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保護, 社會運動

IMT關於氣候危機的題綱

氣候變化為人類帶來了巨大的威脅,並在過去的一段時間裡激發了大規模的抗議活動(尤其是年輕人的抗議)。只有通過工人階級民主計劃的生產與地球和諧共處的社會主義改造,才能結束氣候變化的威脅。這份向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世界大會提交的文件解釋了我們應對氣候危機的革命性綱領。(按:本文原文發表於2020年6月22日。譯者:k2e4z7x9)


1.目前全世界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對抗COVID-19疫情上。但當(如果)這個最初的危險消退時,另一個——甚至更大的——生存威脅迫在眉睫:氣候變化的威脅 。

2.熱帶雨林正在燃燒 。野火肆虐澳大利亞和加利福尼亞。洪水正在摧毀印尼和孟加拉。整座島嶼和大片沿海地區正在迅速被淹沒。干旱和飢荒正在造成難民大逃亡。每年歐洲的夏天熱浪都會造成數千人死亡。某些物種整個族群每天正從地球上消失。氣候危機不是一個留給子孫後代的假設性問題,而是我們此時此刻正面對的一個嚴重問題。

3.世界各地的學生和青年群眾紛紛走上街頭游行示威以示回應。「海洋在上升,我們也在起義。」倫敦的一塊標語牌上寫道,數百萬人參加了這些國際抗議活動。2019年9月,估計有六百萬人參加了「為了未來的星期五 」全球氣候罷課。美國、加拿大、德國、意大利和英國的城市出現了數十萬人的示威游行

4.資本主義正在毀滅地球。這是許多積極分子已經正確得出的結論。因此人們在氣候變化問題相關的罷課上普遍的提出了這樣的要求:「改變體制,而不是改變氣候」。呼籲「地球比利潤重要」。正是無止境地追求利潤的資本主義體制破壞了環境,毀滅了生態系統,污染了我們呼吸的空氣和飲用的水。

5.在資本主義下,大企業決定生產什麼和如何生產,但這並不是按照任何計劃進行的。相反,我們的經濟被留給了所謂的「看不見的手」——-即市場的無政府狀態 。為了降低成本以在競爭中勝過對手,占領新的市場以實現利潤最大化,企業會在任何需要的地方走捷徑,肆無忌憚地踐踏規章體制。然而這種對底層的競爭並不僅僅是「貪婪 」的老板們的產物。它是資本主義經濟規律的邏輯結果:一種建立在私有制、競爭和營利性生產基礎上的體制。

6.這個問題的規模是巨大的。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建議,全球變暖必須限制在1.5℃範圍內以避免環境災難。為了實現這一目標,到2030年,溫室氣體排放總量需要減少45%,到2050年達到淨零排放水平。除此之外,還必須采取大規模的適應和緩解措施——例如建造防洪設施和重新造林。據估計,所有這些都需要全世界每年額外投資超過2萬億美元,而這約占全球GDP的2.5%。

7.實現這一目標的科學技術是存在的。電網可以通過風能、太陽能和潮汐發電來實現脫碳。汽車和運輸系統可以轉移到電力、電池和氫氣。能源效率措施可以極大地減少家庭和工業對能源的需求。污染水平可能會大幅降低。糧食可以以可持續的方式種植。廢物可以被回收利用。大片森林可以被重新種植。

8.但這些至關重要的步驟都需要兩樣東西:計劃和資源—這兩樣東西資本主義都無法提供。資本主義生產的基礎是私有制和競爭,是為了追求少數未經選舉和不負責任的寄生蟲的利潤,而不是為了滿足社會和環境需求而進行計劃。

9.此外,在資本主義體制下,為所需巨大變化買單的資金將從何而來?2008年的經濟衰退、10年的財政緊縮以及COVID-19疫情所引發的新一輪深度蕭條使得世界經濟陷入債務危機。進一步的削減——而不是投資——是當務之急,解決氣候危機是統治階級現在最不關心的事情。

10.資本家不會投資於所需的措施,原因很簡單,這樣做是無利可圖的。實際上,像可再生能源這樣的技術有可能提供大量綠色、清潔、接近零成本的電力,而這些技術從根本上與利潤動機和市場體系相衝突。

11.例如,國家對可再生能源供應的補貼投資實際上已經削弱了國際電力市場。由於充斥著廉價、超級充足的綠色電力供應,價格被壓低,這使得煤炭和天然氣發電廠的運行無利可圖。這導致了對新發電的私人投資急劇下降,但家庭甚至沒有看到降低賬單的好處,因為政府提供進一步的補貼來支持大型能源壟斷企業。換句話說,市場無法解決問題——市場就是問題。

