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 时事分析

京元电子疫情扩大,资方竟准备复工

一、电子厂群聚事件

六月四日京元电子苗栗竹南厂爆发群聚感染,数名京元电子员工确诊新冠肺炎,截至六月六日为止共计筛检阳性195人,然而在疫情刚刚爆发时,京元电子董事长李金恭却表示「停工兹事体大」并不打算停工,后在各方压力下才宣布「停工48小时」。
同时,同在苗栗的超丰电子工厂亦爆发群聚,截至六月六日达十来位员工检验阳性,显见苗栗疫情趋于严峻,台积电亦有苗栗员工确诊,在此时刻京元电子却试图匆匆复工。

二、移工,承受冲击的首要族群

由于京元电子爆发群聚的起点是外籍移工,资方第一时间即针对移工进行的流动进行管理,例如禁止其步出宿舍等,结合台湾社会本有的隔阂与不理解,可能加深对移工的歧视,其恶劣的劳动权益也可能被忽视。
资方的做法非但对移工个别身体健康没有帮助,显见这也不是其首要考量,移工的宿舍环境狭小,无法有效保持社交距离,是群聚感染的高危险环境,不借此思考如何改善移工的环境,降低其感染风险,却只控制其个人行动,照样群聚,不但是对防疫的低估也是对人命的不尊重。

三、急于复工的资方

从6/4事件爆发以来,资方对于停工以确保员工个人健康的方案一直兴趣缺缺,一开始甚至拒绝停工,因为停工会影响到能被计算的利润,而确诊员工的家庭、亲情、不安都无法被资方计入利润。
在中央与地方的压力下,特别是经济部长王美花的直接「沟通」,资方终于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宣布停工48小时,在手忙脚乱地消毒以后,打算在员工分流分班的状态下复工,然而风险仍是存在,员工的不安亦是。
就算员工感到不安,资方仍然窃喜停工二日所带来的「低损失」,对六月营收造成4~6%的影响,不会对年度的财务造成影响
不论在何种状况下,不论是医疗量能紧绷而不宜再有风险的状况下或是本外劳工的身体健康受到威胁,利润永远是资方最优先的考量,因此当他们做决定时,他们事实上是在考虑对利润的最小侵害,劳工的安全则被摆到后面去了,仿佛人的生命安全可以被计价。

四、我们的意见

我们认为,当前最迫切的问题有二,其一是应该将电子厂的防疫决策权由资方交还至劳工手中,应该在充分自主的情况下,不分本外籍,让劳工自己决定停工与否,不应强迫其暴露在高度的染疫风险中,其二是既然政府放话要对移工政策「总检讨」,那么就应当从移工族群为主体的角度出发,解决其困境,不应与资方一样采取高高在上的视角。
随着疫情,工厂内的权力不对等与决策权的垄断问题突然迸发出来了,不仅使我们看到染疫风险最高的劳工完全没有选择自己防疫方式的空间,也使我们看到在利润的冰水里权利有多么容易被侵蚀。
我们呼吁,京元电子的劳工,不分本籍外籍,团结起来组织工会,只有如此才能有效形成一股对抗资方的力量,只有这样才有保障自己健康的希望。
《火花》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台湾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加入我们」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讯「火花-台湾革命社会主义」脸页,谢谢!
 

发布留言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必填栏位标示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