來對台灣的關懷並不是基於某些政客所說的「捍衛自由」,而是首先關心維持台灣半導體產業的持續運作,以及台灣在美國亞洲戰略內扮演的角色。//圖片來源:外交部官方臉頁

在島內,藍綠兩邊互相指控各自所依附的帝國主子在阻擋疫苗。近日台灣從日本和美國之手獲得第一批疫苗,緩和了燃煤之急,綠營人士也藉此大肆歌頌美國。我們完全可以理解廣大民眾由於終於得到疫苗而感到喜悅。但是我們仍然要提醒大家:美國近來對台灣的關懷並不是基於某些政客所說的「捍衛自由」,而是首先關心維持台灣半導體產業的持續運作,以及台灣在美國亞洲戰略內扮演的角色。在世界資本主義體制內,我們作為小國國民始終是其他資本勢力的籌碼。我們維護生命的權利絲毫沒有被疫情的爆發而變得更加重要。

同樣,疫情也沒有讓輪流統治台灣勞工階級的藍綠資本勢力緩和他們的惡鬥和作秀。關於民進黨執政者的行徑我們已贅述不少,但藍營的吵鬧也令人作嘔。一如既往,他們哭天喊地,用誇張煽情的口吻控訴民進黨如何草菅人命,但結論永遠不是對這個體制做出根本的質疑,而只是訴求群眾下一次用選票將他們送回總統府,然後實行跟民進黨同樣的主要政策。藍營的名嘴和媒體也開始提出「同島不同命」的口號。在這裏,我們請所有台灣的勞工和青年戒慎:的確,在這片土地上,統治階級和勞苦大眾的當下面對的命運是不同的。但是就如我們跟蔡英文、陳時中、蘇貞昌還有他們背後的財團有著不同的命運一般,我們和江啟臣、韓國瑜、郭台銘或柯文哲這些人也一點交集也沒有。台灣群眾現在一如既往地需要屬於階級的群眾勞工階級政黨,因為缺乏這個政黨的資產階級兩黨制也在疫情下持續地蹂躪著我們。

勞工階級只能、也必須靠自己

去年在世界各地重複發生的防疫遲疑、勞權受損和打壓民主,現在正在台灣重新上演。這一切並非源自於個別行政「失職」或是「無能」,而是因為我們同樣存活在一個以資本利益為社會優先考量的資本主義社會。這也就是為什麼看似草菅人命的政策一再被推陳。正如列寧所解釋的:資本主義本身就是永無止境的恐怖。

反轉這一切的唯一途徑就是階級獨立。也就是作為社會大多數,並實際在運作社會的勞工階級終止他們對資產階級的依賴和聽從,推翻資產階級的專政,並以自己的力量來處理疫情或是其他資本主義體制無法有效處理的重大問題。如此,我們才能夠達到例如以下的防疫措施:

  • 所有復工、停工等決定交由所有勞工,防疫措施的落實由勞工監督。資方不得已任何理由強迫勞工上工。
  • 勞工不分本地或移工,堅決反對任何差別待遇,只要是工人都應有完全一樣的待遇和權利!
  • 保證所有人都有無限的病假工資。拒絕無薪假。必須立即將臨時工正規化,或者保證失去工作的工人有相當於生活工資的福利。應該為父母和照顧者提供帶薪假期,以照顧孩子和那些受學校、幼兒園等關閉影響的人。
  • 病床的數量必須大幅增加,如果有必要,必須立即建立新的醫院——或者通過徵用和重新利用空的建築,如酒店等,或者通過從頭開始建造新的設施。杜絕醫護人員過勞或缺乏物資。由醫護工會指揮醫療物資發放。
  • 必須對所有必需品實行嚴格的價格控制。徵用能夠生產稀缺的衛生產品和醫療設備的工廠。
  • 阻止所有驅逐租房客的行為。被超級富豪用作投機工具的空屋應該被置於公共控制之下,為街友提供住所。
  • 受影響地區應暫停所有非必要的生產,以防止疾病的傳播,但凡需要關閉的企業應保證工人的全薪。所有公共部門的外包必須立即結束,服務由內部提供,其工人由國家僱用,以確保他們繼續獲得工資。
  • 應在工作場所為需要工作的人設置健康和安全措施,費用由資方承擔。如果老闆們聲稱沒錢,那麼我們必須要求他們公開賬目給勞工以示證明。
  • 這些步驟應該由工人自己討論和決定,由廠房工人代表和選舉產生的工作場所委員會監督其實施。如果工會力量薄弱或不存在,那麼這就是開始組織和要求承認工會的機會。
  • 不能通過增加預算赤字或國債來找到抗擊大流行病的必要資源,這些資源將由工人在以後的緊縮政策中支付。應該立即對大企業徵稅。我們還必須提出將銀行國有化的要求,以便將資源用於需要的地方,為家庭、小企業和受停產影響的部門提供資金。
  • 面臨破產的行業應被國有化,置於工人階級的控制之下,以保護工人的工作和生計。壟斷企業的閒置財富應被徵用,以資助所需的緊急措施。

「同島不同命」並不是疫情造成的,勞工階級和資產階級之間的不同命運是在這個社會下的必然結果,它也不會跟著疫情結束。台灣的勞苦大眾們只能站起來掌握自己的命運,而馬克思主義的綱領將會是他們戰鬥的最佳利器。

《火花》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台灣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加入我們」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