12.這可以歸結為一個簡單的問題:誰來買單?財富是存在的,但它閑置在大企業的銀行賬戶中,被帝國主義列強浪費在毀滅性的手段上。例如,僅10家巨型美國公司就囤積了超過1.1萬億美元的現金。而全世界的軍事開支總額為每年1.8萬億美元。因此在資本主義體制下,不僅氣候變化的影響壓倒性地落在工人階級、窮人和最弱勢群體的肩上,而避免環境災難的成本也以更高的價格、碳稅和緊縮的形式出現。

13.17歲的瑞典未來星期五組織的(Fridays for Future)創始人格蕾塔·童貝里(Greta Thunberg )已成為國際氣候罷工運動的發言人和代言人。她在達沃斯論壇和聯合國峰會上對世界「領導人」發表講話時警告說:「我們的房子著火了,我希望你們恐慌,」格蕾塔要求她的精英聽眾「采取行動」。但她向政治家們提出的采取緊急行動的請求卻被置若罔聞。

14.然而,高層的這種惰性並不僅僅是由於缺乏政治意願。當權派政客在這個問題上的消極態度並不是因為他們缺乏決心,而是因為他們的主要目的是捍衛資本主義體制,而不是人類或地球的未來。

15.格蕾塔指出科學家們的警告被忽視了,並要求政府聽取科學證據和建議。但資本家和他們的政治代表不會被道德申論所說服,也不會被他們有充分機會獲得的事實和數字所說服。最後這些與世隔絕的精英們不會做任何事情來保護地球,因為他們唯一的標准是以犧牲我們其他人的利益來實現利潤最大化。

16.一些政府像征性地宣布進入「氣候緊急狀態」以試圖安撫選民。但當這句話從這些大企業政客的嘴裡說出來的時候,就是一句空話。畢竟在資本主義下真正做決定的不是他們。相反,我們的命運是任由市場擺布的。

17.解決全球性問題需要全球行動 ,但資本主義政府卻無能為力。無休止的氣候峰會被召開,國際條約被簽署。但這一切都只是空談。即使達成了協議,這些議定書和協議也是毫無意義的,因為對目標沒有約束力。在川普的領導下,美國——世界上最大的經濟體和碳排放國——已經退出了2015年的《巴黎協定》,協議就這樣變成一張空破紙。

18.這個問題的根源是民族國家以及生產資料私有制的障礙。在資本主義下的各國政府最終必須為本國的資產階級利益服務。就像一伙偷盜的海盜,只要有足夠的掠奪物,他們也許可以合作一段時間。但一旦戰利品枯竭,這些強盜和匪徒就會迅速地互相廝殺。在這個保護主義和資本主義危機的時期,每個政府都試圖把自己的問題輸出到其他地方,導致「以鄰為壑」的政策,地緣政治不穩定以及在國際問題上的合作破裂。

19.面對這種無能為力的情況,氣候罷工積極分子們已經大規模走上街頭——占領道路,關閉城市,努力迫使政治家們坐起來關注氣候變化。在世界各地,數以百萬計的學生和青年首次進入政治活動,要求立即采取行動並進行系統性變革。

20.這些動員活動讓新一代充滿了信心、力量和目標感。對於那些抗議者來說,大規模的、激進的行動的想法現在是常態,而不是例外。「罷工罷課」一詞現在牢牢地占據了年輕人的頭腦。

21.許多活動家已經正確地得出結論:群眾動員是至關重要的。但我們也必須從迄今為止的運動中吸取教訓並認識到其局限性。街頭抗議和學生罷工是不夠的,氣候活動家需要與有組織的工人階級聯系起來,為激進的、徹底的政治變革而鬥爭。

22.與過去的個人主義環境活動主義相比,這種大規模動員、激進行動和系統變革的理念是一個巨大的進步。但由於缺乏明確一致的革命領導,這種舊的、自由主義的、小資產階級的環境主義的幽靈繼續困擾著氣候運動。這一點最明顯地體現在大量稀奇古怪的想法上——比如 「去增長」和 「反消費主義」——在運動中發酵並經常支配著辯論,而這淹沒了學生罷工者的激進主義。

