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 女性解放, 時事分析

中國:阿里職場性侵案揭示了什麼?

近日,阿里公司爆出員工性侵犯事件。 該事件迅速發酵,並引起廣泛關注。 截至本文發佈前,警方已涉入此事,阿里公司已辭退該犯罪員工。阿里公司職員也表達了自身的憤怒,自發成立幫助小組聲援被侵害同事,並呼籲建立有效的女性員工職場反性騷擾/反性侵制度。 問題在於:這件事情為什麼會引起這麼廣泛的關注,這次事件背後又揭示了什麼? (本文中出現的女A,僅做帶指受害女員工之用)

事情經過

回到事發前三天(24日-27日)。 女A收到上司王成文強制出差的要求,多次拒絕后(當時天氣情況也很差,有颱風)未果,迫於壓力接受了出差要求。  27日(事發當天),女A、王成文和客戶開完會後,按照往常「慣例」和客戶一起聚餐。 剛到飯桌,王成文便不懷好意地和客戶說道:看我對你們多好,給你們”送”了一個美女來。 並特意強調女A酒量好(女A當即解釋說酒量不好),不過這句話似乎被無視了,他們依舊一個勁的以這是工作的名義為由進行灌酒。 很快,女A醉酒失去意識。

犯罪開始了。 客戶張國對女A進行了一系列的性侵犯行為,而其上司王成文在這個過程中並未予以制止,而是冷眼旁觀。 第二天,女A發現自己被侵犯。 便向上司王成文求證,而王成文卻冷漠的說什麼也沒發生。 在檢查自身情況和酒店后不久,女A決定電話質問張國。 張國先是支支吾吾不敢回答,后又開始逃避回答淡化事實。

女A只得報警。 在派出所,張國突然改了口供,並反咬女A一口,稱是女A主動勾引他。 可根據監控資料可知,這是赤裸裸的誣陷。 女A在做完報案的相關手續后,徹底崩潰了。 有了自殘行為,併產生了自殺念頭。 另一邊,張國和往常一樣工作,佯裝無事發生。 公司也並未作出任何舉措(此時女A已向公司舉報。)

8000字的控訴,依舊沒有換來公司的重視和處理。//圖片來源:網路,公平使用
8000字的控訴,依舊沒有換來公司的重視和處理。//圖片來源:網路,公平使用

8月2日,女A和老公一起來到公司要說法,並要求開除王成文可公司卻各種推脫和敷衍。 在這個過程中,公司先是承諾3天內出結果,但後又以維護女A名聲為由變卦,拒絕開除施害者。 在各種「常規、理智」方法失效后,女A選擇在公司聊天群組內曝光這件事,但其消息很快就被強制撤回並被移出群聊。 悲憤交加之下,女A來到公司食堂舉牌控訴公司的黑暗! 但等待她的,只有領導的冷視和公司的強力維穩、恐嚇,並似乎想繼續糊弄下去。

此時阿里公司內網業已沸騰,職員議論紛紛,但公司高層卻依舊視而不見。 阿里公司公關部也在有意識的引導輿論朝著熄滅的方向發展。 可是,員工們的怒火是壓制不住的,員工們紛紛加入或組成相應的群組,要求公司給個說法並徹查相關行為。

訴求無門之下,只得憤而舉牌控訴!公司卻第一時間作出了維穩的操作。//圖片來源:網路,公平使用
訴求無門之下,只得憤而舉牌控訴!公司卻第一時間作出了維穩的操作。//圖片來源:網路,公平使用

直到8月7日,輿論發酵到徹底壓制不住了。 隔日淩晨(8月8日),阿里董事局主席兼CEO張勇才在內網發帖表示:自己震驚、氣憤、羞愧。 可從時間線和案件相關人來看(多位中高層間接直接參與處理此事),掌控公司全域的張勇又怎麼可能被”蒙在鼓裡”和毫不知情呢?

儘管阿里公司各種表態。 但線民們並沒有被糊弄過去,他們嘲諷張勇宛如鐵道部新聞發言人王勇平:不管你信不信我的解釋,我反正是信了。 反正我就是不知情。//圖片來源:網路,公平使用
儘管阿里公司各種表態。 但線民們並沒有被糊弄過去,他們嘲諷張勇宛如鐵道部新聞發言人王勇平:不管你信不信我的解釋,我反正是信了。 反正我就是不知情。//圖片來源:網路,公平使用

當事情成了熱點后,阿里才裝出一副鐵面無私的樣子,迅速開除員工王文成。 但群眾的憤怒能這麼簡單的被平息嗎? 一早就對此事關注的阿里員工們早就行動了起來,他們在8月8日成立了幫組小組。 強烈要求成立並完善相關法規,要給這件事一個正確的處理結果。 可這並沒起到太大作用,最終還是輿論逼迫阿里作出了一系列行動。

