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抗爭

法國:「黃背心」運動、列寧,以及全國總工會的「領導」

「黃背心」運動的動員,象徵著法國階級鬥爭的發展進入了一個重要階段。這場運動沒有政黨、沒有工會、更沒有事先存在的組織,數十萬人民加入了反對燃油稅調漲,一把掃除政府當局假惺惺的讓步和威脅。這場運動得到了廣大人民的支持。他們的決心和他們的義憤和苦難一樣深沈。面對一個不斷對工人、退休者和中產階級提高財政壓力,而讓最有錢的人享受各種「減負」( allègements de charges)、補貼和其他退稅政策的政府,他們表達了憤怒。「黃背心」們清楚地明白,所謂「生態轉型」不過是掠奪人民、服務一小撮有錢寄生蟲利益的又一全新藉口。

中國:政府加重打壓工人和學生!

近幾個月來,一場工人和學生對抗中國資本主義政權的持久戰正在展開。中國政府對支援工人的學生們施加的殘暴鎮壓,也凸顯了這場抗爭的火爆性。雖然這整起事件的導火索是佳士公司廠工們發動的工會組織行動,其起點是地方性的,而政府也主要把矛頭指向參與運動的工人和「佳士聲援團」學生們,但這場抗爭反映的是更廣汎的社會矛盾。

佳士工人的行動顯示了階級鬥爭的升溫!請參與連署!

今年六月初,焊接工具製造商佳士科技的深圳廠方員工開始嘗試著以合法管道組織工會,藉以保護自己於資方長期製造的惡劣工作環境和待遇。工人們指稱,他們經常遭資方非法罰款,或是故意延遲、削減社會保險金。這些行徑,在佳士公司身為一個大型上市公司,並被政府指定為2008北京奧運鳥巢賽場建構的獨家供應商的情況下,顯得更加無恥。佳士董事長潘磊也正好是深圳市「選出來」的人大代表。

十月革命與LGBTQ+的鬥爭

曾經有一個地方,同性婚姻是合法的,跨性別者是可以從軍的,一位公開出櫃的男同性戀者可以是一名外交部長,而歧視性的法律條文被移除,在證件上修改個人(社會)性別僅僅是一件簡單的行政事務。這個驚奇的地方在哪裡?究竟是什麼時候,這些比隨便哪一個現代國家的基本的民主與人權進步的法律被樹立起來?更重要的是,為什麼這樣的法律沒有在世界各地普遍推行?馬克思主義者們對這個景象並不陌生,這個國家即是蘇聯,而這些法律則是在俄國革命氣勢上升時期(1917年到1926年之間)在列寧和托洛茨基的領導下實施的。毫無疑問,這些法律也在後來斯大林主義反革命浪潮中,與其他所有布爾什維克主義所帶來的社會和政治進步一同被廢止、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