23.所有的這些想法從本質上講都是對19世紀初經濟學家托馬斯-馬爾薩斯(Thomas Malthus)提出的所有反動論點的反芻,他斷言飢荒、貧窮、疾病和廣泛的死亡率都是「人口過剩」的結果。今天同樣的論點不僅以「人口太多,無法養活」的形式出現——而且還說「我們入不敷出」、「消費太多」 。換句話說就是導致環境危機的罪魁禍首是普通人,而不是整個體制。

24.對此,恩格斯則反問:「生產得太少,這就是全部問題之所在。但是,為什麼生產得太少呢?並不是因為生產已經達到極限(即使是在今天,在使用現代化的手段的情況下)。並不是由於這個原因,而是由於生產的極限並不決定於挨餓的肚子的數目,而決定於有購買力的有支付能力的錢袋的數目。資產階級社會不希望,也不能希望生產得更多。沒有錢的肚子,即不能用來生產利潤、因而也沒有購買力的勞動,使死亡率不斷提高。

25.馬爾薩斯的世界末日預言也在經驗上被推翻了,因為農業技術的進步使更多的人口得以維持,而且營養水平更高。同樣,今天已經有了生產更多產品的技術,但沒有與資本主義體制相關的環境退化和破壞。正如恩格斯所說,問題在於資本主義不能有效地利用這些生產力。

26.不足為奇的是,資本主義的辯護者們與這種新馬爾薩斯式的騙局同流合污,建議我們必須聯合起來,做出「道德的」個人選擇——多回收,少飛行,吃素等—— 作為解決環境危機的一個解決方案。畢竟對個人行動和個人生活方式選擇的關注對統治階級起到了有益的作用,分散了普通人對當前真正任務——以社會主義路線從根本上改造社會——的注意。(譯者注,這點和在中國近前段時間推行的政策和口號的目的是一致的)

27.從這種個人主義的口號中產生的「解決方案 」完全是反動的。從本質上講,它們只是對緊縮政策的「洗綠(洗成綠色)」——告訴工人和窮人,他們必須勒緊褲腰帶以解決資本家及其腐朽體制所造成的問題。

28.對於「反消費主義者」,我們必須問一個非常簡單的問題:誰消費過多 ?是所謂「發達」世界中必須在取暖和吃飯之間做出選擇的數百萬工人階級家庭?是所謂「發展中 」世界中為養家糊口而奮鬥的大眾?世界各地的工人和窮人,他們是生活在富足之中還是處於貧困狀態 ?

29.事實上正如統計數據所顯示的那樣 ,全球最頂尖的1%的人口所產生的碳排放量是最底層的10%的成員的175倍。世界上最貧窮的一半人口只占生活方式消費總排放量的10%,而最富有的10%的人則占50%。這種「排放不平等」只是再次反映了資本主義內部固有的、令人瞠目結舌的經濟不平等。

30.工人並不愚蠢。他們可以看到當權者和他們的政治代言人告訴普通人要為了地球 「做出犧牲 」的虛偽表現。與此同時,超級富有的資本主義精英們完全生活在另一個星球上,他們積累著驚人的財富,乘坐私人飛機到處飛。因此在法國發生了大規模的黃背心抗議活動以反對馬克龍(Emmanuel Macron)試圖對工人征收更高的燃料稅,或是最近在許多前殖民地國家看到的反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強行取消燃料補貼的大規模群眾運動。

31.社會主義者必須反對所有這些措施,包括所謂的「碳稅」。這些稅通常落在家庭消費上—燃料或能源——而不是企業,將負擔轉移到工人階級和窮人的肩上。這種稅是反動的和倒退的。而且在任何情況下,它們都不能解決氣候危機,而只是另一種緊縮措施。我們與黃背心抗議者並肩站在一起,要求資本家——而不是工人階級——為這場危機買單。

32.把責任歸咎於「消費主義」和「增長」是在轉移視線。環境破壞不是由工業化或增長造成的,而是由資本主義下生產的組織和控制方式造成的。競爭和利潤動機遠非但不能提供效率,反而會導致一場造成了巨大的浪費和污染的惡性競爭。公司為了銷售更多的產品而在產品中加入過時的產品。一個龐大的廣告業試圖說服我們購買我們不需要的東西。而像大眾汽車這樣的公司為了降低成本和提高利潤而積極欺騙和違反環境法規。

33.問題出在利潤動機上,而不是經濟增長本身。我們生活在一個依靠不斷消費商品和積累利潤的經濟體系中。資本家的生產不是為了滿足需求,而是為了賺取利潤。因此如果商品賣不出去,企業和行業就會倒閉,數百萬工人就會失去工作。

