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史達林/毛主義

托洛茨基的《過渡綱領》對今日世界的重要性:印尼版序言

二十年前,強大的斯大林主義極權警察國家,在群眾運動浪潮的壓力下紛紛倒下。斯大林主義的崩潰是一個戲劇性事件,也是世界歷史的轉折點。但回想起來,它將被視為更具戲劇性時代的前奏:世界資本主義的進入垂死痛苦的時代。(編按:本文為《保衛馬克思主義》網站主編艾倫.伍茲(Alan Woods)為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印尼支部出版發行的《過渡綱領》印尼版所寫的序言,原文於2012年5月15日發表)

托洛茨基對人民陣線主義的批判

人民陣線一詞是在1930年代創造的,指的是工人政黨(共產主義和社會主義政黨)與所謂的「進步」資產階級政黨(自由派,共和黨,激進派等)結盟。示範這一政策的兩個經典例子是在法國和西班牙。1931年和1936年,西班牙社會黨(PSOE)再次與資產階級政黨組成聯盟。1936年在法國也發生了同樣的情況。共產黨也是這些人民陣線的一部分。共產黨和社會黨的領導人在阻止工人階級的革命運動中都扮演了危險的角色。這為反動派的勝利奠定了基礎。而在西班牙,這導致革命葬送在佛朗哥手中。(按:本書單原發表於2000年)

列寧與托洛茨基:他們真正的主張

我們很榮幸地發表《列寧和托洛茨基:他們真正的主張》的首部中文版,將這些思想提供給國際工人階級和青年中的重要部分:華語世界的讀者們。這本由艾倫·伍茲(Alan Woods)和泰德·格蘭特(Ted Grant)撰寫,並於1969年出版的小冊子,是對當時大不列顛共產黨對托洛茨基主張的歪曲和偽造的回應。當時本書對英國的社會主義運動產生了重大影響,至今仍是對斯大林主義思想和方法的最佳駁斥之一。

《官僚主義或工人政權?》(Bureaucratism or Workers’ Power)

為了紀念俄國革命五十週年,泰德.格蘭特(Ted Grant)和羅傑.西爾弗曼(Roger Silverman)在1967年時寫作了《官僚主義或工人政權?》這份文件。文中除了清楚描述斯大林官僚主義當時面對的嚴峻挑戰,也在當時所有人,不論左派或右派,都還將斯大林主義下的俄國視為一個不可動搖的龐然大物時,就充分地預言,它將在未來某個不可避免的情況時瓦解垮台。(譯者:Jui Hung Chang)

致第四國際英國支部的公開信(Open Letter to British Section of Fourth International)

英國的托洛茨基主義,在官方的托洛茨基主義組織所走過的道路上已經陷入僵局;對於發展一種紮根於群眾的健康革命趨勢組織,已經沒有任何前進的可能了。(按:這封公開信由泰德.格蘭特寫於他被第四國際英國支部開除之後,於1950年九、十月左右發表。譯者:洪磊)

《評第四國際》(Programme of the International)

(按:本文為泰德.格蘭特於1970年發表的文章,原文標題可亦可直譯為《國際(革命)組織的綱領》,旨在評估第四國際自托洛茨基逝世以來的種種政治經驗、錯誤、腐化。以格蘭特為首的英國「戰鬥趨勢」在第四國際於1963年重新整合時成為正式英國支部,但卻始終保持他們對國際領導的政治批判,最後於1965年被第四國際領導單方面宣布與另一團體國際社(International Group)同為第四國際在英國同情組織而淡出,最後脫離第四國際,自立門戶。文中的各項申論遂成為日後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的理論基礎。)

《泰德.格蘭特選集第一卷》序言

世界大眾對馬克思主義最常見的疑問,莫過於如何理解世界各地曾經存在的斯大林主義極權官僚政體。對此,英國托派理論家泰德.格蘭特(Ted Grant)以托洛茨基生前對斯大林蘇聯的分析以及不斷革命論為基礎,發展出「無產階級波拿巴主義」(Proletarian Bonapartism)理論,來理解這些政權在二戰後的形成。格蘭特曾在1949年1月準確預測到中共的奪政以及其必然會把持的執政型態,對世界其他類似現象也做出深入分析,為馬克思主義理論的發展作出貢獻。本文為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nternational Marxist Tendency, IMT)美國支部成員約翰.彼德遜(John Peterson)為在美國出版的泰德.格蘭特選集第一卷(Ted Grant Selected Works Vol I)所寫的序言,整體地綜觀了他與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和格蘭特的邂逅以及格蘭特「無產階級波拿巴主義」理論的要點。

《托洛茨基與今日世界的關聯》(Trotsky’s relevance today)

(按:本文是泰德.格蘭特於1990年夏季托洛茨基遇害週年,在英國「戰鬥派」刊物《戰鬥國際評論》(Militant Internationa Review)第44期上發表的文章,其中概括了托洛茨基如何從與列寧一同領導十月革命,到對抗世界斯大林主義並傳承正統馬克思主義的歷史經驗,並解釋正統馬克思主義理念如何與今日世界勞工群眾的命運息息相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