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工運動, 台灣, 時事分析, 社會運動

火神為誰哭泣?消防員的眼淚與工會之路

支持消防員組工會連署表單:https://docs.google.com/……/1FAIpQLSdoipSV……/viewform

「我們一直都是救人的機關,卻不能救自己。」-徐國堯

徐國堯,基層消防員,在數次重大災害中出生入死,卻因舉辦消防員遊行遭高雄市府秋後算帳,換算下來短短40天內記了42支申誡,硬生生將其免職,在此以前徐國堯沒有懲戒紀錄,直至今日都尚未復職。

一、解決問題還是解決提出問題的人?

消防員所面臨的困境不僅關乎任務能否順利達成,更關乎其性命,然而數年以來民間不斷大聲疾呼消防員權益,高層的官僚卻繼續裝聾作啞,每當有基層消防員丟失性命,才裝模作樣地喊兩聲改革,風頭過了以後又裝沒事。

2012年,基層消防員徐國堯發起消防員大遊行,害怕高層清算的基層消防員戴起加菲貓頭套,遊行當天聚集了約三百人,另外有熱心民眾夾道支持,然而即使規模不是很大的群眾運動,仍然令高層感到惱羞

事後,徐國堯遭到全面清算,短短40天內過去考績紀錄平常的他遭到報復性懲處,換算共計42支申誡,硬是將其免職,開庭期間消防局長大言不慚表示,免職與遊行無關,然而另外參加遊行的基層消防員卻也連續兩年考績被打乙等,警告意味濃厚。

中華民國的官僚系統拿不出解決辦法時,就會解決提出問題的人,上層長官為了仕途、為了面子,市政府為了方便管理,壓抑基層人員的思考與自主性,迫害吹哨人,難道消防員的性命比長官的面子還不重要嗎?

二、別人的囝死不完

每隔一段時間,消防體系就會發生嚴重的事故,時常導致年輕的基層消防員命喪火場,除了緬懷這些打火英雄,似乎也該更具體的考察事件原因,講難聽一點,必須搞清楚誰害死了他們。

依據監察院調查,截至2019年8月,過去20年共計72名打火英雄因公殉職,這還不包含當年度10月發生的台中大火,造成2名消防員犧牲,即使情況如此嚴重,上層長官的改革仍然只是說說而已。

今年6/30彰化縣喬友大樓防疫旅館發生火警,由於防疫政策下民眾逃生不知所措造成民眾受困,最後不幸離世,除此以外也由於指揮調度的缺失以及種種問題,基層消防員陳志帆不幸殉職,消防員的權益再度被推上檯面。

直至現在,事件發生將滿一個月,政府對於組工會的訴求仍然不聞不問、對於火災發生的檢討與調查仍在進行,然而在官僚體系意見表達失靈的情況下又不允許基層組織工會,就是不僅對消防員見死不救,連他們要自救也全盤禁止。

台灣有一句俗諺:「別人的囝死不完」,阻擋消防員組工會的中華民國政府,正是這句俗諺最真實的執行者。

三、我們支持消防員組工會

消防員組工會不單單是官僚系統失靈下迫切需要的自救組織,同樣是基層消防員互相扶持、互相幫助的團體,消防員所遭受的種種困難諸如裝備、工傷、心理壓力或創傷等等都能藉由工會得到可能的幫助,沒有人比基層消防員更知道他們需要什麼,但慣老闆與他們的政府總是自己處理不好還硬要禁東禁西。

我們完全支持消防員組工會,支持消防員團結起來,並且呼籲大眾簽署支持消防員組工會的連署!

中華民國政府如此罔顧我們的救命英雄們組織起來的意願,是因這個幫助資本家壓榨勞苦大眾的機器,不管綠、藍還是其他黨派主政,都不樂見自己機器裡最底層的工作人員開始向高層爭取自己的權益。他們更不希望從下而上自發的運動把任何部門的最底層工作人員組織起來。他們要的是對政府高層唯唯諾諾的奴才,而不是有自我思考能力並為自己階級利益團結起來的員工。

所有公家機關和國營事業的工人們都應當清楚理解到真正的力量掌握在他們的手中,且能夠發揮在積極抗爭上。絕不能輕易把運動的主導權交給任何在出人命的時候才出來「關心」一下的政府官員或是「民意代表」。

我們誠心祈求,也衷心希望工會能夠使火神不需再落淚,能夠在天災降臨時免除掉同樣來自上層的人禍。

《火花》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台灣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加入我們」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