34.這就是為什麼綠色運動的某些方面如呼籲「零增長 」、「去增長 」是反動的。資本主義下的「零增長」被稱為經濟衰退——而工人階級和窮人要為此付出代價。從本質上講,「去增長 」的要求是對永久衰退和永久樽節緊縮的一種論證。

35.「去增長」理論的全部要點都是錯誤的,因此活動是有害的。問題必須在於生產,以及我們如何生產。而不是消費和「消費者選擇」。面對無政府狀態和混亂的市場,個人主義的聯合抵制有什麼用?我們需要一個合理的生產計劃,對經濟進行民主控制,而不是個人抵制和「道德消費主義」。

36.即使我們這個社會要減少集體消費,只要生產完全由資產階級擁有、控制和決定,這怎麼可能呢?我們將如何縮減肉類工業?我們將如何去限制人口?誰來決定生產什麼,以及生產多少?簡單地提出這樣的問題就證明了這種個人主義環境主義(individualistic environmentalism )的荒謬,以及馬爾薩斯主義(Malthusianism )的反動性質。

37.COVID-19疫情危機大規模地暴露了這種個人主義、新馬爾薩斯主義、倒退方法的局限性。整個世界經濟已經停頓下來。飛機不飛了。街道是空的。對石油的需求急劇下降 。家庭消費銳減。其結果是今年的全球碳排放量估計將下降8%。然而為了將全球變暖限制在1.5°C的範圍內,未來十年每年都需要同樣水平的減排。

38.因此我們可以看到「去增長」意識形態的反動局限。正如COVID-19疫情癱瘓所顯示的,在資本主義體制下,這種巨大的變化只能以完全混亂的方式實現,代價是使經濟陷入嚴重的蕭條,出現大規模的失業、貧窮和飢荒。而即使是這些變化也僅是稍微觸及了必要表面,顯然是需要對生產和整個社會組織進行系統的改造以達到所需的減排規模。

39.現在需要的不是改變個人生活方式,削減個人消費,或倒退到更原始的生產形式(所謂的去工業化)。地球上已經有足夠的資源可以讓每個人過上舒適和體面的生活。如果這些資源以合理和公平的方式分配,每個人都會有足夠的資源,不需要任何額外的生產或浪費。現在需要的是系統性的、根本性的、國際性的經濟變革。

40.在資本主義體制下,為提高生產力而引進的技術和工藝可能會變成相反的結果並徹底摧毀增長潛力。 這一點從農業的最新發展中可見一斑,濫用殺蟲劑和人工肥料導致昆蟲數量銳減,土壤貧瘠,供水受到污染 。在更大的範圍內,工業和運輸業產生的污染和碳排放,破壞了整個人類社會所賴以生存的自然世界。

41.這印證了馬克思在《資本論》中對資本主義農業生產性質的解釋:「資本主義農業的任何進步,都不僅是掠奪勞動者的技巧的進步,而且是掠奪土地的技巧的進步,在一定時期內提高土地肥力的任何進步… 因此,資本主義生產發展了社會生產過程的技術和結合,只是由於它同時破壞了一切財富的源泉——土地和工人。」

42.然而這些並不是反對技術和工業的理由,也不是贊成「去工業化」的論點。相反這是一個反對私有制、市場無政府狀態和利潤動機的論點。這是一個支持社會主義計劃的論點,為了人類和地球的利益而使用科學和技術,而不是為了極少數人的利潤。

43.簡而言之,這是一個階級問題。誰擁有資產?誰來決定生產?資本主義的無政府狀態正在毀壞環境。我們需要理性和民主地計劃我們如何利用地球的資源,我們需要開發和部署哪些技術。但正如一句老話所說,你無法計劃你不控制的東西,你也無法控制你不擁有的東西。

44.在許多國家,自由主義組織和政黨試圖接管、收編和破壞氣候運動,從而削弱示威活動和他們的要求的激進性。像綠色和平組織這樣的非政府組織常常官僚地將自己置於運動的領導地位,宣揚「廣泛的教會」戰略。同時像「反抗滅絕」(Extinction Rebellion)這樣的激進活動團體也落入了同樣的陷阱,他們將抗議活動非政治化並呼籲各政治派別的政治家「站到談判桌前」。

