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工运动, 台湾, 时事分析, 社会运动

火神为谁哭泣?消防员的眼泪与工会之路

支持消防员组工会连署表单:https://docs.google.com/……/1FAIpQLSdoipSV……/viewform

「我们一直都是救人的机关,却不能救自己。」-徐国尧

徐国尧,基层消防员,在数次重大灾害中出生入死,却因举办消防员游行遭高雄市府秋后算帐,换算下来短短40天内记了42支申诫,硬生生将其免职,在此以前徐国尧没有惩戒纪录,直至今日都尚未复职。

一、解决问题还是解决提出问题的人?

消防员所面临的困境不仅关乎任务能否顺利达成,更关乎其性命,然而数年以来民间不断大声疾呼消防员权益,高层的官僚却继续装聋作哑,每当有基层消防员丢失性命,才装模作样地喊两声改革,风头过了以后又装没事。

2012年,基层消防员徐国尧发起消防员大游行,害怕高层清算的基层消防员戴起加菲猫头套,游行当天聚集了约三百人,另外有热心民众夹道支持,然而即使规模不是很大的群众运动,仍然令高层感到恼羞

事后,徐国尧遭到全面清算,短短40天内过去考绩纪录平常的他遭到报复性惩处,换算共计42支申诫,硬是将其免职,开庭期间消防局长大言不惭表示,免职与游行无关,然而另外参加游行的基层消防员却也连续两年考绩被打乙等,警告意味浓厚。

中华民国的官僚系统拿不出解决办法时,就会解决提出问题的人,上层长官为了仕途、为了面子,市政府为了方便管理,压抑基层人员的思考与自主性,迫害吹哨人,难道消防员的性命比长官的面子还不重要吗?

二、别人的囝死不完

每隔一段时间,消防体系就会发生严重的事故,时常导致年轻的基层消防员命丧火场,除了缅怀这些打火英雄,似乎也该更具体的考察事件原因,讲难听一点,必须搞清楚谁害死了他们。

依据监察院调查,截至2019年8月,过去20年共计72名打火英雄因公殉职,这还不包含当年度10月发生的台中大火,造成2名消防员牺牲,即使情况如此严重,上层长官的改革仍然只是说说而已。

今年6/30彰化县乔友大楼防疫旅馆发生火警,由于防疫政策下民众逃生不知所措造成民众受困,最后不幸离世,除此以外也由于指挥调度的缺失以及种种问题,基层消防员陈志帆不幸殉职,消防员的权益再度被推上台面。

直至现在,事件发生将满一个月,政府对于组工会的诉求仍然不闻不问、对于火灾发生的检讨与调查仍在进行,然而在官僚体系意见表达失灵的情况下又不允许基层组织工会,就是不仅对消防员见死不救,连他们要自救也全盘禁止。

台湾有一句俗谚:「别人的囝死不完」,阻挡消防员组工会的中华民国政府,正是这句俗谚最真实的执行者。

三、我们支持消防员组工会

消防员组工会不单单是官僚系统失灵下迫切需要的自救组织,同样是基层消防员互相扶持、互相帮助的团体,消防员所遭受的种种困难诸如装备、工伤、心理压力或创伤等等都能借由工会得到可能的帮助,没有人比基层消防员更知道他们需要什么,但惯老板与他们的政府总是自己处理不好还硬要禁东禁西。

我们完全支持消防员组工会,支持消防员团结起来,并且呼吁大众签署支持消防员组工会的连署!

中华民国政府如此罔顾我们的救命英雄们组织起来的意愿,是因这个帮助资本家压榨劳苦大众的机器,不管绿、蓝还是其他党派主政,都不乐见自己机器里最底层的工作人员开始向高层争取自己的权益。他们更不希望从下而上自发的运动把任何部门的最底层工作人员组织起来。他们要的是对政府高层唯唯诺诺的奴才,而不是有自我思考能力并为自己阶级利益团结起来的员工。

所有公家机关和国营事业的工人们都应当清楚理解到真正的力量掌握在他们的手中,且能够发挥在积极抗争上。绝不能轻易把运动的主导权交给任何在出人命的时候才出来「关心」一下的政府官员或是「民意代表」。

我们诚心祈求,也衷心希望工会能够使火神不需再落泪,能够在天灾降临时免除掉同样来自上层的人祸。

《火花》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台湾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加入我们」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讯「火花-台湾革命社会主义」脸页,谢谢!

发布留言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