被系統性絞殺的女性

這一引起群眾廣泛關注的事件及其發展走向,恰恰反映了女性們遭遇的系統性剝削壓迫,她們對此事深有同感。 從源遠流長的「傳統酒桌文化」,到女人不得上桌的「傳統習俗」。 從屢見不鮮的破冰文化,到對女性生育和薪資方面的攻擊。 在族權,父權和資本三座大山的重重壓迫下,女性毫無反抗的餘地。

在這個古老農業大國,女孩的出生意味著不幸,農村殺害拋棄女嬰的現象在過去十分常見。 你一般可以在孤兒院看到兩類被拋棄的孩子:有先天缺陷的男孩和健康的女嬰。 畢竟從農民的角度來說,在沒有社會保障和家庭工作力不足的情況下,男孩總是看起來比女孩更有用。 並且,哪怕生了女孩。 她們一般也得不到應有的受教育權,財產繼承權也經常被剝奪。 畢竟在父母眼裡,這些都沒用,女孩的任務就是嫁人。

1949年的中國革命大幅地掃去了封建文化對中國女性的壓迫。 雖然具有官僚獨裁瑕疵,但是革命帶來的計劃經濟卻大幅提升了所有女性可以收到的教育以及取得工作的機會。 兩性之間的平等遠遠高於落後的過去。 如果當時中國的計劃經濟得以得到工人和農民群眾的民主運作,而不是被中共官僚機器所主導,並且擴散,連結於亞洲和世界其他國家,那永遠根除中國女性的壓迫就會成為真正的可能。

然而,中國後來走的路線並不是工人民主和國際革命,而是在中共領導下復辟了資本主義。 工人階級再度淪為被資本統禦的被剝削階級,需要為生存而掙扎。 而舊社會的回歸,用馬克思的話來說,也會讓「全部陳腐的東西又要死灰復燃」。 雖然當今的中國有著非常高的女性勞動參與率,但這並不意味著中國女性地位非常高。 高昂的生活壓力和資本的重重剝削壓迫才是導致這一數位的原因,這是被逼的。

在工廠/公司里,女工們和男工們幹著同樣的活,卻拿著不一樣的工資。 女工們也不敢有生育計劃,因為懷孕意味著失業到來。 不僅如此,女工們還面臨來自部分同性和領導的性騷擾/性侵犯。 為留住工作機會,敢於發聲的女性總是少數,更多的是默默忍受。 結了婚的女工,在結束了一天工作后,往往也還要回到家裡上「第二班」家務勞作。

我們不禁要問一句,女性生來就應該是這樣嗎? 這是一個個鮮活的人,還是一個個工作機器。 難道就沒有什麼解決問題的方案嗎?

群眾需要靠自己反擊壓迫

有的,只有站到社會主義下來,才能解決這些問題。 馬克思主義者反對一切形式的壓迫、歧視和不公。 但必須認識到一個事實,全面解放的唯一途徑只有廢除這個資本體制。 這需要男女工人們團結起來,共同戰鬥,這隻能由男女工人們自己實現! 用托洛茨基的話來說:

「只有改變社會、家庭和家庭的一切生存條件,才有可能從根本上改變女性的地位。  (托洛茨基,婦女與家庭,第45頁)」

依靠那些資產階級和小資女性主義者們是沒有用的。 一邊撒下混亂的種子,一邊做著形式上看似「激進」的鬥爭。 把反對壓迫女性的鬥爭,變為自身撰取名利之處。 一句「什麼主義,都是生意」,就是最真實的寫照。

無視著那些被壓迫最深的千千萬底層婦女。 在得到自身想要后,又開始說:姐妹們,放平心態。 從自身做起,明天會更好的。 這也就是為什麼必須反對資產階級/小資女性主義者的原因。 在美國,我們見到了這個事實活生生的例子。

著名的動視暴雪電子遊戲公司最近也爆發了反對公司內部性騷擾文化的鬥爭。 一方面,基層的員工們發動罷工,要求公司高層認真對待內部泛濫的侵害文化,但另一方面,正是一位女性高層,公司事務執行副總裁弗朗西斯· 湯森(Frances Townsend)卻堅持這些指控「毫無根據」並且代表資本同基層的女性員工正面交鋒。

我們可以看見,階級在性別壓迫上是扮演著決定性的角色。 而只有工人階級的女性才有利益和能力為真正的反壓迫鬥爭出力。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總是從工人階級和社會主義的立場出發一樣,資本主義體制是解決不了這個問題的。 當然,這不可能只是女性工人鬥士的責任,而是所有性別工人和社會主義者不能忽視的基本責任。 女性受到的迫害,是要大家一起解決的。

世上從來就沒有什麼救世主。 千千萬萬的男女工人們必須依靠自己,解放自己。 才能真正建立一個沒有剝削和壓迫的社會,才能真正的把資產階級家庭和國家這對野蠻的欒生兄弟掃進歷史的垃圾堆里去。

反對一切性歧視和性騷擾行為!

立即實施同工同酬!

組織員工委員會,以基層員工推派出的代表來調查事件,並問責懲治相關的犯罪者和在高層包庇他們的人!

打碎社會上一切壓迫的根源! 打碎階級社會! 打碎資本主義!

《火花》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台灣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加入我們」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