45.問題在於氣候變化是政治性的。是資本家和他們的體制造成了地球的毀滅。與資產階級政黨聯姻並向大企業的政客呼籲不僅徒勞的而且是有害的,因為它積極地削弱了該運動的計劃並將積極分子引向死胡同。這些建制派政客捍衛的是資產階級的利益而不是社會和環境的需要。運動絕不能對他們寄予任何希望或信任,也不能對那些試圖蒙蔽激進年輕氣候罷工者的非政府組織和自由主義者寄予希望。

46.由於對環境問題的日益關注和對傳統建制派政黨的普遍不信任,在一些國家內,群眾對綠黨的支持有所增加。但從根本上說,綠黨領導人只是自由主義者,他們並不挑戰這個體制,也不認為社會會被劃分為相互對立的階級。奧地利新的保守黨-綠黨聯合政府的例子很值得注意。它的反工人階級綱領基本上可以歸結為兩個要求:減少移民,減少排放。而這使得綠黨的 「進步」面具被無情的撕下,從而暴露出了他們真正的醜陋面目。

47.在另一方面,已經采取了積極的措施將環境問題與左翼的政治要求聯系起來。最值得注意的是,所謂「綠色新政」(Green New Deal,GND)的提案已經成為美國和英國左派的戰鬥口號。如2019年初亞力山卓婭·奧卡西奧·柯特茲(Alexandria Ocasio-Cortez,簡稱AOC)在華盛頓提出的一項決議案,呼籲聯邦政府通過投資可再生能源供應和創造綠色就業機會來遏制碳排放。更進一步說,英國2019年工黨會議通過了一項基於公有制和民主控制經濟的「社會主義綠色新政」動議。

48.但實際上綠色新政的口號有點像一個空容器,能夠被填充任何人們想要的內容。這一點從簽署AOC綠色新政的各種支持者中可以看出,其中包括拜登、布蒂吉格和克洛布查等右翼民主黨總統候選人。

49.這些模糊的綠色新政建議通常相當於試圖規範和管理資本主義體制的凱恩斯主義戰略。但資本主義不能被管理。它不可能被馴服和變得「綠色」。只要經濟是建立在為利潤而生產的基礎上,那麼將會是大企業對政府發號施令,而不是反過來。簡而言之,「綠色新政」的凱恩斯主義要求不是提供「體制變革」,而是尋求拯救資本主義體制。

50.一項經常被引用的研究表明,100家大公司(主要是化石燃料生產商)對70%以上的溫室氣體排放負責。最近有資料顯示,自1965年以來,僅有20家公司產生了三分之一的二氧化碳。同樣在先進的資本主義國家,只有大約3-10%的填埋垃圾來自家庭,其餘的主要是大規模工業加工、建築和采礦的結果。

51.所有這些都凸顯了環境危機的真正罪魁禍首所在。它清楚地表明了解決方案:將這些公司和行業置於共同所有權和民主控制之下,作為一個合理的社會主義生產計劃的一部分。我們只有這樣才能帶來一個可持續的經濟,使生活水平的提高與保護地球不相矛盾。

52.在私人手中,主要的壟斷企業產生了驚人的浪費和環境破壞。然而在社會主義經濟計劃下實行的國有化,它們可以采用現代綠色技術在幾年內減少排放和污染,同時為所有人提供高質量的食物、住所、教育、交通和醫療保健。

53.在工人民主的控制下,通過將最好的科學頭腦與產業工人的技能相結合,我們可以將社會的所有技術能力和資源用於為人類和地球服務。1970年代英國的盧卡斯計劃顯示了這種潛力。在這裡,來自軍事和航天工業的有組織的工人起草了一份詳細的建議,表明同樣的工廠、機器和員工可以被重新調整和重新部署以生產可再生技術和先進的醫療保健設備,而不是導彈和武器。工人們最終被狹隘的工黨和工會領導人出賣了,但工人階級計劃生產的創造力被清楚地展示出來。

54.盧卡斯計劃的例子表明了「氣候轉型 」的可能性和必要性。沒有任何理由認為向綠色工業的轉變以及對污染工業的關閉必然會導致失業。工人可以被重新培訓,工廠可以被重新改裝。但這需要公有制,需要工人的控制,需要一個整體而全面的生產計劃。如果任由市場擺布,廢棄的工業只能給工人階級社區帶來永久的傷痕,正如英國的前礦區和美國的「鏽帶」(去工業化地區)所顯示的那樣。

