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作與文獻, 馬克思、恩格斯, 馬克思主義理論

《共產黨宣言》

1893年義大利文版序言

致義大利讀者:

《共產黨宣言》的發表,可以說正好碰上了1848年3月18日這個日子,碰上米蘭和柏林發生革命,這是兩個民族的武裝起義,其中一個處於歐洲大陸中心,另一個處於地中海各國中心;這兩個民族在此以前都由於分裂和內部紛爭而被削弱並因而遭到外族的統治。義大利受奧皇支配,而德國則受到俄國沙皇那種雖然不那麼直接、但是同樣可以感覺得到的壓迫。1848年3月18日的結果使義大利和德國免除了這種恥辱;如果說,這兩個偉大民族在1848-1871年期間得到復興並以這種或那種形式重新獲得獨立,那麼,這是因為,正如馬克思所說,那些鎮壓1848年革命的人違反自己的意志充當了這次革命的遺囑執行人。

這次革命到處都是由工人階級幹的:構築街壘和流血犧牲的都是工人階級,只有巴黎工人在推翻政府的同時也抱有推翻資產階級統治的明確意圖。但是,雖然他們已經認識到他們這個階級和資產階級之間存在著不可避免的對抗,然而無論法國經濟的進展或法國工人群眾的精神的發展,都還沒有達到可能實現社會改造的程度。因此,革命的果實最終必然被資本家階級拿去。在其它國家,在義大利、德國、奧地利,工人從一開始就只限於幫助資產階級取得政權。但是在任何一個國家,資產階級的統治離開民族獨立是不行的。因此,1848年革命必然給那些直到當時還沒有統一和獨立的那些民族—-義大利、德國、匈牙利—-帶來統一和獨立。現在輪到波蘭了。

由此可見,1848年革命雖然不是社會主義革命,但它畢竟為社會主義革命掃清了道路,為這個革命準備了基礎。最近45年以來,資產階級制度由於在各國引起了大工業的飛速發展,到處造成了人數眾多的、緊密團結的、強大的無產階級;這樣它就產生了—-正如《宣言》所說—-它自身的掘墓人。不恢復每個民族的獨立和統一,那就既不可能有無產階級的國際聯合,也不可能有各民族為達到共同目的而必須實行的和睦的與自覺的合作。試想想看,在1848年以前的政治條件下,哪能有義大利工人、匈牙利工人、德意志工人、波蘭工人、俄羅斯工人的共同國際行動!

可見,1848年的戰鬥並不是白白進行的。從這次革命時期起直到今日的這四十五年,也不是白白過去的。這次革命時期的果實已開始成熟,而我的唯一願望是這個義大利文譯本的出版能成為義大利無產階級勝利的預兆,如同《宣言》原文的出版成了國際革命的預兆一樣。

《宣言》十分公正地評價了資本主義在先前所起過的革命作用。義大利曾經是第一個資本主義民族。封建的中世紀的終結和現代資本主義紀元的開端,是以一位大人物為標誌的。這位人物就是義大利人但丁,他是中世紀的最後一位詩人,同時又是新時代的最初一位詩人。現在也如1300年那樣,新的歷史紀元正在到來。義大利是否會給我們一個新的但丁來宣告這個無產階級新紀元的誕生呢?

弗·恩格斯

1893年2月1日於倫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