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抗爭

泰國:群眾抗議活動震撼政權

一個多月來,泰國幾乎每天都有抗議活動發生。抗議活動的規模和膽量越來越大。幾十名要求民主的在校學生,變成了數以萬計的抗議者,並挑戰著泰國社會的根基。他們說,如果政府直到9月還不作出回應,事態就會升級。泰國政府就像是一隻在車燈照射下不知所措的兔子。 (按:本文原文於2020年8月25日發表。譯者:洪磊)

「黑人的命也是命」群眾運動遍及全球:被逼入守勢的美國統治階級

上週末,有數十萬人在全美數百座城市走上街頭示威遊行。這是自喬治.佛洛依德(George Floyd)於5月25日在明尼亞波利斯遭到種族歧視的員警殺害後,最大的示威行動。而在世界各地的數百座城市中,也有數十萬的年輕人與工人們參與了反對種族歧視與警察暴力的抗議活動,並在世界各地聲援這場美國的群眾運動。(按:本文原文於2020年6月10日發表)

香港:北京單方面立法鎮壓香港運動

5月21日,在中共政權屬意下,中國人大正式通過了香港版的國安法,直接從中央而不是透過香港特區的立法會對香港人民施加一系列反民主權利的法條。對此美國總統川普立即抓緊機會,企圖利用此問題將注意力轉移開他自己深陷危機的政府。 美國統治階級無權向任何人說教民主權利的需要,美國全國正爆發著針對警察殺人、種族主義和不平等的起義。 實際上,川普要抨擊中國的真正原因是通過弘揚美國民族主義來加強自己,也就是鞏固反對目前美國群眾抗爭的社會、政治階層對他的支持。

美國:反動的鞭笞無法威嚇群眾,但抗爭的下一步該怎麼辦?

在過去兩年內,遭警察殺害的美國人,比過去十八年內死於阿富汗戰爭的美國人還多。而過去三年,遭警察殺害的美國人,也比死於911恐怖攻擊的人還多。這樣的情況加上毀滅性的經濟危機與新冠病毒的嚴重疫情,我們很容易理解為什麼社會的情緒已經到達了臨界點,因為幾世紀以來所積累的憤怒和屈辱已經蔓延到了街頭上。(按:原文發表於 2020年6月4日,原文作者為約翰.彼得遜、荷黑.馬丁)

美國:席捲全美的起義式憤怒

喬治.佛洛伊德(George Floyd)遭警方殺害案(一名手無寸鐵的黑人,在明尼亞波尼斯遭到四名警察扣上手銬後,被壓制頸部而身亡),已經引發了橫跨全美的抗議浪潮,並且在幾個城市中,抗議的浪潮已經逐漸升級為失控層級。在艾哈邁德.阿貝裏(Ahmaud Arbery)與布倫娜.泰勒(Breonna Taylor)遭殺害後,一連串無止境的警察執法殺害案件,成為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引發了一波對美國社會中所有不公不義,壓抑已久如海嘯一般的憤怒。必然性已藉由偶然表達出來——儘管佛洛伊德的遇害絕非偶然。(按:原文寫於2020年5月30日,由荷黑.馬丁與約翰.彼得遜共同執筆)

新冠病毒全球疫情:如何對抗即將到來的災難?

世界正在面臨一場巨大的災難。百萬人的生命正在處於危險之中。即使在擁有先進醫療系統的富裕國家中,抗疫形勢也已經惡化到了崩潰的邊緣,而貧困國家面對的更是難以想像的噩夢。(按: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在以下聲明中解釋了,為何資本主義在應對新冠狀病毒時遭遇了完敗,並且將威脅上百萬人的生命。在這樣的情況下,折衷方法和對現行制度的修修補補是徒勞的。只有重大的措施才能夠避免即將到來的災難。譯者:Kostya、 Estherlia、 Sycamore、 L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