55.這突出了環境運動與勞工運動相結合的必要性。在一些國家,氣候罷工者已經正確地向工會尋求支持。格蕾塔·童貝里本人已經敦促全世界的工人與學生一起進行全球罷工。有時,工會也會支持這一呼籲,承諾與年輕的活動家一起罷工或抗議。這是正確的做法,這不僅是年輕人的問題,也是影響到所有工人的問題。

56.有組織的工人階級必須在應對氣候變化的鬥爭中處於領先地位。然而像「反抗滅絕」這樣通過完全專注於直接行動和宣傳噱頭策略行動方式的組織排斥了工人運動。他們的目的是通過獲得媒體的關注來「提高人們的認識」,通常是將自己吸附在建築物和交通工具上,或關閉道路。在一個失敗的案例中,該組織活動人士考慮使用無人機迫使倫敦的希思羅機場關閉。但該組織甚至沒有人想到與機場的工會成員聯系,而機場的工作人員(包括行李搬運工和飛行員)正在討論潛在的罷工行動。這些工人的罷工將使機場癱瘓——這有助於提高各地工人的意識和信心——而這遠比這個組織不負責任的滑稽行為有效得多。

57.氣候運動需要建立在工人和青年圍繞明確的社會主義要求進行大規模動員的基礎上,而不是這些輕浮和非政治性的行動。有組織的工人階級在社會主義方案武裝下的,其力量將會是不可阻擋的。正如馬克思主義者一直指出的,沒有工人階級的允許,燈泡不會發光,輪子不會轉動。

58.左翼政治和社會運動正在世界各地興起。我們的任務是將學生氣候罷工的好戰性和激進性帶入更廣泛的勞工運動,讓工人和青年一起為大膽的社會主義環境政策而奮鬥。這種方案應包括以下要求:

  • 將大型能源壟斷企業、化石燃料公司和傳輸網絡國有化,並置於工人民主控制下,使我們的能源供應脫離暴發戶和石油大亨的掌控。在公有制下,我們可以對可再生能源進行大規模投資並逐步淘汰化石燃料,同時為消費者降低購買價格。
  • 征用建築公司,並將土地和銀行納入公有。通過這種方式,我們可以開展一個大規模的公共計劃,對現有房屋進行隔熱處理,並建造新的、高質量的、節能的社會住房。
  • 將所有的交通工具——乘車服務、鐵路、地鐵網絡、公共汽車、有軌電車、航空公司和航運——納入公有制。用一個綠色、優質、廣泛的、協調的、一體化的、免費的公共交通系統取代目前的混亂局面。將工人的控制下的汽車制造商和航空航天工業國有化,以便投資於綠色汽車和飛機。
  • 將所有的自然資源——包括土地、礦藏、河流和森林——置於公有和民主控制之下。決不允許資本主義和帝國主義為了利潤而蹂躪和洗劫這個星球,在世界範圍內實施大規模的重新造林和防洪建設計劃。
  • 把大企業從大學裡踢出去。研究和開發應該由公共資金資助,由民主決定,並以社會和地球的需求而不是以跨國公司的利潤為導向。
  • 在所有國有產業和公共服務部門實行民主工人控制和管理,采用工人主導的盧卡斯計劃模式,從污染部門過渡到綠色產業和就業。

59.馬克思和恩格斯非但沒有忽視環境問題,反而對環境問題有著濃厚的興趣。但他們當時的結論和我們現在的結論一樣,就是在資本主義無政府市場統治體制下結束對自然界的破壞是永遠不可能的。正如恩格斯所解釋的那樣,人與自然之間的和諧發展只有在有意識的社會主義計劃的基礎上才有可能:

60.「但是我們不要過分陶醉於我們對自然界的勝利。對於每一次這樣的勝利,自然界都報復了我們。每一次勝利,在第一步都確實取得了我們預期的結果,但是在第二步和第三步卻有了完全不同的、出乎預料的影響,常常把第一個結果又取消了…因此我們必須時時記住:我們統治自然界,決不像征服者統治異民族一樣,決不像站在自然界以外的人一樣,——相反地,我們連同我們的肉、血和頭腦都是屬於自然界,存在於自然界的;我們對自然界的整個統治,是在於我們比其他一切動物強,能夠認識和正確運用自然規律。」

61.只有對社會進行社會主義改造,我們才能在與環境和諧的情況下滿足大多數人的需求,而不是為少數寄生蟲創造利潤。科學技術的存在是為了應對氣候變化。但在資本主義下,這些力量正在摧毀地球而不是拯救它。這就是擺在我們面前的選擇:社會主義,還是野蠻主義?

《火花》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台灣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加入我們」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